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我倒一杯水,谢谢!”

    古争看着手中已经被自己喝完,空空如也的茶杯,扭过头,伸出手,对着站在一旁的侍女喊道。

    “啊,好的,稍等!”

    或许侍女是没有人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人开口续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过还是这是你的上前,拿过来走了出去。

    “大人,这是你的茶水。”

    很快那个侍女再次返回来,已经在给古争呈上新的茶水。

    “你在不喝都凉了,那可真是浪费。”看着雪夫人旁边未饮一口的茶水,古争好心的提醒道。

    “你还有心情喝。”雪夫人看了一眼古争收那新注满的茶水,也是无奈了。

    现在整个房间都已经开始吵了起来,热火朝天,而话题更是从一开始,先跑到魂盟和外面,现在已经和各自的恩怨,基本上和雪夫人没有任何关系,而她更是一口未开。

    “当然有心情了,要不然跟他们怄气?反正我不会做如此吃亏的买卖。”古争摇了摇头,然后美滋滋在喝一口茶水,感受那股清香在舌尖上的流转,足足好一会,充分把内部的味道释放出来,这才咽下去说道。

    雪夫人突然笑了起来,她知道古争的意思,虽然说得很让人听不懂,但是她听懂了。

    其实针对她除了那个范城主之外,其他人只是想要借此机会,和对方好好辩论,想让自己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这茶水还是没有第一遍得好喝。”古争把手中下去一半的茶杯放了下去。

    “你也不看看,这是给你喝茶的地方,真是没有见识。”在一旁,那个范城主带的人,看到古争如此,忍不住说道。

    “我可没有兴趣和你聊天。”古争瞥了这个男子,一头红发非常得显眼,而且从一开始就死死盯着自己,好像和自己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我也不想和你这个垃圾聊天,如果在外面,我肯定一击锤爆你的头。”红发男子,不屑地扭过头。

    “区区大罗初期,而且看样子你是在突破之时,被人杀死,然后侥幸来到这边,哪怕现在,你也不可能发挥自己全部的实力,所以来说,估计这里没有人比你更弱。”古争看着对方,也是漫不经心冲着他说道。

    “对了,我也要补充一句,欺负像我这样的金仙巅峰,也是没问题。”

    “哈,猜得不错,倒是还是有一点自知之明。”

    那个红发男子,在古争开口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扭过头,死死盯着古争,隐藏在眼底深处的恐惧,还是被古争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却强撑不屑说道。

    但是他心里知道,对方说得一点没错,几乎说对了绝大部,这让突然觉得古争有一种神秘感。

    “你说真的还是假的?”雪夫人看着那个红发男子回去,有些惊奇地说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想看出来也不容易,不过我和你们不同,自然能看出来一些。”古争谦虚地说道。

    “你这小小金仙有点意思,到时候在比武台上,我会让我的手下好好教训你一次,只是希望你别刚才开始就被淘汰啊。”这个时候范城主听到红发男子的转述,一直冷眼看着外面的他,扭过头特意朝着这边说道。

    声音不大,恰好能让古争和雪夫人听清楚,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理他。

    “雪夫人,你知道,有一种人非常奇怪?”古争突然意味深长朝着雪夫人说道。

    “哦?哪种人?怎么了?”雪夫人也是非常配合地说道。

    “对方在意气风发想要报仇的时候,前期非常顺利,那是因为打对方一个措施不及,对方没有想到他会攻击,可是等到反应过来回击的时候,撞个满头血包,损失惨重,心中的愤怨更上一层,可是没有办法,只能忍耐下去。”古争慢悠悠地说道,看到下面两个人扭头愤怒地看着他,更是嘴角一翘。

    “这不算惊奇,更为离谱的事情还在后面。”

    “难道对方不怕死又冲上来。”雪夫人哪怕看不见身后的表情,也能想象出来那难看的神色,看到古争还有话要说,不由猜测道。

    “当然不是,对方至少比猪还要聪明一点,不可能犯下如此蠢的错误。”古争摆了摆手,就像夸赞一样,继续道,“对方自然不甘心,可是一时间又没有办法,正在忧愁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有人来了,给他带一种绝对的诱惑,根本无法抗拒,不仅仅是报仇,还是未来的希望。”

    “所以他没有拒绝。”

    “然后呢?”

