在客厅当中。

    此时方杰站在中间,这在向雪夫人讲述着,他从离开这里的事情。

    古争已经坐在了潘璇的身边,面含微笑,似乎在仔细聆听着对方的讲话,潘璇就在一旁,看似也同样在听,不过眼神时不时瞄过旁边。

    至于对面的风公子,只是低着头,把玩手中的空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雪夫人在认真听着方杰的汇报,没有注意到空中有些诡异的气氛。

    “原来是这样,这一次你辛苦了,下去好好休息吧。”

    事情本来就没有多少,方杰很快就讲完了自己的经过,甚至把古争一路带回来也简单提了一下,他也似乎明白,古争好像在雪夫人面前很有分量,难怪会出手救他们,也算他们命不该绝。

    在得到雪夫人的嘱咐之后,方杰最后看了一眼古争,就告退下去。

    “这一次虽然有些波折,但是任务还是完成了,对方已经抢走那封信件,只不过对方会不会给你们造成一些麻烦。”雪夫人转过身,对着身旁的风公子说道。

    “放心吧,无论对方来多少人,他们都一定有来无回,那个时候也是我们一批援军到来的时候。”风公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颇有自信地说道。

    “那就好,我这边附近还有一些人,要不要派过去,至少可以帮你一把。”

    “嗯?”风公子沉吟一下,这一次并没有拒绝,“好吧,你们的人,我会放在外面,来阻止对方的突围。”

    他想到万一对方过来,留守一个或者几个在外面,为了防止漏网之鱼逃脱,原本拒绝的话也没有出口,直接同意对方的帮助。

    这边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潘璇这边也朝着古争攀起话来。

    “你怎么来那么晚?你身上为何我感觉不对劲,你受伤了?”

    “出了点意外,我去救一个人去了。”古争扭头看着越发漂亮的潘璇,轻声说道,“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我受伤。”

    “你真的受伤了?”潘璇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原本她只是觉得对方体内有些不对劲,但是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地开个玩笑,借此和对方开口聊天,真是没有想到,原以为对方是在运行什么功法,却真的是受伤。

    “哪里受伤了?”

    看到潘璇上个身子都要伸过来,想要看看哪里受伤,古争心里也是苦笑一声,哪怕是说开了,似乎对方也没有放下自己,不过他知道自己怎么做。

    “是啊,我去救一个人,结果被那位给伤到了,有人帮我医治一番了,可是还是一些根子无法祛除。”古争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指着自己腹部说道。

    “我来看看!”这一次潘璇直接抓住古争的胳膊,不等古争反对,一股力量就顺着手臂探入他的体内。

    那边和雪夫人聊天的风公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都一变,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和雪夫人聊天,而后者只是隐秘地扫了一眼侧面,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叹一口气,跟当做没有看见。

    对于潘璇来说,她知道对方的心意,可是两者根本不能在一起,这点她也从一些细节中,推断出来,而这位风公子似乎对于她也有些小心思。

    不过她可问不了这其中复杂的关系,继续若无其事和风公子说着。

    “你这体内的力量真是他的力量,对方是谁到底值得你这么做,竟然那么危险,感觉差一点你就要死了。”潘璇把手抽了回来,脸色也浮上一层担忧。

    “对方救过我性命,也帮助我朋友,救对方一命,必须要救她,不过你看,我也不是安全回来了。”古争不以为意,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不救,只是出了点差池而已,“我这一次也想要你帮我一下。”

    “你这人也有开口求我的一天。”听到古争的话,潘璇脸色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很快就收起来,哼唧道。

    “是啊,这一次我短时间是无法搞定,只能来看看你有没有办法了。”看着对方的样子,古争哪里不知道对方所想,配合地说道。

    “你那个刚才我大致看了一下,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却是有些麻烦,需要一点时间,到时候一准给你祛除干净。”

    听到古争的话,潘璇感觉十分的满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认识以来,对方第一次来求她。

    虽然她说得很轻松,实际上却非常的麻烦,幸亏她手中有一件宝物,而古争体内只是一丝不受控制的力量,而且大部分已经被人给梳理一遍,解决大部分,而且一看就知道力量的主人没有多针对他,要不然早就轰然炸开,死得不能在死了。

