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林振东享受了一把砸钱的快感。

    他们在家的酒吧叫‘夜朦胧’酒吧,这家酒吧就是刘思慧之前工作的酒吧。

    因为之前林振东和吕受益来酒吧里找过刘思慧,所以自然知道这个酒吧,但是程勇不知道,所以就定在了这个酒吧。

    然后就出现了《我不是药神》剧情里的一幕。

    酒吧的经理想让刘思慧跳舞,但是这一次由程勇咂钱让经理跳换成了林振东。

    事实证明,如果有一件事是用钱解决不了的,那肯定是钱没到位。

    本来就因为回不去暴躁的林振东用钱把经理给咂晕了,然后他给大家带来了钢管舞。

    当时刘思慧的眼里闪着小星星,那是爱的味道。

    晚上自然又是一翻巫山云雨,地动山遥。

    次日,林振东再无任何颓废之色,他已经想明白了。

    既然任务没有完成,那么就完成任务。

    但是不能再这么玩了,因为如果这么玩的话很容易玩出火来。

    更何况卖的价格还是这么贵,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人点了。

    在2002年,一瓶药卖6000块依旧是天价。

    吃不起的,自然会抱着大不了都死的念头。

    自古以来,这样的人并不缺。

    更何况为了立威,病友群里可是有着哪怕花钱也买不了药的白眼狼呢,这些人或许最后不会再管什么威胁,直接举报。

    早上9点,众人齐聚在王子神油店里。

    “不卖了??”

    程勇微微皱眉,然后也道:“也行,毕竟过年没有几天了,那么货我们总得继续进吧。”

    “勇哥,这个可以进,不过直接在苏市那边的厂子里进行换皮。”

    林振东笑道:“不过一定要小心,我们这不到一个月在魔都直接出了12000瓶药,只要瑞士诺瓦医药那边不是傻子,肯定能发现的。”

    程勇道:“这个晓得的。”

    “还有就是最近这一段,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碰面了。”

    林振东解释道:“咱们的阵容太奇葩了,而且完全的没有任何联系,所以我建议彭浩,你把那份杀猪的工作辞了,然后我那边的蛋糕店马上开业了,你去帮忙,不会蛋糕制作没关系,先去学习一下,这样有一个一技之长。”

    彭浩闷闷的说道:“凡哥,我能行吗?”

    “为什么不行?你20岁了,也该有一技之长了。”

    林振东摇头说道:“放心,学费我替你出,从你工资里扣。”

    彭浩也是答应了下来。

    然后就是刘思慧了,林振东笑道:“慧姐,你既然酒吧去不了,你可以租我另一家门市,开一个花店,放心,租金我收你友情价。”

    刘思慧点头,这件事昨天晚上在床上的时候林振东就跟她说了。

    一直以来,刘思慧都想开一个花店。

    这也算是实现了她的愿望。

    至于老刘就不用说了,他依旧是在他的教堂里传教就行了。

    程勇继续的卖神油就行了。

    林振东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程勇也是凡事养成了听林振东的,因为他发现有些事情听林振东的不会容易出事。

    不过程勇有点不乐意:“我就不明白了,挂几个条幅怎么了?”

    “勇哥,你看看这些锦旗正常吗?”

    林振东有点想笑:“这他妈的一个神油店里怎么可能被赠送这样的锦旗?”

    是的。

    锦旗基本上都是好话。

    而且很夸张。

    什么‘发扬白求恩救死扶伤的精神’。

    什么‘医德医风,手到病除,妙少回春’。

    什么‘何似神医胜华佗,亮剑一挥斩病魔’。

    什么‘良医有情解病,神术无声除疾’。

    ……

    因为程勇好面子,所以神油店里对于这锦旗墙上挂的都是,同时,在里屋里的箱子里还有一堆。

    程勇属于那种:“哎呀,送我这些锦旗干嘛,我不要,我不要,行吧,下不为例!”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下不为例,锦旗也越来越多。

    关键这些病人也不知道写什么,于是就让做锦旗的做就完事了。

    结果就一个个变成这样式的了。

    你说,你丫的一个卖神油的,弄这么多锦旗,你糊弄鬼呢?

    警察如果接到举报,那真是一查一个准。

    上次是因为还没有人送锦旗,否则想要轻松过关就没有那么容易的了。

    因此,锦旗必须销毁,就是挂家里也不行。

    程勇并不是拎不清的人,他最准备一咬牙说道:“行,那就这么定了吧。”

    半天的时间,神油店里也是咔咔咔的清理干净了。

    然后中午的时候就在最近的小笼包店里吃了一个饭,吃饭时林振东也道:“勇哥,最近我们就别聚了,一切电话联系,苏市那边你盯着点,不过也不用太着急,咱们先潜水一段,一切等来年再战。”

