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信愿。

    “林振东,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信愿,以后你的任何事情都由她联系你,还有从今天开始你要把跟我的一切消息全都抹除掉。”

    姜义朝着林振东说道:“我们之间不要再联系,这一个月之内不要有任何的联系。”

    “好的,美女你好。”

    林振东朝着信愿说道:“不知道你结婚了没?”

    “结婚了。”

    信愿淡淡的说道:“不过他在两年前被李仲久给残忍的杀了。”

    “哦,李仲久啊。”

    林振东恍然:“那很正常,干我们卧底这一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了,你还年轻,要往前看,世界那么多,好男人多的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你找死。”

    林振东话音还没有说完呢就被信愿一巴掌抽了过来。

    咔嚓。

    林振东直接握住了信愿的手,然后一巴掌抽了过去:“你以为我是李子成?”

    这一巴掌把信愿给抽晕了。

    她当了六年的联络员了,这6年的时间她见过各种卧底,哪一个卧底对她不是客客气气?

    甚至信愿已经养成了一种高傲的习惯。

    李子成厉害不厉害?

    李子成现在是金门集团执行董事丁青的手下,甚至是丁青最信任的人,李子成在金门集团的权势都非常的大。

    可哪怕如此又如何?

    李子成对信愿依旧客客气气,甚至信愿给李子成安排事情的时候都是高高在上的。

    结果这林振东上来就给信愿一巴掌,让信愿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姜科长,你看到了吧。”

    林振东打完了信愿后抢先朝着姜义开口说道:“我只不过是调侃一下,这信愿就动怒了,这样的人不适合当卧底,我们这些人可是把脑袋放在裤腰带上的,我可不想把我的命放在这么一个不懂得克制脾气的人手上。”

    “你……”

    姜义发现自己又低估了林振东的无耻了,这货的无耻之风竟然已经隐隐的要超过了自己了,想到这里他一摆手说道:“你放心,这六年来信愿都是能够尽心尽责的把任务完成的,刚刚只不过是她还不了解你而已。”

    说完,姜义朝着信愿道:“信愿,林振东接下来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环,我告诉过你,任何时候都不要让自己动怒,因为动怒会让你丧失自己的理智的,林振东说的对,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会觉得你不适合当卧底了。”

    “对不起,科长,我知道错了。”

    信愿站了起来朝着姜义弯腰说道:“我下次不会了。”

    “这就对了嘛,对不起啊,信愿我刚刚不是故意要打你的,现在打你总比你将来被社团的人抓住给哪啥了好,但是我这个人从来不打女人的,这让我很不好意思。”

    林振东来到信愿的面前说道:“我相信我们都是为了工作,你应该不会生我气的吧。”

    “我不会生你气的。”

    信愿望着林振东一字一句的顿道,她现在发现了面前的家伙果然如姜义所说的。

    就是他妈的一个神经病。

    “对,这就是了,来,希望我们合作。”

    林振东握住了信愿的手说道:“你放心,我们来日方长,等时间久了,你就会知道我是一个讲道理的,而且我谦虚儒雅,尤其是对于女孩更是……”

    “行了,林振东,差不多就行了。”

    姜义轻轻咳嗽了一下不让林振东再说话了。

    越说越没边了。

    “行了,姜科长,说吧,我的任务是什么??”

    林振东把目光望向了姜义说道。

    “金门集团是全国社团最大的集团之一,他们把在虎派、帝日派、诸多门派联盟等多个暴力的社团全都融合在了起,同时目前已经转变为走向世界的企业型组长。”

    姜义递给了林振东一份资料说道:“这是金门集团的关键人物以及会长就是这个石东出,他算是非常的强势,手腕也强,他把之前的二号人物张秀基给直接踢出局了,不仅仅如此,他的野心非常大,他知道只做社团是没有出息的,这几年,石东出一方面疯狂的做舆论,开始做慈善,同时,他们开始疯狂的进行利益输送,金门集团目前收购了全国排名前五的‘海天娱乐影视公司’,据我们了解,其中多位会长、理事都是已经陷入了糖衣炮弹之中……”