    就算不死,也不可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和自己说话。

    “交给你了,那我就放心了,只要在比武前面搞定就好。”古争放松地说道,很是相信对方所说。

    “放心,一定可以在那之前帮你治疗好,因为那些妖魂的事情,这些日子可不少折腾,你也别出去,这个时候还是稳一些比较好。”潘璇站起来走到雪夫人旁边,“对方已经来了,你去跟他说说这边的事情。”

    “好,风公子,到时候就拜托你了。”雪夫人一口答应下来,再次朝着风公子说完,这才转身离去。

    “风小鸣!”潘璇笑嘻嘻地来到风公子旁边,咬牙重重地说道。

    “叫我风公子!”风公子嘴角一抽,抬起脑袋,狠狠瞪了她一眼,着重地说道。

    风小鸣如此幼稚的名字,是他最初的名字,但他也不敢改,那是老祖亲手所赐,虽然据他后来了解,那个时候该是随便起的,不过后来自己自称风公子,就很少叫他本名,基本上比他地位低的人,都叫他风公子。

    那些地位高的人,也知道这个名字不太符合他,爱称小风,以示亲切,总比风小鸣好听。

    “风小鸣,风小鸣,我给你说一件事情。”潘璇根本不怕对方难看的脸色,小走一步,自身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小声地说道。

    至少这个声音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谁也无法听见。

    “你是不是帮他?”风公子眼角往那边一看,然后问道。

    “他受伤了,我需要你的精血一滴,我好调药。”潘璇脸色依然笑嘻嘻,大大的眼眸随着脑袋点头而摆动,看起来就像闪烁在空中的星辰,不断晃动着。

    她没有隐瞒,她的意思太明显,对方不用猜都知道。

    “帮他?对方那伤势有那么严重?”风公子看着那边和雪夫人有说有笑地古争,虽然看着近在咫尺那精致的面容,让他呼吸抑制,可还是不屑地说道。

    “没有,但是现在对方需要我帮助。”潘璇脸色的笑容消退,认真地说道,“你要不帮我,我就用我自己的血。”

    “别,只要你答应我一件小小的事情。”风公子看到对方想要转身的迹象,立马喊住她。

    真是用对方的精血,要是老祖或者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可是要被事后算账。

    “什么事情?”潘璇站定脚步,面无表情地说道。

    “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喊我的名字,不行喊我小风我也可以接受。”风公子无奈地说道。

    “没问题,小风,拿来吧!”潘璇的脸色立马变得像一朵花,冲着对方宛然一笑,伸出手来,意思不言而喻。

    “我怎么感觉是你设计好的一样。”看着说变脸就变脸的潘璇,风公子愕然,不过还是张口一地精血从口中飞出。

    刚一离开嘴边,就被潘璇闪电般夺走,不知所踪。

    “谢了!”

    潘璇显然心情很好,留下一句话,朝着古争那边走过去。

    “没想到第一次感谢,竟然是因为这个。”感受脸颊刚才刮过的一股柔风,风公子也是喃喃地说道。

    要是被他的下属看到,能大跌眼镜,谁能想到,一直冷血无情残酷的风公子,其实也有柔软一面。

    “你来得正好,我刚听雪夫人说,刚才你有什么计划,可以让你们大部分都来到,不过我并没有太明白。”

    古争其实一直都关注这潘璇那边,愿意对方是和对方谈些事情,没有想到,竟然直接要一滴精血,没看到那风公子脸色都苍白一些。

    “哦,那个计划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你有什么想法。”潘璇指着冯公子说道。

    “有一点,不过能否可以还需要讨论一下,大家现在都是朋友,能帮助你们也是帮助我。”古争点点头,刚才雪夫人随口提了几句,大概是明白,瞬间就想起来自己的五环,只是可不可以他就不知道。

    当然心底却想到另外的事情,如果对方可以把自己族人绝大数给带回来,哪怕他们老祖没有过来,也能极大地吸引温天候的注意力,这样一来,自己营救小莹的希望更大。

    如果把对方印出来,那简直是天赐良机,哪怕他对风公子没有好感,也决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帮你叫来。”潘璇立马无视风公子才是自己的同伴,转过身直接朝着风公子走去。

    “小风,你过来,有事情找你,你在给他讲解一下之前你的想法,古争好像有办法。”

