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的名字是假的。

    身份证、手机号、微信全是假的。

    幸好林振东搞到了蒋飞的照片,否则想要抓他恐怕真的难如上青天了。

    “包经理?”

    林振东拿出来手机时有人惊呼道。

    “对,就是包经理,我们每天都是接受他的培训,然后打电话的。”

    “是啊,你们什么时候放我们出去啊,而且包经理还没有发俺工资呢。”

    “呜呜,你们警察为什么要抓我们啊,我们也没犯罪啊。”

    ……

    听着众人又叽叽喳喳的样子,林振东一摆手说道:“好了,都别说了,我问一下,包经理叫什么名字?他现在在哪里?”

    一个胖胖的女人说道:“我们只知道他姓包,真名不知道叫什么,他刚刚被救护车拉走。”

    “什么??”

    林振东一愣,然后迫切的说道:“你说那个受伤的是包经理?”

    “没错。”

    胖胖的女人点头说道。

    难怪张鹏飞说这王八蛋是个骗子死了正好呢。

    “小聪,走,你跟我一起赶上刚刚的那辆救护车。”

    林振东焦急的说道:“可不能让他这货跑了。”

    “对,东子,你赶紧去,这个蒋飞可是关键人物。”

    所长丁辉忙说道。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40分钟后,林振东终于赶上了救护车,但是救护车里已经没有了那蒋飞的身影了。

    “人呢?”

    林振东朝着护士问道。

    “那个人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就离开了,他并没有中弹,只是擦破了表皮,但是流血有些过多,我们想让他去医院,但他不去。”

    护士结结巴巴的说道。

    “行吧。”

    林振东无奈的一摆手,让救护车离开吧,然后他给丁辉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情况:“所长,现在全靠你们那边了。”

    丁辉有些无奈:“行,你们回所里吧。”

    40分钟后,长宁区派出所。

    除了跑走的蒋飞之外,剩下的34个人依次的审讯着。

    “怎么样?”

    林振东到了所里朝着瘦子问道:“审讯的如何?有没有完整的笔录?”

    “没有。”

    瘦子苦笑着说道:“这帮人真的全是法盲啊,他们以为打电话不犯法,而且每个人觉得工资还挺高的,甚至还有是一家五口来打电话的。”

    林振东一愣:“一家五口是什么意思?”

    “就是本来女儿被这蒋飞忽悠的来打电话,结果这女儿是个人才,打电话挺挣钱,然后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全都给叫来了,你说这不是一家五口吗?”

    瘦子有点无语的说道。

    “行了,八卦我不关心,我问下,你这边关于蒋飞有没有消息?”

    林振东问道:“对,就是这些人口中的包经理。”

    “没有,我审讯的几个都说他们都是被包经理给培训,但是其它时候蒋飞都是神出鬼没的。”

    瘦子说着拿出来一个日记本:“你看看这个,这个蒋飞真他妈的是个人才。”

    “这是??”

    林振东打开日记本则是乐了。

    话术。

    诈骗的话术。

    或者说是剧本。

    毕竟这年头诈骗也基本上都是需要有高科技含量的,这里边就是关于诈骗的剧本。

    第一个就是《猜猜我是谁》。

    第二个就是《您的电话已欠费》。

    第三个就是《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第四个就是《医保卡里资金被人消费》。

    第五个就是《请把验证码给我》。

    第六个是《恭喜你中了快乐大本营的一等奖》。

    ……

    这个厚厚的笔记本上全都是剧本,最重要的是剧本非常的棒,有一线话务员应该说什么,二线话务员说什么,几个人配合。

    甚至关于一些台词之类的也都是非常的严格。

    林振东对此倒并不意外。

    毕竟《巨额来电》里的林阿海不也是这么办的吗?