    林振东看起了资料。

    和电影里了解的差不多。

    目前石东出是一号人物。

    金门集团掌握着八大部门,这八个部门其中就有一些比较不错的产业,目前虽然距离大型产业还有一段距离,可已经是中型企业了。

    这同样是姜义他们担心的。

    如果任由金门集团这样发展下去,将来恐怕就会成为不受官方掌控的黑手党了,甚至他们已经开始走上层楼线了,光姜义调查得知警方、检查院等部门都有不少人跟石东出交往密切。

    所以哪怕警方查再多的资料都然并卵,来自于各个部门的压力导致石东出根本毫无任何顾忌。

    除了1号任务石东出的话,还有后继人物,其中之一就是丁青,他是金门集团的执行董事,目前接管着建筑和流通方面的事宜,除此之外还有跟华夏的一些产业,总之是一个非常狡猾聪明的人。

    第二个人就是李仲久,这个人是石东出最为信任的手下,一直都是跟随着石东出,脾气暴躁性格嚣张,这个人掌管着金门集团的贷款、高利贷和娱乐方面。

    这么说吧,和上层输送的利益基本上都靠了仲久。

    尤其是娱乐影视公司里的一众艺人全由李仲久掌管着。

    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得出来石东出有多么信任李仲久了。

    不过相比较于丁青的圆滑八面来讲,李仲久整个人要阴冷很多,而且生信多疑,就像信愿的未婚夫是怎么死的?

    根本不是因为暴露,就是李仲久的那一次活动出了事,然后李仲久问都没有问把怀疑的10人全部弄死了。

    可惜的是现在信愿未婚夫的尸体都还没有找到。

    除了这两号人物之外,其它的理事都是墙头草,大部分都是谁强就吹谁,谁强就靠谁。

    对了,其实丁青和李仲久两个人都不算二号人物,二号人物是张秀基。

    但是张秀基目前已经是半隐退的状态,因为当初张秀基跟石东出进行竞争的时候结果全面失利,目前的张秀基已经没有可靠的人了。

    这份资料相当的详细。

    关于金门集团的人物详细的让林振东都想说你李子成就应该黑化啊,累死累活的弄这么一份资料,尽心尽力的办事,结果最后依旧不被信任。

    没错,林振东想都不用想,这份资料肯定是李子成弄出来的。

    整个金门集团也只有李子成有这个实力,而且也只有李子成这么实在的给姜义弄出来这份资料。

    不过林振东还是装傻的问道:“姜科长,这份资料太详细了吧,莫非我们在金门集团的高层有卧底?天呐,不会石东出就是您的卧底吧??”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如果石东出是我的卧底,你觉得我对金门集团还需要这么的头疼吗?”

    姜义笑骂道:“这份资料怎么来的你不需要,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想办法获得李仲久的信任。”

    “李仲久???”

    林振东皱眉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卧底到李仲久的手下??”

    “没错,我们想要调查的是金门集团的娱乐公司对外输送的利益,而这方面是由李仲久掌控着名单的,目前李仲久身边我们的卧底已经全部阵亡了,所以需要你去。”

    姜义朝着林振东说道:“这个任务很重要,也很艰难,我的手下已经没有多少优秀的卧底了,我觉得非你不可。”

    “你可不要给我戴高帽了。”

    林振东压根不吃姜义的这一套:“你刚刚可是告诉我李仲久最多疑,信愿的未婚夫都挂了,你让我去当他的卧底?况且唐人街饭馆距离李仲久那边的金门集团有多远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以为李仲久是个傻子吗?”