    “真的?”风公子眼睛一亮,直接站起来。

    “应该真的,要不然也不会让我请你过去。”潘璇点点头,她觉得对方一定有办法。

    当下风公子也顾不上矜持,直接上去,和古争开始攀谈起来。

    对于他来说,只有有办法,无论好的坏,只要能让完成老祖的任务,什么办法都要尝试一番,再说了,现在古争实际上已经和他们一族没有仇恨,

    即便曾经还有一些,在古争带着潘璇来到这里之后,就彻底没有了,更别说老祖对这位逃离出来人,还颇有好感。

    “应该没有问题,我这有五环,而且有着第二种功能。”古争听完对方的想法,当下把自己的五环脱手,叠在一起,给对方展现出来,同时细说着五环的功能。

    当然仅仅给他说前两种,第三种根本不可能说出,尤其是第二种,更是细细介绍,这才是对方感兴趣的地方,

    “真是变态,如同我没有猜错,这一套法宝绝对是一位和老祖修为一样的人炼制,所用的材料绝对是先天五行石,而且看样子后面还进化一次。”听完之后,风公子两眼放光的看着面前五环,啧啧称赞道。

    “你就说可不可以,如果能用的话,我就暂且借给你用一下。”古争听到他的分析,心中暗暗吃惊,自己都不了解这五环的底细,而对方这短短时间,就猜得八九不离十。

    他此时越发感觉那位送自己宝贝的前辈,真是大方啊,自己都没有觉得给对方那一道岂是,到底有多大用,怪不得那个时候,其他东西都觉得很差,也只有这套能用。

    不过他也觉得五环不错,虽然并不是那种超级厉害,但是在普通法宝当中,也算很厉害,更为让他满意的是,好像面对任何敌人,任何情况,这件法宝都能用的上,适用性极广。

    “绝对没有问题,这一次我可是借你的宝贝了,到时候万一出差错可别怪我。”风公子看着古争的五环笑道。

    “借都接了,我难道还怕!”古争呵呵地笑道。

    自己是借给对方,操控之法还需要交给他,但如果真有损坏的话,自己随时都能强行停止,这点对方肯定心知肚明。

    “哈哈,放心吧,我不会白白拿你的好处,我手中恰好还有一套五行基石,虽然强度不高,但是还是可以在让你的法宝在精进一点,正好让我们这边所有准备的人过来。”风公子笑道。

    “那就劳费了。”古争假惺惺地说道,面对能够提升实力的诱惑,他想客气一番都不舍得,万一对方拒绝了呢,就厚着脸皮应下了。

    “这还需要不少时间,我把那些家伙解决之后,就亲自去布置,保证对方不会察觉。”风公子站起来,冲着古争告辞。

    “一切都会顺利。”古争笑了笑。

    “这一次多谢你了,现在我的心终于稳了。”潘璇此时也是感慨地说道。

    她是知道老祖对于这里有多么重视,现在外面所有的修罗族人,都要赶回去,现在血海不远处,一些打头阵的精英族人,还有半数的长老,都在那里等待着。

    “帮你就是帮我,不过我很疑惑,为何妖魂那边要趁着这个机会来攻击你们,要知道虽然你们是集中在一起,但是这个地方也是一处防御之处,不是徒给自己找麻烦。”古争摆摆手,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太明白,要不是你们带来的消息,我根本都不知道,外面妖魂想要趁机剿灭我们。”雪夫人看着怀中熟睡的孩子,调整一个更好的姿势,这才说道。

    “这点我知道一点,其实很简单,还是因为对方无法远离这边,一旦各个击破,可能魂盟的人会逃遁更远的地方,对方的仆从傀儡能追击,而他们本身去追击的话,实力衰减得厉害,哪怕多损失一些,只要能把我们一网打尽,也是值得。”潘璇在一旁插嘴说道。

    “为何魂盟建立的时候,不再跑远一些。”古争还是不明白。

    “当时这里已经是够远离魂盟,而且在往外,那个时候,还有数不清的黑雾,非常凶险,现在早就没有,而且在探寻的极限,都没有那种最初的黑雾,只不过荒凉没人去。”雪夫人出声解释道。

    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在这里,但是这些信息还是知道。

    “也难怪你们的城市靠近这边那么稀少。”古争若有所思地说道。

    “夫人,盟主那边派人来了。”这个时候,外面的侍从再次进来禀告,“那边让所有来到这边的城主,三个时辰之后,都去他那里集合。”