    古争看着那边脸色微变的两人,然后故作苦恼地说道,“这也是猜测,对方没有拒绝之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然后修为竟然硬生生提升一截,给了他报仇的希望,不过却要答应对方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总不会自己失去了自由吧。”雪夫人哑然笑道,觉得古争瞎编的功力不错。

    “胡说八道。”那边范城主突然开口喝道,吓了两人一跳。

    “我哪里能知道,你激动什么,难道你知道。”古争眉毛一样,不在意的追问道。

    不过后者已经扭过身子,根本不再搭理他们。

    “你这气人的办法还真好,真是出了我一口恶气。”雪夫人笑吟吟地说道,还以为古争为了帮她出气,故意这样说道。

    “不用谢,谁让对方先惹我们。”古争也同样笑道。

    整个大厅都是一片混乱,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角落发生的事情,哪怕那位王大人,还在把眼神聚焦其他地方。

    “对了,既然我们都来了,你在给我讲一下比武之间的事情吧,许多细节我不是了解很清楚。”古争扫视四周一圈,看到所有人都到来,可是那位盟主还没有来到,于是开口问道。

    而且古争注意点,大家都是只带着一个人,看来他们或多或少都知道有一些内幕。

    雪夫人点点头,正要开口,一个洪亮的声音出现在大厅当中。

    “哈哈,诸位久等了,有点事情耽误了,真是对不住各位。”

    随着爽朗的笑声,那位盟主洛大人终于出现在这里,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时间还未到,是我等来早。”

    “盟主有事情就去做,不要顾及我们。”

    下面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乱糟糟地说道。

    “好了,大家都是盟中之人,不要客气,都坐下吧。”洛城主两手虚按,笑着说道。

    看到众人落座,洛城主这才坐下。

    古争也和雪夫人终止谈话,和众人一样,看着上面。

    “大家能够聚集在一起,还是给我这个盟主面子,想必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一次聚集的目的,我也不多废话,主要是来调解一下之前我们之间的矛盾,不能让外人看了笑话。”洛城主率先开口道。

    “我知道洛大人深明大义,肯定会给我们一个公道,不像某些人,假仁假义。”

    就在洛城主下面,排在左边第一个的男子站起来,威武非凡,看起来非常气势,率先说道。

    “你说谁呢?谁假仁假义,谁心里最清楚。”在他的对面,脾气暴躁的男子也是直接噌地一下站起来说道。

    浑身的肌肉都在不断地颤动,让清秀的脸上也有的蛮横起来。

    “当然是你,还有谁,要知道是你先动手。”

    “你明明先杀死我的人。”

    “够了!”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洛城主立马一声大喝,脸色阴沉地说道。

    “请大人赎罪,我莽撞了。”

    两个人几乎同时赔罪说道。

    “现在都什么时候还吵,我记得以前你们关系可是不错。”洛城主看着两人老实的下去,有些叹息道。

    “哼!”

    底下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下一刻就分开,嘴中冷哼一声,仿佛和对方认识都是自己的耻辱。

    “那两位以前确实关系不错,左边是柳城主,右边是段城主,而且从实力上仅次于洛城主,也是有些大罗后期的修为,战力几乎算得上排名前几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两者的关系越发的僵硬,只不过以前没有动手而已,但基本上老死不相往来。”

    下面雪夫人在给古争介绍着,好让对方知道其中的关系。

    “我们魂盟这一次聚会,也算不容易,所以有些事情要放开心胸,你们各自的事情我大概已经了解,这一次就我来亲自当调解,只要能过去,那以后就把以前的事情统统过去。”

    “如果过不去,那么我就认为当不了盟主这个责任,我自然会辞去盟主一位,让给大家。”

    洛城主的话,让众人大吃一惊,根本没有想到,洛城主一上来就下猛药,要知道如果洛城主一旦辞去,那么盟主之位谁也不会服气谁,魂盟会立刻陷入四分五裂,那结果不用多说,任何人都想得到。

    “洛盟主,万万不可,我们自然会配合,不会那么斤斤计较。”柳城主立马说道。

    “对啊,洛盟主,不要那么冲动,我们的事情自然能解决,大家的事情也都能解决,你们说对不对!”

    下面的众人纷纷同意地说道,为了防止洛盟主真不干了,那么他们所有人也都一样惨了。

    “那就好,王成,你设下结界,我来一个个和他们交流。”洛城主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吩咐道。

    “是,大人!”王成在一旁,仿佛回过神一样,开口说道。

    随着他扬手一挥,一层透明的护罩把他和洛城主,还有柳城主、段城主给包裹在里面。

    外面的众人只能看见里面的表情,根本听不见里面说什么,有人试图从嘴唇上来解读,却发现有一种无形的干扰,根本无法看清楚,必然是防护做了手脚,根本不让外面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

    现在只是他们两个最大的矛盾在调解,等到他们结束之后,就该轮到其他人了,而且按照洛大人的意思,恐怕必须要做出让步,要不然说解散就解散的话,哪怕只是戏言,他们也不敢去堵。

    就是洛城主也会损失惨重,但是他的实力最为强大,恐怕也会轮到最后。

    几个有矛盾的人,在里面开始谈判的时候,外面也开始谈判起来,试图在洛城主介入之前,争取自己有利的条件。

    一时间大厅内有开始吵吵起来,不过这一次大家克制了许多,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差一点都动起手来。

