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们得到的消息并不慢,更何况当初朴月的事情可是上了各大新闻头条的,虽然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来月,但网上讨论的依旧是不亦乐乎,毕竟自古以来大家都喜欢看狗血和八卦。

    毕竟朴月刚刚卸任没多久。

    想一下半个月前被戴绿帽子已经退休的唐人街警察厅一哥竟然遭受到了袭击,而且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你说这个新闻震动不震动?

    有没有热度??

    记者有的是关系,况且昨天晚上的事情又没有严格的保密,于是几乎在早晨6点的时候,各大网络论坛就已经开始了进行了疯狂的讨论。

    “嘿,听说了吗?朴月凌晨的时候被紧急送到了医院,你知道他怎么了吗?被阉了。”

    “废话,这事今天都传遍了啊,我可是听说不仅仅阉割了啊,最重要的是朴月的手跟脚都废掉了。”

    “何止啊,眼都被挖掉了,简直就是恐怖啊。”

    “听说是坤泰做的,这坤泰够的啊。”

    “没办法,坤泰已经变成了太监了,他肯定会疯狂的想要报复过来的。”

    “好可怕啊,这事告诉我们一定不要出轨,出轨不得好死。”

    “楼上,你看角度的问题…很新颖啊!”

    ……

    毕竟坤泰被阉割才半个月的时间,这个时候大家都还记着呢,这一下子听说坤泰反杀了,一个个的更是仿佛打鸡血一般的讨论的不亦乐乎。

    真的是太疯狂了有木有?

    难道说坤泰被阉割了所以变强了??

    竟然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跑到了朴月的家中,然后还把朴月和小荷都收拾了一翻。

    太强了有木有?

    ……

    闫先生家中。

    马言正在汇报着情况:“张柱这边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一路之上的关卡都打点到了,倒并不需要有什么担心,不过昨天倒有一件事比较的轰动。”

    “恩?什么事??”

    闫先生一边喝着早茶,一边笑着说道:“马言,你这个卖关子的毛病什么时候能够改一下???”

    马言嘿嘿一笑:“习惯了,这个习惯了,一时半会可能改不掉了。”

    闫先生笑骂道:“贫嘴,赶紧的说一下,昨天到底怎么了???”

    马言忙道:“是这样的,昨天朴月出了事,坤泰已经发疯了,他半夜直接潜入到了朴月的家中,把朴月阉了不说,而且把朴月的手筋都挑了,十个脚指全部切掉了,舌头给割了,就连眼睛都给挖掉了。”

    “哦??”

    闫先生有点意外:“这个坤泰看来还有点血性啊。”

    “没错,而且坤泰把朴月的老婆小荷的脸给毁容了。”

    马言说着八卦:“据说啊,坤泰不仅仅把小荷的脸毁容了,还在小荷的身上纹了‘荡妇’这么两个字,没错,是汉语。”

    闫先生道:“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这个坤泰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亏得他还跟小荷有过一段关系,结果却如此的不是东西,看起来我们把他扫地出门是对的。”

    马言皱眉:“闫先生,我还是有点担心坤泰找我们的麻烦,您也知道的,马上就该送货了,这个时候您看……”

    “这样吧,把坤泰找到,然后交给郭林处理。”

    闫先生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不行,坤泰既然已经发疯了,那么就不能留了,这件事交给柳莹去坐,至于坤泰的家人交给其它人去做,我不希望明天还听到他们的消息。”

    “好。”

    马言轻轻点头:“是应该这样,坤泰是应该消失了。”

    闫先生道:“做的隐蔽一些。”

    ……

    唐人街警察厅门口,今天众多媒体都是齐聚,他们都是来采访林振东的。

    别的不说,林振东刚刚上任,属于新官,这上任的三把火一把都没有烧呢,突然间他的老领导就被阉割了。

    你说这不是大新闻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媒体们提的问题也很刁钻,不仅仅只是朴月的事情,而是牵扯到什么贪污腐败之类的。