    “知道了,告诉对方,我一定准时到。”雪夫人冲着侍从点头道。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来齐了吗?”潘璇在一旁问道。

    她来到这里之后,为了防止被人给看出破绽,基本上都没有出去,哪怕在这里,平常也是半隐居,不长在外,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消息,反正一切都是和风公子交代,她只要做好保护雪夫人就行。

    “应该差不多了,离截止的时间没有多少,哪怕在不情愿,那些人也会给盟主一个面子,要不然魂盟就彻底解散了,到时候每一个人都讨不了好,对方突然通知,恐怕所有人都到齐了。”雪夫人想了一下,这才说道。

    “你还要在提醒一下吗?”潘璇忍不住问道。

    之前雪夫人已经把消息传递上去,可惜上面似乎不太重视,草草调查一番之后,没有发现什么就不再问了。

    “当然,趁着现在人都在,不过对方信不信,哪怕心中稍许警惕一下,在对方心中留下一点警惕,也是值了,即便对方相信,也不可能立刻解散,而妖魂那边也不会放弃进攻。”雪夫人理所当然地说道。

    在修罗一族没有到来之前,还需要魂盟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现在魂盟必须要靠着这一次来调解一下各处的矛盾,要不然必然会走向解体,那个时候不用妖魂出手,内部就会征战不休,自己就被自己打垮了。

    最好的结果就是分成数个小圈子,要么被一一击破,要么远遁离开,那个时候妖魂根本不会在意他们。

    当然估计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妖魂就会更加轻松把他们给扫荡一空。

    妖魂就是玩的阳谋,只是没有露出马脚,给对方一丝希望而已。

    “那我就不去了,孩子交给我吧,正好来调制点东西。”潘璇点点头,她知道这是给古争解释听,生怕对方不了解。

    “古公子,你也跟着来吧,这一次恐怕就是讨论一些事情,正好你也需要了解一番。”雪夫人点点头,然后扭头说道。在客厅当中。

    此时方杰站在中间,这在向雪夫人讲述着,他从离开这里的事情。

    古争已经坐在了潘璇的身边,面含微笑,似乎在仔细聆听着对方的讲话,潘璇就在一旁,看似也同样在听,不过眼神时不时瞄过旁边。

    至于对面的风公子,只是低着头,把玩手中的空茶杯,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雪夫人在认真听着方杰的汇报,没有注意到空中有些诡异的气氛。

    “原来是这样,这一次你辛苦了,下去好好休息吧。”

    事情本来就没有多少,方杰很快就讲完了自己的经过,甚至把古争一路带回来也简单提了一下,他也似乎明白,古争好像在雪夫人面前很有分量,难怪会出手救他们,也算他们命不该绝。

    在得到雪夫人的嘱咐之后,方杰最后看了一眼古争,就告退下去。

    “这一次虽然有些波折,但是任务还是完成了,对方已经抢走那封信件,只不过对方会不会给你们造成一些麻烦。”雪夫人转过身,对着身旁的风公子说道。

    “放心吧,无论对方来多少人,他们都一定有来无回,那个时候也是我们一批援军到来的时候。”风公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颇有自信地说道。

    “那就好,我这边附近还有一些人,要不要派过去,至少可以帮你一把。”

    “嗯?”风公子沉吟一下,这一次并没有拒绝,“好吧,你们的人,我会放在外面,来阻止对方的突围。”

    他想到万一对方过来,留守一个或者几个在外面,为了防止漏网之鱼逃脱,原本拒绝的话也没有出口,直接同意对方的帮助。

    这边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潘璇这边也朝着古争攀起话来。

    “你怎么来那么晚?你身上为何我感觉不对劲,你受伤了?”

    “出了点意外,我去救一个人去了。”古争扭头看着越发漂亮的潘璇,轻声说道,“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我受伤。”

    “你真的受伤了?”潘璇瞪大了眼睛,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原本她只是觉得对方体内有些不对劲,但是真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地开个玩笑,借此和对方开口聊天,真是没有想到,原以为对方是在运行什么功法,却真的是受伤。

    “哪里受伤了?”

