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出事了。

    而且是出了大事。

    林振东这个时候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

    他听着电话里妞妞的哭泣声,他听着刘思慧惊恐与六神无助的样子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报警了吗?”

    “报警了。”

    “慧姐,你先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林振东深吸一口气说道:“先别急,等警察来了先保持沉默,不要说话,就说自己被吓到了。”

    “好,好。”

    刘思慧这个时候也是乱了方寸,她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在第一时间报警之后就给林振东打了电话。

    “怎么了?”

    张虎看着林振东的脸色也是皱眉问道。

    此时林振东依旧处于不可置信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

    是的。

    林振东有点慌乱了。

    《我不是药神》剧情里程勇带着一众人在团建之后独自把刘思慧送回了家,他想和刘思慧一起做点事。

    当时刘思慧明明白白的说了,她的丈夫在得知孩子病了之后就跑路了。

    可是。

    就在刚刚刘思慧打了电话。

    邹敬死了。

    嗝屁了。

    刘思慧断断续续的话也是让林振东大致明白怎么回事。

    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对。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林振东突然想起了赵甜。

    这事让律师来做再合适不过了。

    赵甜还没睡,简单听完林振东说的表示:“你把她的电话给我,我必须趁警察没有到的时候和她沟通一下。”

    “好。”

    “然后你先去,我马上开车过去,地址发给我。”

    “好。”

    “行,先这样。””

    赵甜说着挂了电话。

    12秒后,手机上发来了刘思慧的手机号码。

    赵甜怎么跟刘思慧沟通的林振东并不知道,他赶到的时候正好警察也来了。

    小区里警笛声自然引得很多人的关注。

    当听得有可能是死人的时候更是惊骇不已。

    好在这时没有抖音和微博。

    否则立马传播到全国各地去了。

    “我是刘思慧的干弟弟。”

    林振东看着警察挡住自己也是忙解释道:“里边还有她孩子呢,先让我过去抱住孩子。”

    这时,刘思慧已经恢复了几分镇定,当她看得林振东来的时候也是忙道:“小凡,这一段就麻烦你帮我照顾妞妞了。”

    “凡哥哥,我怕。”

    另一边,一位警察正抱着妞妞,这时妞妞看到了林振东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谢谢……”

    林振东从这位警察手里接过妞妞,刚想说警官二字,可一看样子也是稍稍一愣。

    曹斌。

    程勇的前小舅子。

    这位竟然在这里。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可是刑事案件,曹斌出现在这里也再合适不过了。

    “妞妞不哭,妞妞不哭。”

    林振东抱着妞妞忙说道。

    显然小家伙也吓坏了。

    那边,刘思慧显然要去警察局做笔录,毕竟她是嫌疑人,稍后赵甜也到了,赵甜明确表示自己是刘思慧的嫌疑人,希望一同前往警局。

    不管怎么说,今天刘思慧是别想从警局出来了。

    “小凡,妞妞就拜托你了。”

    临走时,刘思慧也是转身大声说道。

    林振东轻轻点头。

    现在已经晚上9点多了,当林振东抱着妞妞回到吕受益家里的时候,吕受益和林苗两人也都有点错愕。

    吕受益出声说道:“这好像是刘思慧的孩子吧,小凡,你怎么抱来了?”

    林振东解释了一翻,吕受益差一点跳了起来:“小凡,你脑子瓦特掉啦?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躲还来不及呢,你怎么往前冲啊。”

    “怎么说话呢?”

    林苗有点不乐意:“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吕受益听着老婆的话忙解释道:“苗苗,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行了,孩子受的惊吓不小,我先哄她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林振东微微摆手,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抱着进卧室里去了。

    “这……”

    吕受益还想说什么,不过被林苗一挥手:“小凡说的对,睡吧,我都困了。”

    望着这姐弟俩,吕受益也是暗叹一声。

    太傻了吧。

    半个小时后,林振东哄睡了妞妞,然后悄悄的出门。

    1个小时后,林振东来到了警局门口。

    这时,赵甜刚刚从里边出来,她望着林振东道:“你怎么又跑这一躺?”