    “这方面我已经帮你想好了。”

    姜义笑着说道:“金门集团对面有一个饭店正需要转让,然后我帮你盘了下来,你做的饭菜那么好吃,我相信肯定会获得不少客人的,到时候李仲久也肯定会去你哪吃饭,再然后……”

    “老大啊,李仲久又不是一个傻子,你觉得他可能不会怀疑吗?我特么一个厨子去接近他?这太危险了。”

    林振东想都不想就拒绝了下来。

    李仲久同样是一个疯子,这样的人做事并没有什么规矩,他跟丁青可不同。

    林振东不是怕死。

    他只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然后任务还完成不了。

    那样他图一个啥呢?

    “林振东,你不要忘记你是一名卧底,服从命令是你应该做的。”

    姜义朝着林振东语气有些恼怒的说道:“不要让我失望。”

    “让您失望也好过让我没命。”

    林振东又不是一个傻子,他不会贸然的就答应了下来。

    姜义虽然心中愤怒可又无可奈何,他这一段已经发现了林振东很多优点了,可与此同时就是林振东的不可控性。

    如果不给林振东一个合理的解释,林振东可真的能给自己撂挑子不干了。

    毕竟林振东不是李子成。

    “行吧,我给你说实话吧,你不会被李仲久怀疑的,到时候我们会另有安排,而且广域队的徐道哲你不是认识吗?他的领导吴组长你也认识吧,他的侄子一直想要进娱乐圈呢,我们的想法是……”

    姜义朝着林振东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情况。

    “老大啊,你说早这样说多好,非要弄一个看起来是傻子的方案,我们都合作了这么久了,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这么一个讲理的人怎么可能会无组织,无纪律呢?”

    林振东想了想说道:“不过你们伏击李仲久的事情可以再考虑一下,别做的太明显了。”

    “放心吧,我们这方面心里有数。”

    姜义轻轻点头说道。

    “还有别的事情吗??”

    林振东朝着姜义问道。

    “哦,没有了,你回去准备一下,这是那边饭店的钥匙,而且留的都是你的名字和证件,没有人怀疑的。”

    姜义想了想说道:“虽然是做戏,但是你还是要做的想一点,如果需要什么你就来跟信愿说,反正以后你们距离的就近了。”

    “那就这样吧,姜科长,你先走吧。”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我想先跟信愿一起沟通一下,增加一下感情。”

    姜义:“???”

    信愿:“???”

    ……

    35分钟后,林振东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围棋社。

    别的不说,这信愿的围棋是不错,然后泡的茶也挺好的。

    林振东仔细的想了一下,差不多李子成和丁青身边有几个卧底,而且这些卧底丁青和李子成应该都并不知情。

    那么李仲久呢?

    林振东可不相信姜义的鬼话啊。

    什么李仲久身边的人全都完蛋了。

    怎么可能?

    这个老狐狸如果没有几个后手那才是怪事。

    不过目前林振东没有准备去管。

    他现在想的是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接近李仲久,甚至让李仲久对自己信任。

    第二件事就是李子成的事情。

    电影里边李子成的身边同样全是卧底,甚至李子成的老婆都是卧底,这方面姜义做的是非常的不地道。

    当初李子成的老婆已经怀孕了,然后自己也不想再盯着李子成了,结果姜义依旧威胁了一翻。

    没办法。

    这就是卧底的悲哀的地方。

    他们休说是要戴着面具和一些社团的人接触了,就连官方都同样不信任他们。

    林振东所以今天看似一切都是嚣张跋扈,从进门故意调侃信愿然后抽了她一巴掌,再多次的挑战姜义等等。

    这些都是为了伪装。

    或者说是要告诉他们,他不是李子成那么一个憨货,想要让自己给他们做事,那么就拿出来一点态度。

    一个个故作高深在他这里不好受。

    更何况林振东孤身一人,压根就没有什么把柄。

    “宇坤,你带着林凡他们金门。”

    林振东坐在车上打了电话道:“先让一零盯着饭店,你们来这边,我们要开分店了。”

    宇坤接到林振东的电话有些意外:“你说什么??一零没有跟你在一起吗??”

    “什么??”