    看到潘璇上个身子都要伸过来,想要看看哪里受伤,古争心里也是苦笑一声,哪怕是说开了,似乎对方也没有放下自己,不过他知道自己怎么做。

    “是啊,我去救一个人,结果被那位给伤到了,有人帮我医治一番了,可是还是一些根子无法祛除。”古争简单把事情说了一下,指着自己腹部说道。

    “我来看看!”这一次潘璇直接抓住古争的胳膊,不等古争反对,一股力量就顺着手臂探入他的体内。

    那边和雪夫人聊天的风公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都一变,不过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和雪夫人聊天,而后者只是隐秘地扫了一眼侧面,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心里叹一口气,跟当做没有看见。

    对于潘璇来说,她知道对方的心意,可是两者根本不能在一起,这点她也从一些细节中,推断出来,而这位风公子似乎对于她也有些小心思。

    不过她可问不了这其中复杂的关系,继续若无其事和风公子说着。

    “你这体内的力量真是他的力量,对方是谁到底值得你这么做,竟然那么危险,感觉差一点你就要死了。”潘璇把手抽了回来,脸色也浮上一层担忧。

    “对方救过我性命,也帮助我朋友,救对方一命,必须要救她,不过你看,我也不是安全回来了。”古争不以为意,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不救,只是出了点差池而已,“我这一次也想要你帮我一下。”

    “你这人也有开口求我的一天。”听到古争的话,潘璇脸色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很快就收起来,哼唧道。

    “是啊,这一次我短时间是无法搞定,只能来看看你有没有办法了。”看着对方的样子,古争哪里不知道对方所想,配合地说道。

    “你那个刚才我大致看了一下,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却是有些麻烦,需要一点时间,到时候一准给你祛除干净。”

    听到古争的话,潘璇感觉十分的满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认识以来,对方第一次来求她。

    虽然她说得很轻松,实际上却非常的麻烦,幸亏她手中有一件宝物,而古争体内只是一丝不受控制的力量,而且大部分已经被人给梳理一遍,解决大部分,而且一看就知道力量的主人没有多针对他,要不然早就轰然炸开,死得不能在死了。

    就算不死,也不可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和自己说话。

    “交给你了,那我就放心了,只要在比武前面搞定就好。”古争放松地说道,很是相信对方所说。

    “放心,一定可以在那之前帮你治疗好,因为那些妖魂的事情,这些日子可不少折腾,你也别出去,这个时候还是稳一些比较好。”潘璇站起来走到雪夫人旁边,“对方已经来了,你去跟他说说这边的事情。”

    “好,风公子,到时候就拜托你了。”雪夫人一口答应下来,再次朝着风公子说完,这才转身离去。

    “风小鸣!”潘璇笑嘻嘻地来到风公子旁边,咬牙重重地说道。

    “叫我风公子!”风公子嘴角一抽,抬起脑袋,狠狠瞪了她一眼,着重地说道。

    风小鸣如此幼稚的名字,是他最初的名字,但他也不敢改,那是老祖亲手所赐,虽然据他后来了解,那个时候该是随便起的,不过后来自己自称风公子,就很少叫他本名,基本上比他地位低的人,都叫他风公子。

    那些地位高的人,也知道这个名字不太符合他,爱称小风,以示亲切,总比风小鸣好听。

    “风小鸣,风小鸣,我给你说一件事情。”潘璇根本不怕对方难看的脸色,小走一步,自身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小声地说道。

    至少这个声音除了他之外,其他人谁也无法听见。

    “你是不是帮他?”风公子眼角往那边一看,然后问道。

    “他受伤了,我需要你的精血一滴,我好调药。”潘璇脸色依然笑嘻嘻,大大的眼眸随着脑袋点头而摆动,看起来就像闪烁在空中的星辰,不断晃动着。

    她没有隐瞒,她的意思太明显,对方不用猜都知道。

    “帮他?对方那伤势有那么严重?”风公子看着那边和雪夫人有说有笑地古争,虽然看着近在咫尺那精致的面容,让他呼吸抑制,可还是不屑地说道。

    “没有,但是现在对方需要我帮助。”潘璇脸色的笑容消退,认真地说道,“你要不帮我,我就用我自己的血。”

    “别,只要你答应我一件小小的事情。”风公子看到对方想要转身的迹象,立马喊住她。

    真是用对方的精血,要是老祖或者其他人知道了,自己可是要被事后算账。

    “什么事情?”潘璇站定脚步,面无表情地说道。

    “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喊我的名字,不行喊我小风我也可以接受。”风公子无奈地说道。

    “没问题,小风,拿来吧!”潘璇的脸色立马变得像一朵花,冲着对方宛然一笑,伸出手来,意思不言而喻。

    “我怎么感觉是你设计好的一样。”看着说变脸就变脸的潘璇,风公子愕然,不过还是张口一地精血从口中飞出。

    刚一离开嘴边,就被潘璇闪电般夺走,不知所踪。

    “谢了!”

