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再说一遍!”

    柳莹的神情变得异常的狰狞:“坤泰,你知道我的手段!”

    “别激动,我当然知道你的手段,放心,我现在也跑不掉。”

    坤泰看着柳莹的样子吓了一跳:“你难道就没有怀疑过你弟弟的死?”

    “怀疑??”

    柳莹一愣:“当初我弟弟是在18周岁过生日的当天被人绑架走的,他的心脏被摘除了,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商场里给我弟弟挑生日礼物,还是闫先生给我打的电话,事后闫先生暴怒,直接找到了那贩卖器官的场子,把里边的人全部给杀了个干净……”

    这件事当时引起的轰动并不大,因为闫先生用雷霆的手段压了下来,可自从这件事之后柳莹开始疯狂的虐起了自己,因为她自责,她懊悔,她认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弟弟。

    时隔这么久了,柳莹早就认为仇早报了,她如今每年跟贩卖人体器官的厂子战斗也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想弟弟。

    正如闫先生劝柳莹把这件事过去的时候柳莹的回答。

    这件事,怎么可能过得去呢?

    她12岁的时候,失去了父母,从此跟8岁的弟弟柳超相依为命,那个时候柳莹惟一的念想就是希望弟弟可以长大成人,早早懂事的柳莹几乎是长姐为母了。

    可谁能想到在她22岁的时候,在弟弟柳超即将成年的时候却被人摘了心脏,这么说吧,柳莹在10年前,在柳超去世的那一天就已经死了。

    这10年,柳莹把自己训练成了鬼见愁,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杀!

    杀!

    杀!!

    22岁前,她杀一只鸡都害怕,谁承想如今她成了一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

    你问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罪魁祸首应该就是绑架柳超的贩卖器官的人。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这10年每一次杀人的时候柳莹都是愧疚,如果那天她不想着给弟弟惊喜,如果那天她让弟弟跟自己一起去商场,那么是不是弟弟就不会出事了?

    没错,截至到这一刻,柳莹依旧认为绑架自己弟弟是一起随机事件。

    所以在坤泰说起这翻话的时候柳莹才会如此的失态。

    我弟弟的死莫非还有其它内情??

    “呵呵,你知道贩卖人体器官的厂子的幕后黑手是谁吗?”

    望着柳莹的样子坤泰突然笑了起来。

    “幕后黑手是老沙,我已经把他凌迟了。”

    柳莹神情略显阴冷的说道,这个老沙是一名商人,明面上是在泰国做一些旅游业,可是暗地里却做着贩卖人体器官的生意,当时闫先生把这个人抓住后柳莹亲自凌迟了他。

    老沙是柳莹杀的第一个人。

    凌迟老沙的时候,柳莹是边吐边凌迟,甚至做了两天的噩梦,可以说凌迟完老沙柳莹才真正的向自己的天真、单纯告别。

    “哈哈哈,你果然不知道,你果然不知道,柳莹啊柳莹,你掌控着闫先生一半的情报网,你却查不出来你弟弟的真正死因,你这10年来一直保护的闫先生却是你的杀父仇人,杀弟仇人……”

    坤泰哈哈大笑了起来,甚至他望着柳莹有些悲哀:“这10年来,你为闫先生做了多少事,据我所知有好几次他差点被杀都是你保护他的。”

    柳莹望着坤泰同样笑了起来:“你这是知道自己必死了所以想离间我和闫叔?”

    “离间??”

    坤泰脸露嘲讽之色:“我问你,你知道‘鹰眼’吗?”

    “鹰眼??”

    柳莹微微皱眉:“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鹰眼’同样是闫先生手里的一个情报系统,你以为你掌控着闫先生的情报网,但其实你只掌控着一半,这一半是明面上的,比如金店、出租车、房地产等清清白白的产业都是归你来照看,可是私下你知道吗?你知道闫先生还在贩毒吗??”

    坤泰笑着说道:“这些你知道吗???你都不知道,这个鹰眼就是闫先生的另一处情报网,掌管者就叫鹰眼。”

    “不可能。”

    柳莹这个时候一时有些失神,因为坤泰说的话给她的冲击太大了,她从内心来说是相信闫先生的,可是想起之前的一些传闻却又有些琢磨不定:“证据呢???”

