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超,男,39岁,他在三年前的夏天犯下了两起强X杀人案。

    第一起是在新竹小区4号楼3单元301室,死者张某,27岁,未婚,无业,朱志超在尾随张某入室,然后暴力强X后用电话线绕颈致机械性死亡。

    第二起是在轴承厂职工宿舍22号楼4单元202室,死者是栗某,39岁,已婚,生前是某超市收银员,遭暴力强X后被锐器砍切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两起案件当时造成了极大的恶劣影响,方木当时被公安厅派遣至专案组进行了判断,他对于两起案件中的细节进行了深度的分析。

    最终通过现场的几点再加上死者的身上衣服上都发现了含有麻椒花椒等成分的黄色油膏,也就是麻油的食品原料。

    更惊讶的是这些麻油中含有罂粟碱、玛咖、那可丁、可待因等多种生物碱,这有理由让警方怀疑是麻油中掺入了罂粟壳。

    在所有的线索汇聚起来后,方木怀疑凶手患有某种精神病情的精神障碍,毕竟他两次在作案前都曾经食用过麻辣类食品,而且调拌用的麻油里都有罂粟壳。

    在方木看来这绝非巧合,更不要提一般人食用罂粟壳的食物,比如火锅底料只会成瘾,但不会犯罪杀人。

    只有患有某种精神病性的精视障碍才会如此。

    不得不说方木是一个天才,在他把这些全都分析透了,然后又把凶手画象给分析了来,最终抓住了朱志超。

    但不得不说,就连方木自己都没有预料到这朱志超犯下了两起强X案,竟然会因为精神鉴定为间歇性精神病,同时案发时处于发病状态,属无刑事责任的人。

    恩,就这样,朱志超逃过一劫,警方撤销了案件,并解除了对朱志超的刑事措施,因为没有监护人,朱志超被送往了某医院强制治疗。

    3年了。

    朱志超因为没钱,没法定监护人,加上医院的投入又不够,最终医院看着朱志超已经差不多好了就诊断为痊愈了,把他打发走了。

    3年的时间,朱志超感觉自己活的痛苦到几次想要自杀,被那治疗手段弄的生不如死。

    但出来了。

    他犹如孤魂野鬼一般,又能做什么?

    三年间,城市早已经变了模样,陌生的让朱志超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里?

    回家?

    朱志超不想回去,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连续几天的时间,朱志超其实心里边是相当的躁动的,他控制不住的见到女人就想哪啥。

    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

    因为他不想再回到被电的日子。

    在外边游荡,他好呆还能控制好,可是回去呢?

    房间里孤零零的就他自己。

    他怕。

    怕三年多的精神病院的生活,也烦警察时不时的来他家里询问。

    今天,晚上10点钟,朱志超喝的一身酒气的回来了,他想在外边把自己喝醉,可越喝越清醒,越喝越清醒。

    他仿佛身子在燃烧,于是在去洗手间的时候,朱志超狠狠的左手右手,右手左手,向前,向后,向左,向右,足足1个小时,他才出来。

    但心中的那股燥热依旧让他控制不住。

    回家。

    朱志超决定回去,如果他不回去,那么他担心他真的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摇摇晃晃的掏出来了钥匙,朱志超打开了房门。

    “你回来了。”

    一声轻轻的问候让朱志超酒醒了。

    黑色的屋里朱志超看到了脸色苍白但让他永远忘记不了的女人。

    就是这个女人,在三年前的那个夏日凭空的出现,然后拉着他亲切的交谈,甚至朱志超都忘记了这个女人怎么带的他前往那个麻辣烫的地方。

    他只知道自己吃完那麻辣烫之后,整个人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下边更是让他无比的难受,膨胀的难受。

    然后朱志超像野兽一般的在城市里横冲直撞,直到遇到了新竹小区那出来扔垃圾的女人。

    虽然女人不漂亮,虽然女人还有体臭,让人厌恶,但朱志超不在乎,因为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我要。

    我要。

    我要。

    当女人因为窒息而双眼凸起后,朱志超知道自己杀人了。

    这就像一场梦一样。

    可梦不会醒。

    是,朱志超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曾经在小学的时候从单杠上摔了下来,然后从那之后精神就有一点问题,情绪也容易暴躁。

    他曾经有过婚姻,对方看他踏实能干就嫁给了他,可朱志超的欲望太强,哪怕妻子傅华不方便朱志超也强来,甚至开会的时候还有冷暴力。

    后来傅华得知真相的时候并没有想离婚,而是让朱志超去看心理医生,结果就是在本来好转时,那个心理医生因为刑事案件诊所被关闭了。

    再然后,就遇到了这个女人。

    魏大夫。

    看着面前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朱志超震惊不已:“您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我饿了。”

    魏巍朝着朱志超笑道:“再帮我带点吃的吧。”

    “啊?”

    朱志超一愣,然后忙点头:“好,好。”

    待得朱志超离开,魏巍竟然也快速离开了。

    因为她知道,今天晚上是江亚动手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朱志超回来发现魏巍已经不在了,他的心里空落落的:“为什么?为什么又这么消失了?”