    对此,程勇没有任何异议。

    正好,他想趁着过年这一段,和曹玲把婚离了。

    如今程勇有钱了,腰板也硬了,他再也不是那个废物了。

    ……

    警察局。

    局长把李立忠介绍给了曹斌,然后说道:“这件事上头很重视,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这帮售假药的就是赚着昧良心的钱。”

    曹斌淡淡的说道:“五天,五天的时间我一定把这个德国格列宁给捣毁。”

    李立忠也是长舒一口气,他听局长说了这曹斌是警队精英。

    而且一听他夸下的海口也是笑了起来:“那么就麻烦曹警官了。”

    “抓捕假药贩子,这是我份内的事。”

    曹斌拿着案宗转身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里,庞海一看曹斌也是站了起来:“头,是不是有大案。”

    “一件假药案。”

    曹斌淡淡的把事情说了一通。

    其它人有些沮丧,还以为是大案的,结果竟然是一件假药案。

    “这是什么态度?你们知道售假药会对人造成多大的危害吗?”

    曹斌一看众人的态度也是怒了起来:“一个个的给我打起精神,我向局长立下了军令状了,五天必须抓到这个假药贩子。”

    看得曹斌怒了,大家也是急忙开始行动了起来。

    不得不说办事效率还是极高的。

    仅仅半天的时间,这件事就调查的差不多了。

    而且曹斌竟然得知有人因为吃了这个德国格列宁还住了院,这更是让曹斌愤怒无比,正义感十足的曹斌开始拉开了对张长林的大网。

    对这一切,林振东都不知。

    刘思慧也不知道。

    因为病友群里基本上都人手一份印度格列宁,反正够吃一个月呢,大家自然不再关心其它病友的情况了。

    别人的死活,关他们屁事。

    “对,这边,搬过来。”

    “哎,不是这么摆的,你摆到这边来。”

    “还有这里。”

    ……

    蛋糕店里,挺着大肚子的林苗负责指挥着众人。

    “姐,这事不用你管。”

    林振东苦笑道:“你这马上就要生了,你注身体啊。”

    “没事,小家伙在肚子里听话着呢。”林苗浑不在意的说道。

    吕受益在一旁不敢坑声,只是埋头干活。

    蛋糕店的名字是林振东起的,叫做‘凡人面包坊’。

    做一个普通的凡人,不修仙。

    关于蛋糕店的经营,林振东基本上都是跟吕受益和林苗说了一翻,人不着急招,先把店支起来再说,同时,林苗也是学过做蛋糕,之前她在一个蛋糕店里做过。

    如此林振东就不用怎么操心了。

    他现在想的是怎么刷声望。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慈善了。

    在慈善宴上,直接捐个百万,甚至二三十万都可以了。

    可是这样对林振东来说并不适合。

    金钱来源说不清。

    被有心人一报道,说不定反倒成了网民的讨论焦点。

    那么干什么好?

    林振东想了一下午,直到她去幼儿园接妞妞的时候,见到了洛嫣才知道怎么做好了。

    自从上次酒吧的事后,林振东和洛嫣关系也是处的不错,不过对于洛嫣了解并不深,今天到幼儿园的时候,发现洛嫣竟然陪着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明显一看就不正常,洛嫣的脸上露出的是疼爱与悲伤的神色。

    “小凡,来接妞妞。”

    洛嫣也看见了林振东,然后毫不避讳的说道:“这是我的弟弟,洛海,小海,来,叫哥哥。”

    洛海则是口齿不清的叫了一声哥哥。

    然后也算是知道了洛海是一名“喜憨儿,就是心智障碍者,今年洛海已经22了,可是依旧需要陪养,这样的人也没有用人单位愿意用的,其实说不好听的就是残疾人了。

    “嫣姐,我那倒有一个工作,你可以让洛海试一下。”

    林振东突然说道。

    而且他终于明白自己可以怎么搞了。

    之前林振东看过报道,曾经在南京就有一家爱心的面包坊,用的全是喜憨儿,而且深圳也有一家洗车行,用的也是这样的人。

    据报道,虽然他们脑力智碍,但是他们干活用心,前期教可能困难,毕竟智力就接近于幼儿有的,不过时间久了也会记住了。

    这对于林振东来说也是一举多得。

    至于洛嫣本来以为林振东是客气话,可是当林振东说完后洛嫣也是不坑声了。

    天知道为了这个弟弟,她们全家流过多少泪,吃过多少苦,甚至洛海心里也偶尔明白,说自己不该生的。

    如果真的能让小海有一份工作。

    那简直就是全家幸事。

    就这样,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林振东把洛海带到了面包坊,不止洛海,林振东前往区里要了点支持,然后洛嫣又介绍了几位喜憨儿。

    如此一来,由区里牵头请了一位面包师负责教学。

    虽然这6位喜憨儿学的很慢,甚至每天学会回家就忘了,但是他们依旧认真。

    连面包师都说道:“正常人都没有他们这么用心。”

    在林振东这边弄面包坊的时候,林振东接到了老刘的电话。

    张长林被抓了。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