    “大家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坤泰的行径是相当恶劣的,身为一名前警务人员却知法犯法,这性质更加的恶劣。”

    “这件事情同时也是给我提了一个醒,那就是唐人街扫黑除恶刻不容缓。”

    “三天,三天的时间我肯定会把坤泰缉拿归案,不仅仅如此,接下来我会加大唐人街的警力,大家都知道一直以来警局的警力都捉襟见肘,有时候一个人要当十个人用,很多警员一个多月都见不到自己的家人一面。”

    ……

    面对着媒体的质疑,媒体的质问,媒体的挖坑林振东却侃侃而谈。

    对于他来说,坤泰同样给林振东一个机会。

    一个招人的机会。

    虽然正规的警员需要通过考试,需要层层的关卡,林振东想要把武馆的人招进来很困难,就是再上供都难。

    但林振东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招收辅警。

    “当警察是光荣的,当警察是神圣的,我们做警察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之前像坤泰这种收赃款,贪污腐败的人我见一个查一个,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接下来我们会有举报邮箱,同时会成立扫黑除恶专案办,大家如果遇到不平事都可以举报投诉,24小时之内绝对给大家解决问题。”

    这翻话林振东说的是掷地有声,甚至在一个小时后,唐人街的街边还有电视台里都有着林振东的采访。

    有道是丧事喜办!

    朴月出事了,可是朴月出事后却可以让林振东更加放手的做一些事情,你说这难道不值得庆贺一翻吗?

    在某个面馆角落里,坤泰望着电视不发一言,他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如过街老鼠了,本来坤泰想要去杀黄兰登的,可是现在警力全都在抓他,这使得坤泰不得不暂时打消了念头。

    看着电视里林振东的一翻表态坤泰并没有什么怒意,毕竟电视上说的话有几个可信的?

    他现在如果说惟一放不下的那就是家人了。

    “芳,怎么样了??”

    坤泰拿起了新电话给老婆打过去了电话。

    芳焦急的说道:“坤泰,我没有事,我听你的话带着孩子在家里,今天没有让孩子上学,然后准备稍后去机场,已经都收拾好了,不过你怎么回事?现在我看新闻整个唐人街都在抓你呢,你,你真的杀人了??”

    “你没事就好,芳,你现在带着孩子赶紧去机场,对了,谁都不要通知,记住,你那个情夫也不要通知。”

    坤泰不知为何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他督促道:“我们接下来也不要联系了,你先去华夏咱们那个远方亲戚那,你如果安全到了就给唐仁打一个电话。”

    “唐仁??”

    芳有点错愕:“坤泰,你就这么信唐仁?”

    “芳,如果整个唐人街谁最值得信任的话,那么就是唐仁了。”

    坤泰不知道是骄傲有唐仁这么一个兄弟,还是有点悲哀自己就唐仁这么一个兄弟,他再一次的叮嘱道:“芳,记住了,带着孩子赶紧走,任何人都不要通知。”

    “好的,我知道了。”

    芳想了想说道:“不过坤泰,你自己也要保重。”

    “呵呵,放心。”

    坤泰呵呵的笑了起来:“我不会有事的,先这样,我挂了。”

    说完,坤泰直接挂了电话,然后给唐仁打了一个电话。

    在武馆里,唐仁正抱着孩子不知所措的哄着呢,结果一看陌生电话就接了:“谁啊?啊,泰哥,你在哪里呢?泰哥,你怎么就杀人了,杀也就杀了,怎么还被发现了?”

    坤泰笑骂道:“你这是什么语气?我杀的人还少吗?况且朴月跟小荷不是没死吗??”

    唐仁无语:“是没死,但生不如死,行了,泰哥,这不是重点,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儿子没事吧。”

    “没事,在我旁边呢,刚哄好不哭了。”

    “唐仁,谢谢了,你把我儿子照顾好,以后他就是你儿子了,拜托了,就这样,如果此事之后我还能活着,那么我们好好喝一杯。”

    坤泰语气有些伤感的说道:“就这样,我不说了。”

    “喂?泰哥,泰哥,你别办傻事啊,你,你在哪里呢?”