    林振东同样有些意外:“什么鬼??一零没有跟我在一起啊。”

    “啊,我以为一零跟你一起呢,那她估计有事吧。”

    宇坤说道:“行,我马上带着人过去。”

    挂了电话后,林振东想了想跟马逸嶺打了个电话。

    “一零啊,你在哪里呢???”

    林振东拨通电话后问道。

    “啊,哥哥,怎么了?哦,我和朋友在商场里逛街呢,是的,我忘记跟你说了,恩,我知道,没事,行,那你忙吧,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马逸嶺说着挂断了电话。

    “一零,是谁啊???”

    这时,正在试衣服的一个身材窈窕的妹纸走了过来望着一零的样子笑道:“是不是你喜欢的哪个哥哥啊,行,你相信我的啊,在伺候男人这一块,我的经验可是相当丰富的啊,你听我的准没错,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会有男人喜欢呢,走,这几件衣服先换上,然后一会儿我再带你去做个头发。”

    马逸嶺望着有些露骨的衣服:“这个不要了吧。”

    “哈哈,一零啊,我承认我是金丝雀,在生存这一块我不如你,可是在男人这一块你真的不懂的,我从小就见识了各种各样的男人,你听我的准没有错。”

    有些妩媚的女子呵呵一笑:“去吧,去换吧。”

    这些年,妩媚的女子见识过各种阴险毒辣的人,见过很多只是看上她身体的人,她甚至见过很多想要靠近她利用她的人。

    可是她知道面前的一零不是。

    儿时的玩伴算一方面,毕竟当初说实话同样没有多少感情,那一零只是跟宋比较的好。

    不过呢,现在相识,妩媚的女子觉得这样挺好的,她有一个可以聊天却丝毫不用担心顾忌的人。

    ……

    另一边,林振东挂断了电话有些皱眉。

    一开始马逸嶺说见朋友林振东倒并没有多少担心,他以为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以马逸嶺的性子估计见一面就拉倒了。

    可现在看起来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回头查一下。”

    林振东决定等回头查一下马逸嶺的朋友,可千万不要出事了。

    15分钟,林振东来到了自己的门市见。

    还别说,这个门市的地方不算小,而且位置也挺好的,最重要的是根本不用装修,看起来姜义说的盘下来应该不是,他应该动用了一些手段。

    有意思。

    林振东笑着把锁打开了。

    他进去转了一转,恩,不错,桌子、椅子、厨房里的一些工具全都是八成新的,看起来简单打扫一下就完全的可以用了。

    “吴刚,你帮我盯一个牌子,恩,就跟我那个饭店的牌子一模一样,不过要写一个02号。”

    林振东笑着说道:“我刚刚又盘了一个店,接下来我的林氏家常菜馆第二家就要开了。”

    “哈哈,没问题,我马上就去做。”

    吴刚哈哈一笑:“竟然又盘了一个店,在哪啊??”

    “在金门集团这一块。”

    林振东笑道:“正好有朋友说这个店的位置不错,我不可能有一直都在唐人街,我要先在市中心站稳脚。”

    “这是对的,你的厨艺这么好,在市中心机会更大一点。”

    吴刚说到这里有些惋惜的说道:“不过我觉得你这么强的身手当厨子可惜了啊。”

    “行了,先这样。”

    林振东摇头说道:“我的梦想只是想当一个厨子,仅此而已。”

    “那成,先这样,我马上去找人做。”

    吴刚说完挂了电话。

    “怎么了?”

    全研望着自己的男朋友问道。

    “林振东又在金门那一块开了一家饭馆。”

    吴刚苦笑道:“他还真的是当真的,竟然真的要开一万家饭店。”

    “这不是好事吗??”

    全研不解的说道:“林振东炒的菜又相当好吃。”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是好事,但对于我来说不是啊。“

    吴刚无奈的说道:“就以林振东的身手来说,他不混社团真的是太亏了,更重要的是他的手段雷厉风行,我真的是没有佩服过什么人,我觉得他是做大事的人,结果谁能想到他竟然只想当一个厨子。”

    “人格有志罢了,况且当厨子不好吗?”