    大家也知道,这场调解,并不是那么快就能结束,已经做好持久的打算。

    大厅唯一没有动弹的就是雪夫人和那个范城主,两个人似乎都不在意一般,各自沉默着。

    “雪夫人,那一个人是谁?给我仔细介绍我指的那几个人吧。”古争指着那边正在争吵的几个人问道。

    “棉城主,是这边妖魂当中第二个加入进来,现在和他争吵的是加入妖魂第一人,也是整个族群迁入进来牛城主。”雪夫人只是看了一眼,就准确说出对方的身份。

    棉城主看起来风度翩翩,有些相对不错的外貌,至少一眼看过去让人心神好感,至于那个牛城主,有一种人如其名的样子,明显拉宽的脸颊,让人看起来非常不舒服。

    “那个棉城主所带那个人,你知道吗?”古争继续问道。

    “认识,也是对方最为得意的手下,也是从妖魂那边出来,不过那个时候魂盟已经进入中期,好像是第二任盟主才刚刚上任。”雪夫人不太明白古争的意思,还是简单地说道。

    “你在给我多介绍介绍。”古争点点头,然后指向其他几名。

    “那些人我都知道,你是觉得提前了解一下吗?”雪夫人有些恍然地说道,随后给古争细细解释起来。

    古争也是细细听着,同时在其他人身上仔细打量起来,似乎想要从其中发现什么迹端。

    因为就在刚才,洛城主把护罩升起的时候,古争也是和其他人一样,想要试图探清里面发生的事情,当然结果和大家也一样,压根无法知道里面发生的事情,但是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古争准备收回来,却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一个熟悉的气息,于是继续朝着四周看去,发现有几人身上,也同样有着那股相同的气息。

    伴随着这个气息的出现,他脑中又想起那一个固执而又不同的无相大师,哪怕本身是一个妖族,可是也用生命阐述了他的信念,打心里令人敬佩。

    古争从来没有想到,那一群打通一些入口的家伙,竟然就在这里。

    来到这里,他也是没有怀疑过,不过过去那么长时间,尤其是从宫城出来之后,只是以为那是这边很在以前的尝试,完全放弃了,之前那股行动,只是遗留在那边最后的挣扎。

    可是在这里“看到”那熟悉的气息之后,他这才发现,原来那边的一切都是这边所做,而且是魂盟当中一群人所做。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古争心中顶多只是警惕一番,可是联想到外面包围的妖魂,他心中忽然出现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那就是魂盟当中,已经被对方给渗透了,一些成员或许已经成为对方的人。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惊骇,说起来估计都没有人相信,毕竟魂盟现在的城主,基本上都是从最初的成员,从始至今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妖魂,要不是当初他们的血战,也没有现在的魂盟。

    那位牛城主,哪怕是随后才加入,可是同样为初期的魂盟,立下汗马之劳,每一个人手中不知道流了妖魂多少血,怎么可能会被投靠过去。

    古争心中不断流转着想法,可惜从那些人脸色之上,更是无法看出丝毫痕迹,每一个似乎都在为自己和魂盟争取。

    随着众人收起自己目光之下,古争也不得不收起来自己的探视,也无法继续观察下去,虽然大致地看过,只发现两个身上带着极淡随时都可能消失气息的人,但是古争不敢肯定,是否还有其他同伙。

    仅仅只有两个人的话,恐怕无力找到上面并暂且打开一个通道,不过古争也发现,似乎这也是一个进入这里途径,不过一切要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说。

    “雪夫人,我有事情不知道可说不可说。”

    “有什么就说吧,如果你还玩你那一套,还是等洛城主来评判吧。”

    雪夫人还在跟古争介绍着,旁边的范城主已经朝着雪夫人打招呼,哪怕雪夫人不想搭理对方,可是也知道对方开口的意思,也不得不接下,既然对方率先开口,那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服软了。

    毕竟他们两个虽然实力虽然,但是矛盾在魂盟现在来讲,也是属于严重,甚至连反抗洛城主的力量都没有。

    “既然是谈,洛城主也不会完全偏袒你,别那他来压我,你是没有做什么,可是你得夫君呢,在以前对我做了什么,你别说不知道,没有那事情,为何我会咬住你们不放。”

    听到雪夫人的话,范城主也是冷哼道。

    “哦?是吗?那么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好谈,我们之间的事情,包括你和我夫君以前的事情,洛城主不会不清楚。”雪夫人面无表情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说道,压根不理会对方的淡淡威胁。

    两者的矛盾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要是说谁对说错,各说各有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两者都没有错,两个都有错。

    不过显然近期的事情,是范城主的过错比较大,甚至完全是他的错,这才不得不主动要求谈判。

    “随便你,既然你没有诚意,那咱们就等洛城主的裁定。”

    吃了冷脸的范城主,看到雪夫人的态度,强堆的笑脸也耸了下来,不再热脸贴人,看样子准备等着洛城主的判决了。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