    ……

    此时,东海市局乱成了一团。

    胡老太家已经聚焦了无数的警车,同时还有媒体。

    屋里胡老太痛哭的哀嚎:“救救我,我不想死啊,我坦白,我坦白,齐媛没有撞我,是我故意想要他赔偿我的啊。”

    不少的媒体已经把这一幕报道了下来。

    排爆武警正在小心谨慎的从酸菜缸里将爆炸物取出来。

    “这玩意威力怎么样?”

    杨学武走了过来问道。

    “一般般,或者说造成不了爆炸,就是普通的火灾,屋里的人不会有生命危险。”

    排爆武警一边脱防爆服,一边浑不在意的说道。

    “这??”

    杨学武想起了方木刚刚说的话神情皱眉,他来到了局长的面前说道:“局长,我觉得方木说的有道理,这感觉不太像城市之光的做法啊。”

    “怎么不像?”

    局长冷声说道:“虽然这不是爆炸物,但这里可是居民区,如果真的形成爆炸的话那对人民群众的财产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说到这里,局长停顿了一下道:“城市之光上一次就是纵火,这一次依旧纵火,我认为合情合理。”

    就在这个时候,杨学武的电话响了:“你说什么???”

    这是留守在任川身边的警察打过来的电话。

    任川不见了。

    “你们他妈的干什么吃的?赶紧给我找,先去任川家里看看,然后任川所在的律师事务所也看看。”

    杨学武挂断电话后急忙拨通了市局:“赶紧给我调一下监控,看看任川跑哪里去了,对,少废话,赶紧给我查。”

    来不及说什么,杨学武又给方木打了电话:“方木,任川不见了。”

    砰!

    接到电话的瞬间,方木猛得把车给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刹车让米楠都有一点措手不及,差点撞到前边。

    “任川不见了。”

    方木挂了电话,语气阴沉的说道:“据宾馆的警察说,本来监控里任川一直在睡觉,可是后来发现不对劲,然后才发现任川早跑了。”

    “这么说是任川自己跑掉的?”

    米楠皱眉说道:“他为什么要跑呢?”

    “我觉得他是不信任警方,从一开始就不信任,现在因为胡老太的事情大批警方离开了,他恐怕担心自己成为诱饵所以想要抢先一步离开。”

    方木微微摇头说道:“我甚至怀疑这恐怕也是那城市之光想到的。”

    “那现在怎么办??”

    米楠有些着急的说道:“如果按照你的猜测,这恐怕任川说不定已经落在城市之光的手里了。”

    冷静。

    冷静。

    方木让自己冷静下来,孙谱的恶梦仿佛再一次的袭来。

    深吸几口气,方木给杨学武打了电话:“学武,全市通缉江亚,城市之光就是江亚,把他找到,那么任川就有救,别问我怎么找的,赶紧的做,我怕时间来不及了。”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米楠呆呆的望着手机说道。

    就在几分钟前,城市之光突然登录了网站,同时发布了一条贴子,贴子是一段文字和一个视频直播。

    文字是:今天,你就是城市之光。

    视频页面则有一个网络投票器,旁边有文字说明,主要内容是齐媛案的始未以及因为这件案子造成的一系列后续影响。

    最后有一段话:“如果你认为这个无良律师该死,那么你就是裁判者,你就是这个城市的正义之光。

    视频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任川。

    是的。

    任川被抓了。

    方木望着页面猛得启动了车子,同时告诉米楠给杨学武打电话:“我断定这个位置肯定距离宾馆没多远,你让杨学武带着爆破武警先赶到,然后再给李田打电话,问问能不能定位好?”

    结果方木话还没有说完呢,林振东已经打过来了电话:“任川在宾馆2公里外的城市棚改区,你们快去。”

    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问林振东怎么知道的了,方木疯狂的开着车子。

    林振东挂了电话后,心中也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懊悔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在李田告诉他城市之光上线后,林振东就已经知道任川恐怕完犊子了要,他一边继续开车前往任川拘留的宾馆,一边让李田追踪IP。

    记得原著之中,任川是提前准备好了藏身的地方,然后因为不信任警方就自己趁乱跑走了,结果他不知道的是江亚早就等着他了。

    这下倒好。

    任川直接被江亚给逮个正着。

    至于电影里是江亚假扮警察把任川给弄走了。

    不管哪一种,最终肯定都要在城市棚改区。

    李田的黑客技术还是非常强的,但是定位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在得知具体位置后,林振东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方木。

    救人。

    希望来得及。

    方木和米楠率先赶到了。

    “米楠,你在这里等学武,我先去找村主任。”

    方木说完就冲向了里边。

    当正在熟睡的村主任得知这里即将爆炸的时候吓得睡意全无,赶紧叫醒了老婆孩子,让老婆孩子先逃命。

    至于村主任则叫上了人一起挨家挨户组织人离开。

    方木猜测爆炸威力肯定会很大,这里出租户又多,方木相信以城市之光的性格,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么多人。

    是的。

    他肯定不会在乎的。

    在这么一个情况下,必须想到极端的情况发生。

    尽快疏散群众。

    方木则是挨个的踹门。

    定位是在这里,但任川在哪一户他不知道。

    终于,方木看到了第六家西侧的屋里竟然有一台显示器,最关键的是还在亮着,但没有发现人。

    方木心中一动,直接来到了第六家,拔枪冲了进来,然后他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任川被反绑在椅子上,嘴上封着胶带,油腻的脸被显示器照成了惨白。