    但是有一说一,林振东认为这蒋飞编的剧本有点意思。

    现在电信诈骗属于刚刚起步,大部分人的警醒意识还并不太高,更何况银行关于冻结或者转账可以24小时到账之类的都还没有实现。

    毕竟这可不是后来的2019年。

    在这么一个时候,这些剧本你还别说恐怕上当的可能性会很大。

    “看这个情况,除了马洪文之外,恐怕还有不少的上当的受害者。”

    丁辉神情有些疲惫,他来到了林振东的面前说道:“东子,你说的对,但是这些受害者又不报案?我们怎么找到他们?”

    “所长,这同样是人之常情,有些人如果被诈骗了的话,他们不会报案的。”

    林振东想了想说道:“可也有部分或许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被骗,还得加大审讯,因为这些人中恐怕打的不少电话都是受害者的电话。”

    丁辉皱眉说道:“可这帮家伙都不配合。”

    “不用他们配合,咱们从废弃的厂子里拿出来的那些纸箱子里肯定有电话,这样,组织大家挨个的打吧,今天晚上恐怕要熬夜了,尽量的摸清看看到底有多少受害人。”

    林振东说着不由自主的竟然有点命令的口吻,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还是从《唐人街探案》里副局长的没有走出来一般。

    于是,生生的止住了下边的话,然后朝着丁辉说道:“所长,要不您先回去,毕竟今天你也挺累的。”

    “回去个屁,加班熬夜咱们还不是常事。”

    丁辉爆了一句粗口,然后轻轻的拍着林振东的肩膀说道:“不过东子,我没有看错你,你这一次干得漂亮。”

    一晚上的时间,整个派出所是一半的人进行了熬夜,同时大家整理出来了2000多条电话信息,其中打了200个中有120个认为警察才是骗子。

    这让丁辉苦笑不得:“这些人啊,真是……”

    还未说话,早餐也是送来了,丁辉笑呵呵的说道:“行了,大家都把手里的事情先放下,吃早餐,然后先回去休息一下,正好昨天没有加班的人来继续的查,我们……。”

    “所长,不好了,天山医院那边有人跳楼。”

    接警员这个时候挂了电话大声说道。

    “什么??”

    丁辉一愣,然后道:“洪良,你带着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所长,还是我去吧。”

    林振东说着就冲了出去。

    “这个小子。”

    丁辉这时看着林振东话都没有说完就冲了出去也是叹息一声:“年轻真好啊。”

    像他熬了一个夜,感觉到有些累。

    反观林振东是生龙活虎了。

    林振东在冲出去的时候,赵小聪也紧随其后。

    “东子,你干嘛这么着急??”

    赵小聪坐在车上有点不解的说道:“以前你没有这么急躁啊,而且你放心吧,一般这种跳楼的基本上都是很难跳得下去,而且我刚刚已经给消防打电话。”

    “你这说的,跳楼怎么能不急?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林振东边开车边说道:“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有点担心,担心这一次恐怕是诈骗。”

    赵小聪一愣:“这,不可能吧。”

    “没有什么不可能。”

    林振东不再说话,快速的开车甚至闯了几个红灯。

    他就有一种预感,这种预感很强烈。

    他是来拯救受害者来的,而不是倒霉星一般的有人再受害。

    15分钟,林振东开车来到了天山医院。

    现场可以说乱成一团。

    围观的不少的人都是指指点点。

    有说这楼顶上身穿白衣服的男的是癌症,活不下去了。

    有说楼顶上的男的好像没钱治病,然后才活不下去的。

    这个时候,竟然有人录着视频说道:“喂,你到底跳不跳啊,要跳就赶紧跳,你……。”

    “你给我闭嘴。”

    林振东一把夺过来那男人的手机,他竟然看到这个男人在直播。

    前世,林振东就看过很多这样噱头的主播,他们才不关心人死不死的,甚至在他看来如果这人死了更好。

    毕竟死了的话,他们如果录下去反倒更有流量。

    “喂,警官,把手机给我,我又没有犯事,况且又不是我让他跳楼的。”

    男人有些愤怒的说道。

    “你是没有犯事,可如果你再这么跳的欢,我就经寻衅滋事把你抓了。”

    林振东大声的说道:“希望其它人配合一下,都退后,另外,谁是这边的负责人?”