    全研不乐意的说道:“其实我就想和你平平安安的生活。”

    “不是当厨子不好,如果我有林振东的身手我们当然可以平平安安,可是我没有,现在我还是当着老大,其它人不敢欺负你,可假如我不当老大了呢?”

    吴刚朝着全研说道:“你忘记了张谦了吗?更何况你这么漂亮,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那恐怕我的头上早已经长满草了。”

    “行了,你说什么呢。”

    全研白了吴刚一眼:“好了,你赶紧的去帮林振东做事去吧。”

    “对,对,我先去了,我还得问问林振东是以哪方面为主,如果他真的是以金门那边为主的话,那么我们也去哪边开一个店。”

    吴刚想了想说道:“毕竟挨着林振东才安全啊。”

    ……

    2个小时后,宇坤带着人来了。

    “哎哟,这个店不错,老板,我以后可以在这里吗??”

    韩池元并不喜欢唐人街,因为他觉得唐人街一点都不繁华,他还是喜欢在这样繁华的高档场所,这里边的美女也多。

    “先少废话,把屋子打扫一下,从里到外好好的打扫一翻。”

    林振东朝着宇坤说道:“你盯着韩池元,如果他偷奸耍滑的话就扔出去。”

    “我去,老板,这么几天了,你怎么还是不信任我呢?”

    韩池元叫屈道:“我在店里有多么辛苦,有多么勤恳,你难道眼瞎看不到吗?我真的是想要当一个厨子呢,我……”

    “你这些废话还是算了吧,你是因为最近被人追杀不得已躲在我这罢了。”

    林振东对于韩池元的话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的,他淡淡的说道:“要不,我告诉别人你在我这里??”

    “别,别,老板,东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

    韩池元无语的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偷懒的,我一定好好看。”

    另一边,洪柱也点头说道:“东哥哥,你放心,洪柱也会好好看的,如果池元哥哥不好好干,我就杀了他。”

    一句话让韩池元吓了一跳。

    他对于洪柱同样有些惧怕,因为他跟吴刚聊天的时候可是知道宇坤、洪柱、马逸嶺三人的可怕之处,对于这三人韩池元是真怕。

    他虽然是一个骗子,可是终究没有杀过人。

    哪像马逸嶺他们三人,这杀起人来是一点都不眨眼。

    韩池元怎么不怕??

    “洪柱啊,我可是天天给你买奶喝,我们是朋友啊,你就别动不动说杀我了好不好??”

    韩池元有点瑟瑟发抖的朝着洪柱说道。

    “不,不干活就要被杀掉的,因为东哥哥不会养废物的,就像以前的妈妈一样,谁没用就要杀掉。”

    洪柱朝着韩池元说道:“所以池元哥哥,要干活啊,不干活就要被杀掉的。”

    “好吧,干活,我干活,我先去擦桌子。”

    韩池元觉得自己也是神经病,他没事跟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啊。

    MMP。

    老板是神经病。

    洪柱是个傻子。

    宇坤和马逸嶺同样脑子不好。

    还有那个朴锡贤就像是一个弱智家伙。

    就只有我一个正常人。

    MMP。

    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我真的太难了。

    ……

    林振东对于这韩池元的吐槽并不关心,他甚至都不会关心韩池元想什么,因为没有意义。

    这货想什么走都可以。

    目前林振东已经不怎么需要他了。

    当然,不是完全的不需要,因为和《新世界》的那帮人角逐的时候还是很需要有这么一个满嘴跑火车的。

    不过具体怎么用。

    还得再想一下。

    在此之前,林振东必须敲打一下他,不能让这货膨胀,要知道在《检查官外传》里边呢,这货可是好几次都想要背叛卞宰旭的,是卞宰旭最终用了一些手段才让他听等方面的。

    一样。

    林振东可不相信自己有什么王八之气,然后直接会获得这家伙的臣服。

    别扯学了。

    这又不是脑残电影。

    一天的时间,这个店打扫的还算挺高兴。

    这里就看出来韩池元的满嘴跑火车能力了,他竟然勾搭了旁边卖场的两个小妹妹,让人家过来给他一起打扫卫视。

    还真他妈的在泡妹这一块是个能手啊。

    “要不要让他勾搭一下李仲久的老婆??”