    林振东苦笑道:“我不放心。”

    “放心吧,没事,这事见义勇为的可能性很大,毕竟邹敬是闯入她人的私宅,而且还是意欲不归。”

    赵甜摇头说道:“明天刘思慧应该就能放出来,然后随时配合调查就行。”

    一听这,林振东也是舒了一口气。

    很多事情有时候就是没有办法说的。

    法律对于反杀的判定是很严格的。

    很多入室抢劫的结果被杀后,户主有时候都要被判刑。

    为此,林振东还真的担心出现不利的情况。

    好在有专业的赵甜在。

    “谢谢你,甜姐。”

    林振东发自内心的感激道:“这大晚上的还让你出来忙碌一翻,现在已经11点了,我请你吃夜宵吧。”

    赵甜摇头说道:“改天吧,我回去还要准备一下这方面的材料,接下来要判定刘思慧无罪还需要一段时间。”

    林振东点头:“那就麻烦甜姐了。”

    赵甜说道:“跟我还客气什么,上车,我先把你送回去。”

    这个干姐姐确实没得说。

    不过林振东没有让赵甜强送,毕竟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也不顺路。

    回到家里后,这一晚林振东没有睡好。

    他不明白怎么突然邹敬就死了呢。

    这事让林振东产生了恐慌。

    记得谁说过,当一件事情偏离轨道的时候,那么接下来就会产生无可预料的事情了。

    甚至所有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林振东就是一名普通的骑手,送外卖的,他也没有多大的情商和智商,本来觉得拯救吕受益的任务会很轻松。

    挣钱就是了。

    到时让张长林先嗝屁,再使劲卖格列宁挣一些钱,那么轻轻松就回到了现实里。

    可现在邹敬的死给林振东敲响了警钟。

    接下来必须谨慎小心,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而且说白了林振东还是个26岁的孩子啊。

    目前这事已经超过了林振东的心理预期了。

    咋办?

    林振东很蛋疼

    ……

    次日,赵甜开车接了林振东和妞妞,然后一起去了警局。

    “赵小姐,谢谢您。”

    刘思慧从警局出来,她发自内心的朝着赵甜感谢道:“真的太谢谢您了。”

    昨晚刘思慧一夜没睡。

    换谁失手杀人了之后也不可能轻轻松松的睡着。

    她是后怕。

    若不是有赵甜事先教她的一些话,那么有可能情况就朝着不利的方向去了。

    打架如果单凡动手了就属于斗殴了。

    斗殴双方都有责任的。

    为此,赵甜在录笔录的时候把事情说的很透,只不过隐藏了自己的反抗,而是说自己是迫于无奈的连贯性出手。

    赵甜朝着刘思慧说道:“没事,你先回家休息一下吧,这几天如果警方传唤你就给我打电话,不要太惊慌,这件事你没做,你做的也没错。”

    刘思慧轻轻点头。

    赵甜的事很多,她把刘思慧送到家里就准备离开。

    “小凡,你跟我走吗?”

    赵甜朝着林振东问道。

    林振东望了一眼还处于惊慌的刘思慧,又看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妞妞,他朝着赵甜说道:“甜姐,你先走吧,我陪一下慧姐。”

    “那好。”

    赵甜说道:“有事给我打电话。”

    目送赵甜开车离去,林振东朝着刘思慧说道:“慧姐,我们先上去吧。”

    “就是她杀了自己前夫?”

    “是啊,可真够狠心的啊。”

    “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听说她在夜店上班。”

    ……

    小区里,突然莫名其妙很多人对刘思慧指指点点,甚至有的人看着刘思慧和林振东就仿佛在看狗男女一样。

    很奇怪。

    这年头网络又不发达,这帮人怎么突然仿佛都知道了?

    就是同一个小区,他们也不可能都知道啊。

    “我……”

    刘思慧听着这些话受不了,她刚想去解释就被林振东给拦下了。

    “慧姐,你越解释他们只会越兴奋,不理他们就是了。”

    林振东微微摇头说道。

    刘思慧被林振东拽住也是想了想,然后点头,不过步伐不自觉的快了起来。

    现在的刘思慧就想赶紧到家里。

    她抱着妞妞看起来相当的可怜。

    林振东暗自叹息。

    这他妈的渣男真是够奇葩的,死都不让这孤儿寡母安生。

    情况大致是这样的,邹敬喝了酒,他越想越气愤,自己怎么就被一个小白脸吓跑了,然后房子他必须要一半钱。

    于是,邹敬来到了刘思慧家里,大吵一顿的时候邹敬趁着酒意又起了色心。

    “我又不是没玩过你,你装什么贞洁烈女?”

    邹敬不顾刘思慧的挣扎,这时,妞妞被外边争吵醒了,也被邹敬摔到了一边。

    在挣扎间,刘思慧袭击了邹敬的下边,然后使劲一推,好巧不巧,正好让邹敬的头碰到了桌子角。

    然后嗝屁了。

    这事只要合理的一说,刘思慧肯定能没事。

    林振东正想着这事的时候,远处则是传出来争吵声。

    “就是那个婊子。”

    “奸夫**。”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