    在他身上,密密麻麻缠绕着各色的电线,尽头连接着一个被黄色胶带缠的严严实实的包裹。贴在胸前。

    方木上前把任川嘴上的胶带给撕开了,这时任川长舒一口气,然后说道:“城市之光一直盯着论坛的游戏,只要超过十万人参与,他就马上引爆。”

    方木此时想着去查一下显示器,任川急忙说道:“小心,城市之光就在对面看着,断网断电,他都会马上起爆。”

    “操。”

    方木这个时候暗骂了一声,然后给李田打了电话,大声说道:“赶紧破解网络投票器,绝对不能超过一万。””

    李田额头冒着汗的说道:“没有用啊,按照现在投票速度根本来不及,只能让人别投票。”

    此时,外边,杨学武等人也赶到了,米楠大致说了几句,杨学武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枪响了。

    “大家快跟我走。”

    一听枪响,杨学武脸色一变,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老方是不是出事了,急忙带着同事冲了进来。

    看得这情况,杨学武再一次的打电话,示意先让防爆员上来。

    “谁让你也跟着进来的?”

    方木看见了米楠脸色一变:“你来这里添什么乱,赶紧出去。”

    “我想试一下。”

    米楠拿出来一张A4照,然后唰唰的写下了几个大字,同时高高的举了起来。

    此时,不少电脑屏幕前,手机前的人都看清楚了这几个字。

    “不要投票了,现场还有警察,你们在杀人。”

    这时,投票的速度明显降低了一下。

    然后防爆员赶到了。

    方木长舒一口气,防爆员到了,应该能够把炸弹给拆除了。

    掏出工具,先开始剥开包裹的胶带纸,然后则开始一根一根的拨弄着密密麻麻的电线,一根一根的看看哪个适合拔掉。

    一根拔掉。

    又一根。

    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这炸弹应该能够拆除。

    但是,没有时间了。

    防爆的武警额头已经有了汗,他在争分夺秒,但投票器已经达到了94000票,几乎马上就达到10万。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方警官,手机,录音。”

    任川大声的说道:“城市之光是个男性,戴着口罩,不知道样貌,但是他身高在一米七六左右,中等体态,手上气力很大,穿着黑色运动裤……”

    这边,任川在争分夺秒的说着情况。

    至于方木一边录音,一边盯着显示器说道:“江亚,我知道是你,你跑不掉的,你和魏巍都跑不掉的。”

    同一时间,一直神情淡然仿佛隐藏在黑暗中的江亚猛得抬头,他盯着方木咧嘴笑了:“有意思,再见。”

    ……

    “快走,告诉我母亲,我不是无良律师。”

    任川微微摇头,大声说道。

    “方木,快走。”

    杨学武几乎是硬拖拽着方木离开的。

    “毫无意义”

    这四个字是任川留在世间的最后四个字,然后他便消失在爆炸中了。

    至于方木、米楠、杨学武、防爆武警等人也都是冲出瓦房就被爆炸给冲飞了。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

    方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身体逐渐的恢复知觉,身体上的剧痛随后袭来,嘴里也在流着血,耳边嗡嗡的响了起来,此时方木根本都没有清醒过来。

    米楠。

    第一反应方木是想要找到米楠,不远处米楠满头满脸都是灰土,但好在虽然看起来凄惨,可头部没有重伤,躯干和四肢也没有伤。

    另一边,杨学武踉跄的爬了起来,又跌倒,然后被过来的人搀扶起来。

    同时,还有防爆武警。

    “5分钟,再给我5分钟,我就能把炸弹给拆除了。”

    防爆武警自责的说道,眼里隐隐有泪珠闪现。

    十几分钟后,救护车来了,他们4人全部被送到了救护车里。

    林振东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神情有些发呆。

    原著也罢,电影也好,那种都不如这种身临其境看的震撼。

    任川算好人吗?

    不算,嘲讽好人见义勇为,油腻的有点毒舌。

    但是他该死吗?

    可今天他被舆论判了死刑。

    林振东没有方木那种失态,但他同样有些自责。

    拯救?

    或许这就是现实,就跟《我不是药神》、《唐人街探案》两个副本一样。

    有的能救,有的不能救。

    任川死了。

    但是接下来不能再死人了。

    尤其是那个可怜的廖亚凡。

    她在死前都没有得到方木的信任。

    想到这里,林振东悄悄开车离开,今天不适合再谈了,他需要去找魏巍去了。

    救护车里。

    方木的意识在一点点的回来。

    爆炸。

    现场直播。

    任川。

    城市之光。

    网民投票。

    突然,方木看到了旁边的一个网吧,他大声说道:“停车。”

    “方木,你干什么?”