    潘璇显然心情很好,留下一句话,朝着古争那边走过去。

    “没想到第一次感谢,竟然是因为这个。”感受脸颊刚才刮过的一股柔风,风公子也是喃喃地说道。

    要是被他的下属看到,能大跌眼镜,谁能想到,一直冷血无情残酷的风公子,其实也有柔软一面。

    “你来得正好,我刚听雪夫人说,刚才你有什么计划,可以让你们大部分都来到,不过我并没有太明白。”

    古争其实一直都关注这潘璇那边,愿意对方是和对方谈些事情,没有想到,竟然直接要一滴精血,没看到那风公子脸色都苍白一些。

    “哦,那个计划我也不是很清楚,怎么,你有什么想法。”潘璇指着冯公子说道。

    “有一点,不过能否可以还需要讨论一下,大家现在都是朋友,能帮助你们也是帮助我。”古争点点头,刚才雪夫人随口提了几句,大概是明白,瞬间就想起来自己的五环,只是可不可以他就不知道。

    当然心底却想到另外的事情,如果对方可以把自己族人绝大数给带回来,哪怕他们老祖没有过来,也能极大地吸引温天候的注意力,这样一来,自己营救小莹的希望更大。

    如果把对方印出来,那简直是天赐良机,哪怕他对风公子没有好感,也决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我帮你叫来。”潘璇立马无视风公子才是自己的同伴,转过身直接朝着风公子走去。

    “小风,你过来,有事情找你,你在给他讲解一下之前你的想法,古争好像有办法。”

    “真的?”风公子眼睛一亮,直接站起来。

    “应该真的,要不然也不会让我请你过去。”潘璇点点头,她觉得对方一定有办法。

    当下风公子也顾不上矜持,直接上去,和古争开始攀谈起来。

    对于他来说,只有有办法,无论好的坏,只要能让完成老祖的任务,什么办法都要尝试一番,再说了,现在古争实际上已经和他们一族没有仇恨,

    即便曾经还有一些,在古争带着潘璇来到这里之后,就彻底没有了,更别说老祖对这位逃离出来人,还颇有好感。

    “应该没有问题,我这有五环,而且有着第二种功能。”古争听完对方的想法,当下把自己的五环脱手,叠在一起,给对方展现出来,同时细说着五环的功能。

    当然仅仅给他说前两种,第三种根本不可能说出,尤其是第二种,更是细细介绍,这才是对方感兴趣的地方,

    “真是变态,如同我没有猜错,这一套法宝绝对是一位和老祖修为一样的人炼制,所用的材料绝对是先天五行石,而且看样子后面还进化一次。”听完之后,风公子两眼放光的看着面前五环,啧啧称赞道。

    “你就说可不可以,如果能用的话,我就暂且借给你用一下。”古争听到他的分析,心中暗暗吃惊,自己都不了解这五环的底细,而对方这短短时间,就猜得八九不离十。

    他此时越发感觉那位送自己宝贝的前辈,真是大方啊,自己都没有觉得给对方那一道岂是,到底有多大用,怪不得那个时候,其他东西都觉得很差,也只有这套能用。

    不过他也觉得五环不错,虽然并不是那种超级厉害,但是在普通法宝当中,也算很厉害,更为让他满意的是,好像面对任何敌人,任何情况,这件法宝都能用的上,适用性极广。

    “绝对没有问题,这一次我可是借你的宝贝了,到时候万一出差错可别怪我。”风公子看着古争的五环笑道。

    “借都接了,我难道还怕!”古争呵呵地笑道。

    自己是借给对方,操控之法还需要交给他,但如果真有损坏的话,自己随时都能强行停止,这点对方肯定心知肚明。

    “哈哈,放心吧,我不会白白拿你的好处,我手中恰好还有一套五行基石,虽然强度不高,但是还是可以在让你的法宝在精进一点,正好让我们这边所有准备的人过来。”风公子笑道。