    唐仁语气焦急的喊道,可惜的是电话的那头坤泰已经挂了电话。

    咔嚓!

    挂了电话的坤泰把手机卡直接拿了出来,轻轻的一掰弄成了两半。

    从现在开始,他将不会再用手机了。

    远处,刚好有警察走了过来,坤泰压了一下帽子快速的离开了。

    “恩??”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坤泰的神色一变,他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于是他快速的走了几步,然后左拐,右拐直接来到了一条小道里。

    “出来吧。”

    坤泰突然停下来了脚步:“跟了我这么久,不累吗?”

    话音一落,只看得暗处走出来一人。

    “柳莹!!!!”

    望着来人坤泰突然有些震惊,他本以为是黄兰登发现自己了呢,却万万没有想到是柳莹。

    如闫先生所料那般,坤泰是想过弄死他,但是坤泰明白想要弄死闫先生是不可能的,他最多想的是临走时给闫先生添赌一下,顺便送林振东一份大礼。

    基本上仅此而已。

    可现在看着柳莹出现了,坤泰的脸色略显一变。

    闫先生看起来不仅仅想要把自己扫地出门,更可能是要弄死自己。

    “是闫先生派你来的??”

    坤泰望着柳莹突然笑了起来:“送我上路??”

    “没错,坤泰,你给唐人街带来了恐慌,所以闫先生很不满意。”

    柳莹并没有着急动手,她淡淡的说道:“所以我来送你一程。”

    “哈哈,我给唐人街带来了恐慌???”

    坤泰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他并不想说什么,因为没用。

    难道说什么闫先生才给唐人街造成了恐慌?

    我是被逼的?

    我是无辜的?

    别扯淡了。

    弱者或者说失败者的话有谁听呢?

    坤泰这个时候望着柳莹的出现惟一一个担心就是自己家人的安危,所以他望着柳莹问道:“杀了我能不能放过我的家人??”

    “这个你放心,我们还不屑杀幼小妇孺。”

    柳莹微微摇头。

    一听这话坤泰放下心来。

    “行了,该说的都说了,再见。”

    柳莹掏出来手枪就准备送坤泰上路。

    “慢着。”

    这个时候坤泰大手一挥,然后望着柳莹嘿嘿笑了起来:“柳莹,你先别着急开枪,你就不想知道你弟弟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这一句话让柳莹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你再说一遍??”

    ……

    同一时间,芳挂了电话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当然,因为本来就是连夜搬过来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件可收拾的。

    倒是一双儿女都有些疑惑为什么又要搬走,爸爸去哪里了?

    “你爸爸有事,等过几天他会来找我们的。”

    芳只能用谎言了。

    临出门的时候,芳纠结了一翻,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进,我可能要走了。”

    “芳,你现在在哪呢?我一直打你电话都打不通,你要走,你要去哪里?我想见你一面。”

    “算了,进,还是别见了,等我安顿好了我会联系你的。”

    “芳,你就这么无情吗?哪怕你不喜欢我了,哪怕你真的要走,难道临走之前让我再见你一面都不行吗?”

    “那,好吧,我一个小时后会到机场,我就在机场等你。”

    芳想了想最终决定了下来。

    此时的芳并不知道,她的情夫‘进’已经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了,而且额头被人用枪顶着把话说完了。

    “我全部按照你们的说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

    进瑟瑟发抖的说道。

    “呵呵,别紧张嘛,你得带着我们找到你的这个情人,不过你放心,找到后我们肯定会放了你的。”

    一名黝黑的男子笑着说道:“我们只是要抓坤泰而已,对你们,我们没有任何兴趣,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保证肯定不会伤害你的。”

    “真的??”

    进有点不相信的问道。

    “哈哈,当然是真的,好了,走吧。”

    黝黑的男子哈哈一笑,不过紧接着语气一变:“可如果你敢耍心眼,那么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