    杨学武和米楠两人有些错愕。

    方木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他任由手背上的针头生生拔出,血珠冒了出来,直接打开了救护车的门冲了出来。

    “快跟上去,我担心方木干傻事。”

    米楠大声朝着杨学武说道,同时她自己也是把针头给自己拔了下来。

    驾驶员望着方木几人喃喃自语:“疯了,都疯了。”

    ‘E情情深‘’的酒吧里显得相当的热闹。

    “我操,牛逼啊,真他妈的厉害。”

    “是啊,炸了,真的炸了,我了个去。”

    “哈哈哈,没有想到啊,我们竟然投了宝贵的一票。”

    ……

    网吧里有些激动沸腾。

    有人在打游戏。

    有人在看视频。

    其中方木来到了一名中年人的面前,他播放的视频赫然是任川被爆炸的,方木拍了他的肩膀问道:“你投没投票?”

    “啊?”

    中年人一转身看着方木的惨样有些恼怒道:“妈的,喝醉了还是想闹事?滚?”

    “我问你,你投没投票??”

    方木紧紧的盯着中年人问道。

    “妈的,老子投了,怎么了?那种无良律师就是该死。”

    中年人话还不有说完,方木拿起了手铐就把他给拷了起来。

    “啊,你干什么?”

    中年人这时吃痛下惨叫了起来。

    此时其它人犹如看神经病一般的望着方木,他身边空无一人。

    “赶紧报警,这男的是神经病吧。”

    “是不是哪个无良律师的兄弟?”

    “我觉得有可能,像是哪个无良律师的兄弟。”

    ……

    其它人纷纷嚷嚷,直到方木拿起了枪指着中年人:“为什么要投票?”

    “我只是投票,我又没杀人。”

    中年人大声说道。

    “你投没投票?”

    方木又指向了另外的人。

    “我们是投票了,但杀人的是城市之光啊。”

    “就是,有本事你找城市之光,关我们什么事啊。”

    “没错,你是不是疯了?”

    ……

    这时网吧的老板已经准备报警了,杨学武示意网吧老板别报警,他就是警察。

    “方木,行了,走吧。”

    杨学武拉着方木说道,同时给那中年人打开了手铐。

    “学武,凶手,他们全是凶手,把他们全抓起来。”

    方木这个时候几乎是失态了,他拼命的挣扎着,直到被杨学武给拉着走出来网吧门,但他看着网吧里或窃笑或淡然或冷漠或麻木的人大声嘶吼:

    “凶手,你们是凶手。”

    ……

    凌晨2点。

    朱志超依旧没有睡,他光着身子,地上一堆纸巾,屋子里的气味相当的难闻,这时,竟然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谁??”

    朱志超猛得坐了起来。

    “我。”

    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魏巍,她朝着朱志超说道:“最近几天我就先在你这里了。”

    “啊?行,没问题,没问题。”

    朱志超的脸上露出了激动兴奋的神色:“里边屋里都是干净的,您可以睡里边。”

    “行。”

    魏巍神情淡然,她进门之后直接关上了门,然后悄悄上了锁。

    由始至终,魏巍对于朱志超光着身子完全的不在意,就仿佛没看见一般。

    回到床上魏巍并没有睡意,她知道自己本来就是必死之人,或者说像她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存活在社会上。

    江亚暴露了。

    现场魏巍也在,当她听得方木说起江亚的名字的时候,魏巍就知道江亚暴露了。

    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呵呵。

    这证明方木知道孙谱回来了。

    对于魏巍来说,她把江亚培养成现在这个样子为的就是孙谱。

    可以说当孙谱死的时候,魏巍就已经死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的人生只剩下一件事。

    复仇。

    复仇分很多种,魏巍选择了最难的那种。

    她要告诉方木,孙谱没错,错的是你们。

    既然江亚暴露了,那么自己假装植物人恐怕方木也发现了。

    是的。

    截止到目前为上,一切还都是建立在方木的身上,甚至魏巍压根就没有想过别人。

    比如林振东。

    因为魏巍相信的是方木的推理能力。

    这一夜真的很漫长,很漫长。

    网上已经把‘城市之光’当成了救世主了。

    夜色征服之翼:“无良律师死的痛快,这样的人竟然还有人说不该死?”

    风狼残影:“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只知道以后没有人敢再做坏事了。”

    邑清澄:“哈哈,杀的好,必须支持。”

    泣血剑:“楼上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好吧,你们干得漂亮。”

    ……

    微博上已经吵翻了天。

    对于大家来说,很多人把那个无良的律师当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比如伤害你的前男友。

    比如让你恶心的领导。

    比如死活不同意你婚事的丈母娘。

    比如那个你恨的咬牙切齿想要弄死他却不能弄死的人。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这么一个人,平常大家只能隐忍,甚至生活得小心翼翼,处处受制于人但又没有其它办法。

    可是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在网上躲藏在显示器后决定别人的生死。

    你说,当他们身处在这么一个癫狂的群体一分子时,你就是全民,全民就是你。

    戾气十足的失败者,沮丧者,在现实里的不如意等等全都化成了网上的一枚炸弹,投一票,决定人的生死。

    记得有人说过,那些网上的杠精,那些网上的喷子,甚至有的喷的很多人抑郁,极致癫疯的人,在现实里有可能就是个老实内向唯唯诺诺的人。

    网上可以轻易的让他们伪装起来。

    而如今,城市之光又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个出口。

    这些人更有发泄的渠道了,他们以为自己是正义的。

    就像一些脑残粉人肉别人的时候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因为大家都这样。

    这一夜不仅仅漫长,很多人无眠。

    方木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2点30,他没有去医院,刚一开门,廖亚凡就走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睡?”