    “那就劳费了。”古争假惺惺地说道,面对能够提升实力的诱惑,他想客气一番都不舍得,万一对方拒绝了呢,就厚着脸皮应下了。

    “这还需要不少时间,我把那些家伙解决之后,就亲自去布置,保证对方不会察觉。”风公子站起来,冲着古争告辞。

    “一切都会顺利。”古争笑了笑。

    “这一次多谢你了,现在我的心终于稳了。”潘璇此时也是感慨地说道。

    她是知道老祖对于这里有多么重视,现在外面所有的修罗族人,都要赶回去,现在血海不远处,一些打头阵的精英族人,还有半数的长老,都在那里等待着。

    “帮你就是帮我,不过我很疑惑,为何妖魂那边要趁着这个机会来攻击你们,要知道虽然你们是集中在一起,但是这个地方也是一处防御之处,不是徒给自己找麻烦。”古争摆摆手,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太明白,要不是你们带来的消息,我根本都不知道,外面妖魂想要趁机剿灭我们。”雪夫人看着怀中熟睡的孩子,调整一个更好的姿势,这才说道。

    “这点我知道一点,其实很简单,还是因为对方无法远离这边,一旦各个击破,可能魂盟的人会逃遁更远的地方,对方的仆从傀儡能追击,而他们本身去追击的话,实力衰减得厉害,哪怕多损失一些,只要能把我们一网打尽,也是值得。”潘璇在一旁插嘴说道。

    “为何魂盟建立的时候,不再跑远一些。”古争还是不明白。

    “当时这里已经是够远离魂盟,而且在往外,那个时候,还有数不清的黑雾,非常凶险,现在早就没有,而且在探寻的极限,都没有那种最初的黑雾,只不过荒凉没人去。”雪夫人出声解释道。

    虽然那个时候她还不在这里,但是这些信息还是知道。

    “也难怪你们的城市靠近这边那么稀少。”古争若有所思地说道。

    “夫人,盟主那边派人来了。”这个时候,外面的侍从再次进来禀告,“那边让所有来到这边的城主,三个时辰之后,都去他那里集合。”

    “知道了,告诉对方,我一定准时到。”雪夫人冲着侍从点头道。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来齐了吗?”潘璇在一旁问道。

    她来到这里之后,为了防止被人给看出破绽,基本上都没有出去,哪怕在这里,平常也是半隐居,不长在外,根本不知道外界的消息,反正一切都是和风公子交代,她只要做好保护雪夫人就行。

    “应该差不多了,离截止的时间没有多少,哪怕在不情愿,那些人也会给盟主一个面子,要不然魂盟就彻底解散了,到时候每一个人都讨不了好,对方突然通知,恐怕所有人都到齐了。”雪夫人想了一下,这才说道。

    “你还要在提醒一下吗?”潘璇忍不住问道。

    之前雪夫人已经把消息传递上去,可惜上面似乎不太重视,草草调查一番之后,没有发现什么就不再问了。

    “当然,趁着现在人都在,不过对方信不信,哪怕心中稍许警惕一下,在对方心中留下一点警惕,也是值了,即便对方相信,也不可能立刻解散,而妖魂那边也不会放弃进攻。”雪夫人理所当然地说道。

    在修罗一族没有到来之前,还需要魂盟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现在魂盟必须要靠着这一次来调解一下各处的矛盾,要不然必然会走向解体,那个时候不用妖魂出手,内部就会征战不休,自己就被自己打垮了。

    最好的结果就是分成数个小圈子,要么被一一击破,要么远遁离开,那个时候妖魂根本不会在意他们。

    当然估计还没有等到那个时候,妖魂就会更加轻松把他们给扫荡一空。

    妖魂就是玩的阳谋,只是没有露出马脚,给对方一丝希望而已。

    “那我就不去了,孩子交给我吧,正好来调制点东西。”潘璇点点头,她知道这是给古争解释听,生怕对方不了解。

    “古公子,你也跟着来吧,这一次恐怕就是讨论一些事情,正好你也需要了解一番。”雪夫人点点头,然后扭头说道。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