    林振东喃喃自语:“不过就是不知道李仲久有没有老婆,先查一下,要是有的话,这韩池元不用白不用,这就是一个行走的泰迪。”

    另一方面,吴刚的办事效率挺快的。

    在晚上之前,他就把牌子给做好开车送了过来。

    “对,先给我安装上。”

    吴刚下车手说道:“不,先等一下,我先让林振东看一下,东哥,东哥……”

    好嘛,吴刚这货反正要么林振东称呼,要么像韩一样的称呼振东,要么就东哥。

    林振东一开始还说他。

    后来懒得说了。

    反正只是一个称呼。

    “怎么样???”

    吴刚朝着林振东说道:“看看这个牌匾,还行吧,我觉得不错,而且和你那个饭馆的牌子一模一样,这是编号,00001,你不是说要开一万家吗?我就直接弄这么一个编号。”

    “呵呵,不错,可以,就这个吧,先挂上吧。”

    林振东呵呵一笑:“基本上再简单收拾一下,两天后就可以开业了。”

    ……

    另一边,依旧是那个围棋社。

    信愿朝着面前一名神情严峻的男子说道:“这是科长的意思,希望你可以关注一下那个店,这是他的资料,你看完后可以删除,科长说了,等此事结束,林振东会接替你的位置,然后你就结束卧底了。”

    “行,我知道了。”

    李子成接过来了照片,望着略显年轻的林振东有些讽刺的说道:“姜科长还真的是一如即往的冷血啊,这么年轻的人来当卧底,又是一个荒废了青春啊。”

    “李子成,科长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用意,而且这个家伙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信愿想起了林振东的脾气和行事作风道:“你最好不要跟他直面接触,科长叮嘱说林振东不是一个适合交心的人,所以要你小心。”

    “呵呵,不适合交心?真的不适合交心的恐怕只有你们的科长,我兢兢业业的干了这么多年了,他却依旧对我不信任。”

    李子成呵呵冷笑了起来:“他还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让我们当卧底,却不信任我们,那么我们当这个卧底图什么?”

    “你还是稍稍的理智一下吧,总是要做的不是?”

    信愿淡淡的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说道:“如果因为事情难就不做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会好吗?”

    “这个世界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这个国家不会好了。”

    李子成有些心累的站了起来说道:“你告诉姜科长,事情我会做的,但是我希望他这次不要再骗我了,还有……”

    说到这里,李子成朝着信愿道:“你也稍稍学聪明一点吧,注意安全。”

    待得李子成离开之后,信愿神情平淡的说道:“两年前我就已经死了啊!”

    ……

    晚上,林氏家常菜馆。

    “来,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聚餐,恩,大家都差不多认识了,就不用介绍了。”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我们举杯,为我们以后越来越好的生活干杯。”

    桌上目前是全部的人了。

    除了林凡、韩池元、宇坤、洪柱、马逸嶺、朴锡贤等几人之外,还有招的几个服务员。

    没有办法,林氏家常菜馆的生意确实有点太火爆了。

    不招服务员是顶不住啊。

    一杯喝下去后,林振东又举起杯子说第二两件事:“以后这个店一零你就多盯着一下,你跟朴锡贤把这个店打理好就行,因为我在金门那边重新开了一个店,这个店呢我准备带宇坤、韩池元、洪柱、林凡四个人去,一零,回头你再招几个人……”

    马逸嶺轻轻点头:“好的哥哥。”

    一顿饭吃完之后,林振东和马逸嶺坐车回家了。

    找的待驾。

    毕竟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

    车上,马逸嶺朝着林振东说道:“哥哥,要不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不用。”

    林振东微微摆手:“那边没有什么危险,你在唐人街这边盯着就行。”

    “那,好吧。”

    马逸嶺轻轻点头。

    “对了,你今天和你那个朋友聊的怎么样?”