    方木望着廖亚凡声音沙哑的问道。

    “你,你还好吧。”

    望着方木的惨样廖亚凡拿来了包扎带:“哪里受伤了,我来给你包扎一下。”

    “不用了,亚凡,你去睡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方木微微摆手说道。

    “不,我陪你。”

    廖亚凡说着给方木倒了一杯水,坐在了他的身边。

    “你……”

    有些烦躁的方木本来想发怒,可看得廖亚凡的样子把话咽在了肚子里。

    他不知道如何处理廖亚凡的关系。

    方木不喜欢廖亚凡,这里的不喜欢是指情侣前的喜欢。

    可当年廖亚凡的出走,责任在她。

    小小年纪,三年时间成了抽烟喝酒的小太妹,更不要提被多少人糟蹋过了,这样的心理创伤下,方木怎么能再说别的?

    可他还爱着米楠。

    在感情方面,方木永远是一个迟钝者,他不知道这样只会伤害所有人。

    此时,方木顾不了感情了。

    他只想把那个人渣给抓住。

    刚刚方木直接去了魏巍所在的医院,通过监控发现魏巍悄悄离开了,也就是这半年的时候魏巍一直在装植物人。

    “你在哪里?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阴沉不散?”

    方木喃喃自语:“魏巍,我一定要抓住你。”

    ……

    时间走到了凌晨4点。

    朱志超突然醒来了,他仔细听着魏巍的房间里没有什么动静了,然后他走到了桌子里拿出来了钥匙,悄悄的打开了门。

    犹如饿狼一般朱志超扑了上去,掀开被子,混合着体香的热气让朱志超呼吸都加重了,可还不等他脱掉魏巍的裤子呢,朱志超直接被踢下了床。

    魏巍醒来了。

    或者说魏巍压根就没睡。

    黑暗中,被踹下去的朱志超看见了魏巍手里拿着一把刀,神情冰冷无比,但朱志超却不为所动。

    “我警告过你,朱志超。”

    魏巍开口说道:“如果你敢碰我,我会杀了你。”

    “魏大夫,你帮帮我。”

    朱志超望着魏巍神情焦虑怪异的说道:“我要憋疯了。”

    “出去。”

    魏巍一指门口:“我帮不了你。”

    “孙谱没有治好我,你又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朱志超望着魏巍大声怒吼道。

    “如果不是我帮你弄来了精神鉴定,你现在已经被枪毙了。”

    “可是你让我吃了那玩意,然后我的脑子里只剩下这个。”

    朱志超指着自己那狰狞的兄弟说道:“你可以杀了我,但无论如何我今天控制不住了,如果死能解脱我认了。”

    话音一落,魏巍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朱志超给压倒在地,然后朱志超一手卡住魏巍的脖子,一手要撕扯她的裤子。

    魏巍手里的刀子痛了朱志超几刀,可朱志超压根感觉不到疼痛。

    这时,魏巍突然拿起刀子顶在了那枯瘦的脖子上:“来吧,如果你有兴趣玩死人。”

    一人全身果露的女人跪在半果露的女人双腿间,时间就这么凝固住了。

    过了一会,男人的哭泣声响了起来。

    “不要,不要死,不要让我一个人。”

    朱志超哭了起来:“我不想一个人,我太寂寞了。”

    ……

    次日,魏巍醒来了,昨天晚上让她更加的虚弱,她简单吃了点东西,然后就离开了小区。

    此时已经8点多了,园区里只有几个目光呆滞脚步踟蹰的老人散步,然后魏巍注意到一楼阳台有个10岁左右的女孩正趴在玻璃窗户上默默看着自己。

    最重要的是女孩红苹果的脸蛋竟然有一个清晰的五指掌印。

    可怜的人有很多。

    魏巍没空去可怜别人。

    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她刚出小区,一个人便挡住了她的去路。

    “魏巍,我们聊聊。”

    面前的男子脸上挂着善意的笑容,可这善意的笑容让魏巍头皮发麻。

    ……

    江亚发疯了。

    他杀自己的父亲的时候没疯,因为那畜牲该死。

    他杀魏巍的主治医生时没疯,因为那主治医生该死。

    他杀魏明军、姜维利、吴兆光还有昨天的任川时他没疯,因为他是城市之光。

    他本来想要来告诉魏巍,让魏巍知道这个事情。

    可是魏巍不见了。

    是的,魏巍不见了。

    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魏巍竟然不见了。

    她去了哪里?

    江亚整个人都是处于崩溃的状态,因为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魏巍着想,可是魏巍不见了。

    在医院里,江亚被警方逮捕了。

    “方木,方警官,为什么抓我?”

    江亚的神情有一点诧异。

    “行了,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再打哑迷了,我告诉你魏巍并不是植物人,她一直以来都是在骗你。”

    方木盯盯的盯着江亚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以为你对魏巍是真爱?你知道魏巍最喜欢的是谁吗?是孙谱。”

    “是你们把魏巍藏起来的是不是??”