    “证据,我就是证据,闫先生之前唐人街地下的毒品都是由我来进行销售的。”

    坤泰望着柳莹的样子更进一步说道:“你自己可以去查一下,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对了,我再给你一条线索,闫先生手下有个得力的干将叫做陶杰,你可以查一下陶杰在20年前做了什么,他在10年前做了什么,呵呵,看看他跟当初你弟弟的事有什么关系……”

    越说,坤泰越兴奋,反倒柳莹的脸上越发的难堪,甚至坤泰的这翻话让她陷入了极大对于人生怀疑之中。

    那个视自己如亲女儿的闫先生竟然是自己的仇人?

    父亲是闫先生杀的??

    弟弟的心脏被摘除是闫先生做的??

    闫先生私下竟然在贩??

    这一切怎么可能??

    柳莹的大脑仿佛‘嗡’的一声炸裂开来一般,她陷入到了巨大的怀疑之中。

    砰!

    就在这个时候坤泰猛得一枪朝着柳莹开枪了,直接击中了柳莹的胸口。

    砰!

    被击中的柳莹倒下的瞬间朝着坤泰同样开了一枪,可惜没有开中,因为坤泰开了一枪就跑走了,这里是闹市区,枪声响恐怕警察会赶来的,坤泰只是有些遗憾没有一枪打死柳莹。

    “怎么回事?”

    黄兰登刚巧在附近带着人准备抓坤泰呢,听得枪声带着人跑了过来。

    “柳莹???”

    黄兰登看见倒地的柳莹同样脸色一变:“这,这怎么回事?”

    “没事。”

    柳莹微微摇头:“我还有事,就先走……”

    勉强想要站起来的柳莹突然晕了过去。

    “还愣着干什么?先送医院。”

    黄兰登搀扶住了柳莹,看着身边的人发呆大声说道。

    20分钟后,闫先生得到了消息。

    “柳莹出事了??”

    闫先生望着马言愤怒的说道:“怎么回事???”

    马言忙道:“闫先生,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是黄兰登打过来的电话,说柳莹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中。”

    “又是黄兰登????”

    闫先生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个家伙怎么阴魂不散的?上次他是幕后的黑手,难道是柳莹同样是他……”

    “应该不是。”

    马言微微摇头:“我怀疑是坤泰干的。”

    “坤泰??”

    闫先生想也不想的说道:“不可能,就是十个坤泰都不可能是柳莹的对手,我认为一定是黄兰登在背后放的黑枪,不行,我要去医院看望柳莹。”

    “我陪您一起去,顺便多叫点人,万一路上……”

    “不用,我还没有老,我倒要看看这个黄兰登胆子到底有多大?”

    闫先生一摆手说道:“让绿毛带几个人陪我去就成,对了,鹰眼那边怎么样?”

    马言笑道:“鹰眼那边很顺利。”

    “那就好。”

    闫先生轻轻点头:“好了,我得看看我的好侄女了,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我会很愧疚的。”

    马言没有多说什么。

    ……

    廊曼国际机场。

    芳带着儿女来到了机场,她此时很担心坤泰,她想问问坤泰怎么样了,可是却已经联系不上了。

    “妈,我们进去吗??”

    雨看着妈妈问道:“爸爸真的不来了吗?”

    “恩,你爸爸不来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下。”

    芳看了一眼时间,她明白这个时候应该带着儿女赶紧离开,可是想着这一次走了下一次回来不一定什么时候了,所以她想跟自己的情人‘

    进’告别一下。

    女人有时候会很理智,可有时候却又很傻,像阿妹,她背叛了坤泰却选择了自以为真爱的宗拉,结果被伤了个透心凉,自己也挂了,芳这个时候情况就差不多处于脑子不够数的状态。

    毕竟恋爱中的女人总是容易降智。

    她把坤泰叮嘱她不要跟情夫联系的事直接抛在了脑后,或者说芳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她看来自己已经如此小心谨慎了,见一下进应该问题不大。

    只见一面。

    见了就走。

    机场外边,芳的手机响了起来:“我已经到了,就在这边一个显眼的牌子下边,你到了吗?好,我知道了,我在这等着你。”

    远处,正跟芳打电话的‘进’脸上露出无奈之色,他知道自己骗了芳,不过想着旁边的人的承诺,进觉得自己没有做错。

    你坤泰惹出来的祸凭什么让我替你背??