    “警官你好,我是肿瘤科的王晨。”

    一位医生走了过来神情焦急的说道:“楼顶上的是我的病人,叫唐超……。”

    林振东听得王医生的一翻话大致了解了情况。

    他这个时候问医院拿来了一个喇叭,大声的说道“唐超,你先冷静一下,你被骗的钱我们已经抓住骗子了,正在想办法进行追还,你先下来。”

    在林振东说话的时候,赵小聪已经快速的朝着楼顶跑去,同时消防也到了。

    折腾了快40分钟,总算没有酿成大祸。

    “行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消防队长有些庆幸的说道:“还好救下来人了,妈的,这些骗子一个比一个不是东西,希望你真的能抓住骗子吧,否则……。”

    年轻的消防队长没有多说什么,他们带着人继续下一个任务了。

    病房里传来了嚎啕大哭的声音。

    “你要走了,留下我们娘俩可怎么办啊,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咱们钱是被骗了,不过我们继续想办法就是了……。”

    唐超的老婆这时边哭边说道。

    “如果不是我,咱们的钱就不会打过去,都怪我,是我没本事,我活着就是拖累你们。”

    唐超一个汉子这时眼里却有泪珠打转。

    一个大老爷们,这得了癌症本来就是让家里花了不少钱了,但是偏偏谁能料到他们被骗子给骗了呢?

    骗术其实并不复杂。

    就是蒋飞写的剧本里边的第一个。

    猜猜我是谁。

    因为癌症化疗钱比较多,然后呢有人给唐超介绍了一个中医,说那边治疗的还行,能够稳住病情。

    大家应该都明白什么叫做病急乱投医吧。

    更何况确实要的钱少。

    说半年只需要5万块,而且半年保除根。

    当然,唐超一家倒没有想过除根,他们想着只要癌细胞不扩散就行。

    结果前脚,他们刚准备定下来,然后后脚他们接到了这个电话,对方直接说猜猜我是谁,一下子当成了这个中医大夫。

    就这样,5万块直接打了过去。

    要知道这5万块是唐超一家的保部积蓄了,或者说这5万块是他们东拼西凑的还有一些别人对他们捐助的。

    结果倒好,全没有了。

    林振东做好了笔录之后并没有离开,他让赵小聪先给所里打个电话,确认是不是蒋飞这帮人的诈骗。

    不大一会儿,赵小聪挂了电话后回来朝着林振东说道:“没错,有他。”

    “唐超,你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你最近要做的是平复心情,你想想你的老婆,想想你的儿子,命在,一切还有机会,命不在,那么就一切全完了。”

    林振东认真的朝着唐超说道:“你也看到了,骗子我们大致的已经查到了,接下来就是关于钱款追踪了,你放心,如果有消息,我们会及时的跟你沟通的。”

    “林警官,我想问一下能够多久把钱给追回来。”

    唐超抬头忐忑不安的问道。

    “这个……。”

    赵小聪想说什么,但被林振东打断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是林振东告诉马洪文的时间。

    “好好,谢谢林警官,谢谢您……”

    唐超止不住的道谢。

    “不用送了,你多注意休息,我们会随时给你联系的。”

    林振东说着和赵小聪离开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赵小聪不解道:“为什么不和他们说实话呢?这钱就是真的追回来恐怕也要很久才能给他们。”

    “小聪,当警察有时候要公事公办,但是更多的时候也要有同理心。”

    林振东转头望着赵小聪说道:“休说5万了,恐怕有的几千块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救命钱了,如果我们能够稍稍不那么冰冷冷的公事公办,那么……。”

    林振东没再说什么。

    他想起了《巨额来电》里的林小琴,他想起了真实事件的徐玉玉,他想起了很多因为骗子而跳楼或者自杀的可怜人。

    这时,林振东突然想喊一句。

    我与骗子。

    势不两立。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