    江亚望着方木咬牙切齿的说道:“肯定是你们,你们警察怎么能如此的没有人性??魏巍是一个病人……”

    显然,魏巍就是江亚的软肋。

    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到浑不在意,谨慎小心,只有在魏巍这一块不行。

    更何况在江亚看来,魏巍是自己的光。

    在认识魏巍后,是魏巍告诉了自己他做的是对的,对于不喜欢的人,对于伤害我们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弄死他们。

    结果方木告诉自己魏巍是装植物人,是骗自己。

    怎么可能?

    “还不信是吧。”

    方木淡淡的望着江亚:“看看这几张照片,这是医院监控拍的,看看这几组编码,这是现场写的,你可以看出来是不是魏巍的笔迹。”

    一句话让江亚的脸色有些苍白。

    “对了,我是应该称你为狗蛋吗?”

    方木望着江亚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的好朋友是怎么死的?”

    一句话让江亚明白方木把所有的调查都做完了。

    两分钟后,江亚突然笑了起来:“方警官,想听个故事吗?“

    方木轻轻点头,紧接着看着江亚的示意,然后从兜里的录音设备掏出来关掉了。

    “首先声明,这是一个故事,他是我听来的,也有可能我忘记哪本书里看来的,但是这只是故事,它与我无关。”

    谨慎到极致的江亚先把自己摘了出来,然后讲了那一个故事。

    有个小男孩,出生在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从他出生他就不知道为什么起这么一个侮辱的名字,甚至别的小朋友都可以高高兴兴的在父亲脖子里玩耍,而他不行。

    后来村里的风言风语让他知道了,他或许不是父亲的儿子,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生活,干脏活,累活,因为他需要从那个不是男人的手里获得吃的,喝的,穿的。

    当然,那个男的也是这么想的,他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儿子来支撑门面,但同时他又觉得这是自己的耻辱,因为他被带了绿帽。

    于是矛盾的他一方面羞辱小男孩,极致所能的羞辱,就仿佛在羞辱那个给他带绿帽的男人一般,一方面,他又不情愿的供养小男孩。

    ……

    江亚讲这个故事的时候神情很平淡,平淡的就仿佛真的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甚至脸上还挂着笑容的继续讲道:“好在,小男孩有一个疼她的母亲,为了保护他,母亲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依旧同居一室,然而那个所谓的父亲并不准备这么放过他。

    很多个夜晚,这个醉熏熏的父亲都会跑开母子的卧室,粗爆的按倒母亲想强X她,母亲会挣扎着恳求他让男孩回避,男人会把孩子塞到床底,勒令他钻进床照的地窖里不许出声。

    有几次,当男孩哭着爬进地窖的时候,能清楚的看到床边两条不断耸动的粗壮的腿。

    ……

    故事很长。

    而且这个故事并没有什么苦尽甘来,小男孩在小学毕业后父亲不想让他上学,结果母亲以死相逼。

    然后那个父亲并没有什么反应,母亲跳井死了,小男孩从此像条狗一样的被打,被骂,伺候着那个男人。

    最终忍无可忍的他逃走了,走之前只跟自己的好朋友说了一声。

    他睡过马路。

    捡过垃圾。

    卖过血。

    当过小工。

    然后最终在跟雇主报姓名的时候报上了江亚的名字,那是他最好朋友的名字,同时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了姓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故事讲完了。

    方木神色有些复杂:“是,他的遭遇是让人同情,可他为什么……后来要做那些事呢?”

    方木的话让江亚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有人对他说,他做的没错,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无缘无故的伤害另一个人。”

    江亚的脸色露出幸福的神色:“她告诉我的都是对的,我没错,错的是这个社会。”

    “那个她是魏巍吧。”

    方木的神情露出疲惫之色,他终于明白魏巍的想法了。

    面前的江亚和孙谱何其相似?

    魏巍是在用这样的手段来向自己复仇。

    “没错,就是魏巍,她是我人生中的光,没有她,我早就陷入了黑暗之中了,是她把我救了出来。”

    江亚认真的说道。

    “可你了解魏巍吗?你知道她的过往吗?”

    方木突然觉得江亚有些可怜:“你只是魏巍的工具而已。”

    “方警官,你这么挑拨离间不觉得太低级了吗?”

    江亚摇头说道:“哪怕魏巍不是植物人,她也一定有她的想法,我会支持他的。”

    “你给我讲了故事,我同样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林振东朝着江亚说道。

    一件件往事,九年的隐忍,一团迷雾般的过往渐渐在江亚面前露出原貌。

    同时,江亚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神色:“原来,原来她最爱的不是我。”

    方木显然低估了江亚的心理。

    或者说只有这样的心理才是魏巍选择江亚的原因所在。

    哪怕得知魏巍骗了她,哪怕心房有了短暂的敞开,但江亚依旧不会认罪。

    想让认罪可以。

    拿出证据来。

    “我会找到证据的。”

    方木咬牙切齿的望着江亚说道。

    离开审讯室,方木朝着杨学武说道:“先关着他,等到时间再说。”

    就在这时,方木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着手机里的信息,方木脸色一变,他快速的离开了。