    这么一想,进心里边好受一些了。

    “一会你去劝一下芳,告诉她不要声张,乖乖的陪我们走,等我们抓到坤泰后就放了你们。”

    黝黑的男子,也就是鹰眼朝着进笑着说道:“走,我陪你一块过去。”

    “好。”

    进轻轻点头,然后鹰眼一挥手,一左一右几个人跟着‘进’一起来到了芳的面前。

    “这是…”

    芳当看得‘进’时脸上有笑意,可是突然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她看得自己的情人身旁的人,再一看情人脸上的伤痕刹那间芳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

    “不要紧张,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鹰眼笑呵呵的说道:“这是坤泰的孩子吧,不错,看起来挺可爱嘛。”

    “你们是什么人??”

    芳退后一步将女儿护在身后说道。

    “一会你就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现在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别喊,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开枪。”

    鹰眼不紧不慢的说道:“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听得鹰眼的话芳此时懊悔不已,她猛得把目光望向了进,神情夹杂着失望与愤怒。

    “芳,你别这么看我,我也是被逼的,而且他们答应了我了,他们一会就放我们离开。”

    进被芳看的有点心虚,略带不自然的解释道。

    “滚!”

    芳咬牙切齿的怒声说道,她现在相信坤泰说的话了,男人没有一个靠得住。

    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怎么办呢?

    拉着儿子与女儿的手,芳不知道如何是好。

    “走吧,别耍花招。”

    鹰眼微微摇头:“否则我的枪如果走了火伤着你的儿女可别怪我。”

    这翻威胁让芳根本就不敢耍什么手段,她叹息一声:“我陪你们走,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这就对了嘛。”

    鹰眼一摆手,两个人强行的拉住了雨和雪两个孩子的手,如此一来芳就是有机会逃跑也不敢了。

    “芳,你听我解释,我是……”

    进这个时候还想强行挽尊,可是芳已经不想搭理他了,此时芳想的都是怎么办。

    怎么办?

    孩子被人控制着,她根本没有办法逃跑。

    坤泰,你在哪里啊??

    不远处,唐仁神情惊讶无比:“泰哥,你怎么算到嫂子有危险的??”

    “先少废话,那个黝黑的男人是黑眼,他的身手不错,一会儿交给你了。”

    坤泰杀气腾腾的说道:“稍后,我一开枪,制造混乱,你就冲上去。”

    “好。”

    唐仁轻轻点头。

    “我数3声,3声后我开枪,你想办法弄死那个鹰眼,没问题吧。”

    坤泰认真的望着唐仁。

    唐仁点头:“没问题!”

    “3,2,1。”

    坤泰话音一落直接朝着天空开了一枪,然后朝着进开了一枪。

    现场响起了一片混乱。

    鹰眼脸色一变:“大家小心!”

    “啊,啊,啊……”

    被一枪打中胸口的进痛苦的哀嚎了起来:“救我,救我……”

    “你太吵了。”

    鹰眼有些烦,直接一枪给了‘进’一枪。

    “我…”

    进这个时候不可置信的望着鹰眼,他想说‘不是说好放我走的吗’,他想说‘芳,我是真的爱你’,他更想说‘坤泰,你大爷’,可惜的是进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带着人走。”

    鹰眼大声说道。

    就在这时,唐仁直接来到了鹰眼的面前,一掌将他手里的枪给砍掉了,同时用膝盖狠狠的朝着他撞去。

    砰!

    一声剧烈的碰撞,唐仁退后了几步,鹰眼脸色有些阴冷的抬头望着唐仁:“是你??”

    “没错,南派莫家拳,唐仁。”

    唐仁这个时候做了一个手势:“请!”

    砰!

    砰!!

    不远处,坤泰连放两枪。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