    林振东想起一件事回道。

    “挺好的,明天她来店里找我玩,她平常也没有几个交心的朋友。”

    马逸嶺想起了自己的朋友的情况说道,不过她并没有说朋友要把自己改造的事情。

    “哦,好。”

    林振东想了想说道:“她是做什么的??”

    “应该是……”

    马逸嶺想了想低声说道:“应该是被包养的,她说她就是一只金丝雀,平常什么都不用干,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但是有时候也挺无聊的。”

    “好吧。”

    林振东微微摇头,他倒并不是对包养的有什么看不起,毕竟个人选择罢了,在这里,有多少艺人都身不由已,很多时候被包养也分很多种的。

    不过林振东并不想马逸嶺和这样的人接触,他笑道:“那你留一个心眼,别太相信她了。”

    “恩,放心吧,我知道的。”

    听得林振东的话马逸嶺高兴的笑了起来,她觉得这是林振东在关心她。

    一夜无话。

    第二天林振东起来的时候吓了一跳,面前的马逸嶺简直就是大变样,林振东呆呆的望着马逸嶺:“你这是玩变身呢?”

    今天之前,马逸嶺就是一个假小子,然后虽然留了长发,但都是戴着帽子藏了起来,然后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中式的衣服。

    可是现在面前的马逸嶺则是整个一个明星一般,穿着秀裙不说,头发同样是一头秀发,简直就是大变样。

    最重要的是今天马逸嶺还化妆了。

    “哥哥,怎么了???”

    马逸嶺望着林振东的样子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今天怎么穿这样了??”

    林振东有些皱眉问道。

    “哦,我就是想换一下风格。”

    马逸嶺有些期待的问道:“好看吗?”

    “是挺好看的,那个是你朋友给你的建议吗??”

    林振东点了点头说道。

    “啊,是的,她给我选择的。”

    听得林振东说好看,马逸嶺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

    “难怪。”

    林振东微微摇头,看起来有的人当小三是有原因的,毕竟小三同样不是那么好干的。

    在伺候男人上边同样不是一项轻巧的活啊。

    可是MMP,马逸嶺不需要这样啊。

    “你穿这样怎么干活??”

    林振东说道:“你要是逛街的话可以穿,我之前和你说过,你应该换一种风格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搭配挺好的,可是这个不适合工作啊,毕竟你还要在饭店工作。”

    “啊?是的,我知道了。”

    马逸嶺突然反应过来:“我这就换了衣服。”

    “恩,回头等我忙完这一头陪你逛街,到时候你可以再穿这个。”

    林振东轻轻点头说道。

    马逸嶺本来有些伤心失落呢,结果听得林振东这么说完瞬间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看来,她说的是对的。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

    刚刚就说了,饭店基本上不用怎么装修,就是简单的置办一下就行了。

    然后今天林振东需要的是把一些东西简单上上,人员先招着,不过有这么几个差不多也够了。

    林振东已经准备开业了。

    既然想要引得注意,那么自然就是稍稍的热血沸腾一下。

    “你在唐人街帮我找几个舞师的。”

    林振东朝着吴刚说道:“这个应该不难吧,如果找不到,你就给我找几个舞师表演的,钱不是问题,我明天开业要轰动一些。”

    “好,没问题。”

    吴刚轻轻点头:“我倒认识几个舞师的,不过需要这么夸张吗??”

    “做生意要的就是震住大家。”

    林振东哈哈一笑:“明天我不仅仅要闹的人皆尽知,我还要上电视。”

    好吧。

    吴刚再一次的确认了林振东是真的神经病啊。

    你说这只是一个小饭馆开业,你弄的像是大型饭店开业似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酒楼开业呢。

    可是林振东说了那就照做吧。

    毕竟林振东的想法和别人都并不同。

    另一边,林振东则开始打起了电话。

    “崔会长,忙着呢?”