    1个小时后,方木来到了墓地里。

    这里有一个个熟悉的人长眠于此,同时方木依次的查到了孙谱的墓地,让他震惊的是孙谱墓地对面竟然有一个他的墓地。

    “哈哈哈,魏巍,你竟然恨我至此。”

    方木哈哈大笑了起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是我告诉你你这些所作所为没有任何的用处,孙谱是个自大狂,我人生中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开枪打死了他……。”

    话音一落,一个重物朝着方木扔了过来,重重的砸到了他的头上。

    对面,魏巍出现了,长发的她就仿佛是一只野鬼一般,她声嘶力竭的说道:“我不许你们这么侮辱孙谱,你们夺走了他的一切,你们毁掉了他,没有人能够取代他在我心中的位置。”

    “江亚也不能?”

    方木望着魏巍说道:“你知道不知道江亚因为你的离开突然发疯了,你还把他培养成第二个孙谱,甚至欺骗了他。”

    “呵呵,没错,江亚没有让我失望,我在手术台上装着不醒的时候,江亚就做了一件让我欣慰的事,他把那个医生杀掉了。”

    魏巍的眼里流露出疯狂的神色:“每一次他什么时候作的案,他什么时候要杀人,他怎么杀人我都知道,而且每一次我都会去看,我很欣慰,他能够做的相当顺利。”

    疯子。

    面前的魏巍是个疯子,方木也彻底的被魏魏给激怒了。

    一时间,两人在打半的时候,方木整个人状若癫狂的把孙谱的骨灰盒给撒落了一地。

    “啊。”

    魏巍尖叫了起来。

    至此,孙谱留在这个世间的东西再也没有了。

    在方木看来,因为孙谱的不肯安息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人惨死。

    可对于魏巍来说,这是留给她的惟一东西。

    一脸惊恐的魏巍想要接住木盒,但徒劳无功,对于那不到半米就是悬崖的魏巍来说,她根本就不在意,她只想捧住孙谱的骨灰盒。

    ……

    良久,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掉下悬崖必死的魏巍被方木救了下来。

    “你走吧。”

    方木朝着魏巍说道。

    对于方木来说,和孙谱以及魏巍的恩怨就此了解了。

    曾以为不可撤销的,最终烟消云散。

    有时候,放下很难,但是当你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时候,或许放下是惟一的出路。

    只有放下,你才能继续往前走。

    可离去前,魏巍突然说道:“你要小心江亚,既然我消失了,那么江亚肯定会算在你的头上,他也会让你失去最爱的人。”

    一句话让方木脸色大变。

    米楠。

    顾不得其它,方木给杨学武打电话,让他赶紧去找米楠,因为打米楠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

    同一时间,福利院。

    廖亚凡在帮赵大姐在做饭,同时赵大姐劝着廖亚凡,让她不要总是那么对米楠,要自己争取走出来。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出现了,他用乙醚把赵大姐给迷晕了,然后望向瑟瑟发抖的廖亚凡说道:“你先别急,我有话想对你说。”

    面前的廖亚凡江亚之前认识,这是因为廖亚凡托关系也当过一段护士,帮过照顾魏巍。

    “江亚,你干什么?你,你……”

    廖亚凡当然已经知道面前的江亚是什么样的人。

    “你喜欢方木对吧,我们都是有最爱的人,可是方木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那么我也要让方木失去最爱的人。”

    江亚这个时候眼里流露着狠意:“我要让方木悔恨一辈子,你去去去去去……”

    只看得江亚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电倒了。

    还别说。

    这电棒还挺好用的。

    “没事吧,去拿个绳子。”

    林振东朝着廖亚凡说道:“还不快去。”

    “啊。”

    廖亚凡望着林振东有些发愣,然后赶紧跑去拿绳子。

    “认识一下,林振东,反电信诈骗中心的,和你家方木是同事,但不是一个系统的。”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

    “啊,林警官,你好,你好。”

    一听林振东说‘你家方木’,这瞬间就变得乖巧了起来。

    “对了,我们做个实验。”

    林振东朝着廖亚凡说道:“一会儿你去躺屋里装死,把脸涂白一些,看看你家方木啥表情。”

    一句话让廖亚凡一愣,然后重重的点头:“行。”

    此时,屋里,江亚醒来了,他呆呆的望着林振东道:“林警官,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不过你让我很失望啊。”

    林振东微微摇头:“你说你是城市之光,你杀魏明军,你杀姜维利,你杀吴兆光,你杀任川都是男人,你可以说自己是替天行道,但就因为你失去了魏巍就杀廖亚凡?弱者抽刀才向更弱者,你这么做和其它人,和你的父亲,和那些人渣有什么区别?”

    “我……”

    江亚望着林振东说出了那翻报复的话。

    “谁告诉你魏巍消失了?”

    林振东摇头:“想必方木已经告诉你了魏巍的事情了,你再听听这个。”

    ……

    “其实孙谱死后我就没有爱了,我的心里一片空白,但我不否认,我爱江亚,这个否认不了,如果没有那么多事,我多想和江亚一起开咖啡店啊,可是没机会了,真的没机会了……”

    这是魏巍的录音。

    录音里,魏巍的话让江亚痛哭流涕。

    “我承认是我的错,其实我诱导了江亚,其实这个世界有时候不能单纯的以暴制暴。”

    ……

    30分钟的谈话,林振东只播放了一小段。

    “魏巍在哪里?”

    江亚抬头望着林振东。

    “她需要你救,她现在和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在一起,朱志超,你如果不知道是谁麻烦看一下这个……”

    林振东道:“那么,你现在愿意为了魏巍而认罪吗?或者说继续的不认罪?”

    ……

    米楠家门前,方木和杨学武已经准备爆破屋门了。

    “你们干什么?”

    站在楼梯上,披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挎着小小的塑料瓶洗漱篮,手里举着咬了一半的冰淇淋的女人,正是米楠。

    所有人愣在原地,杨学武甚至还保持着射击的姿势。

    米楠有些微愣:“这是怎么了?”

    原来米楠是去楼下浴池洗澡去了,手机锁在柜子里。

    就在这时,杨学武的手机响了起来,方木的大脑同时开始运转了起来。

    米楠毫发无伤,那魏巍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让我失去了最爱的人,江亚为了我,也会这么做。”

    方木突然瞪大了眼睛,刚刚平复的心脏又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巨大的恐惧笼罩了全身。

    不会,一定不会是她。

    “方木。”

    杨学武话没有说完,但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路猛得飙车,来到了福利院。

    赵大姐脸上挂着泪痕:“方木,怎么会这样,怎么就这样了,你去哪里了啊。”

    只看得旁边廖亚凡苍白的面容。

    “亚凡……”

    方木脸上泪珠转动,整个人浑身颤抖着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廖亚凡突然起来了:“那个,方木,我没事。”

    赵大姐:???

    方木:???

    杨学武和米楠:???

    一众人都懵逼了。

    什么情况?

    当听得廖亚凡说完之后,方木后背一阵阵发凉,也就是说如果林振东不出现的话,那么恐怕廖亚凡真的就被江亚给杀了。

    “林振东和江亚呢?”

    方木问道。

    “对,他们说让你去这个地方……”

    廖亚凡把朱志超住的地方报了出来。

    朱志超出院了??

    方木今天已经震惊的够多的了。

    路上,他带着廖亚凡,米楠,杨学武一起前往朱志超家,同时把三年前的案子说了一翻。

    此时,朱志超的家中。

    不知所措的小女孩被魏巍抱着。

    朱志超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还有一名男子也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至于江亚望着这一幕也是愤怒不已。

    畜牲。

    或者说连畜牲都不如。

    今天魏巍回来后才知道101小女孩每一次说的数字是什么意思。

    482

    484

    487。

    这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小女孩遭受的一次糟蹋。

    今天浑身是血的回来后,面前是一个陌生男子赤着身体站在床上,在床的另一段,同样是朱志超手忙脚乱的套着内裤。

    脚下是钞票。

    这一幕让魏巍晕了过去。

    好在林振东带着江亚到了,把朱志超和另一个男子狠揍了一顿,魏巍也醒来了。

    一会,林振东知道警察就要到了。

    证据确凿。

    同时林振东给妇联打了电话。

    另一边,江亚望着魏巍说道:“魏巍,我喜欢你,我不是小人物,我不比孙谱差,我想证明给你看,我是你值得的人。”

    魏巍脸上露出了泪珠:“傻子,你不用向我证明,在我心中,早有你的位置,怪不怪老天爷吧。”

    两人的话林振东不感兴趣。

    35分钟后,方亚杨学武等人到了。

    林振东把情况告诉给了几人。

    不出所料,米楠和廖亚凡已经气炸了。

    鬼父。

    这个离异的男子竟然把自己女儿当成了发泄的工作了,尤其女孩智力有问题下。

    简直猪狗不如。

    同时,林振东告诉方木:“江亚认罪了,可以带走了。”

    不是大团圆。

    但在林振东看来这是他觉得最好的结局了。

    在下午,林振东和方木又聊了一翻。

    “得知米楠没有出事你什么感觉?假如廖亚凡同样出事你又什么感觉?”

    林振东朝着方木说道:“我希望能分得清什么是亏欠,什么是爱,廖亚凡也许对于你的并不是爱,因为她担心自己就一个人,你是她的救命稻草,这些需要你告诉她,哪怕你跟米楠结婚了,你跟廖亚凡还是一家人。”

    方木苦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是……”

    “你听听这个。”

    林振东这一次拿出了手机,手机里赫然是廖亚凡的心声。

    “我知道方木并不信任我,或者说他总担心我会出事,会重新变成小太妹,在他心里,或许从来没有瞧得起我吧……”

    这一翻话让方木感觉到羞愧。

    是啊。

    他好像一直没有好好的跟廖亚凡聊过,交过心。

    想想,方木觉得自己在犯罪这一块是心理学专家,但在自己身边人却不是。

    “我想说的是不要总等到失去了才懊悔,朋友,亲人,同事,爱人,都是如此。”

    林振东朝着方木说道。

    方木朝着林振东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待得林振东离开,方木这才想起自己忘记问最重要的事了。

    至于林振东在回去的路上则听到了久违的系统的声音。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