    林振东先打给了崔泰勇。

    “林振东,不忙,您说,有什么事吗?”

    崔泰勇是真的害怕林振东,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真的不想跟林振东再牵扯到关系。

    “明天我在金门这一块的饭店就要开店了,你说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是不是应该来捧捧场??”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礼钱就不必了,但是来捧一下场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明天几点?具体地点是哪里?”

    崔泰勇心中MMP,他敢说过分吗?

    挂了电话后,崔泰勇想了想让秘书赶紧弄点贺礼,然后准备明天去给林振东的饭店贺一下。

    “这应该是大型酒楼了。”

    崔泰勇心中倒并不觉得意外,林振东的厨艺他同样是知道的。

    看起来林振东是真的想当一个好厨子啊。

    不止崔泰勇。

    同一时间接到林振东电话的还有徐道哲、卞宰旭、马锡道,甚至连姜义林振东都打了电话。

    这些人不用白不用不是?

    除了他们,还有宋有建、宋有哲。

    自己的饭店要开业了,你们这些跟我有关系的人不来好意思不?

    然后林振东还给信愿打了电话。

    信愿有些无奈的说道:“至于吗?”

    “至于,想要获得关注最好的办法就是要膨胀起来,要直接获得无数人的关注,信愿妹纸,你明天来不?”

    林振东笑呵呵的问道。

    “不去。”

    信愿微微摇头:“我跟金门集团的一些人都熟悉,我要去了会被认出来的。”

    “晕,大姐,我也是你的学生啊,那样不更好?”

    林振东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觉得啊你还是赶紧的来吧,反正明天姜科长也来,大家都来,不差你一个。”

    “你……”

    信愿被林振东给气的不轻,她甚至想不明白面前的林振东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姜义能够看上他。

    “好了,不说了啊,明天我给你留着位置,而且这不是请求,是命令,因为明天你还有用,不信,你去汇报一下姜义。”

    林振东说完就挂了电话。

    “神经病啊。”

    信愿听着林振东的话真的是感觉有些愤怒,这林振东就是一个完全无组织无纪律的家伙,但是想着林振东刚刚说的话,她还是给姜义打了一个电话。

    “林振东是这么说的??”

    姜义听着信愿的话皱眉说道:“他真的说让你去??”

    “是,不过我估计他就是随口一说,科长,我觉得我就没有必要去了吧……”

    “不,你去。”

    姜义打断了信愿说道:“林振东既然说让你去,那么一定是有原因的。”

    “好的。”

    信愿虽然心中是一百个不乐意,但是她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表示自己会服从命令的。

    今天一天,林振东什么都没有干,就是打电话告诉大家自己明天饭店要开业,都来捧场。

    除此之外,林振东还盯着众人一起张罗干活。

    “对,这边稍稍的贴上开业大吉四个大字。”

    “这边贴开业大吉吧。”

    “说吉不说吧,好好说话,就贴这里。”

    “哦,哦,好的。”

    “还有这边打扫一下,一定要干干净净。”

    “韩池元,明天你当收银。”

    ……

    林振东安排的是妥妥的。

    下午的时候,吴刚领着舞狮的头头过来了,林振东笑道:“明天就麻烦师傅了,就在这里简单舞一下就行,没问题吧。”

    “放心,没问题,就是需要什么表演吗?”

    舞狮的陈师傅轻轻点头问道:“有什么别的节目吗?”

    “哦,没有,你们看着舞就行。”

    林振东摇头说道:“只要热闹,舞成什么样都可以。”

    就这样,舞狮的事算是安排了。

    这还不算,林振东想起了另一个少妇。

    他翻出来手机,发现还真有她的电话,然后打了过去:“怎么样?最近还接活吗?哦,你别误会,我不是做那种的人,你这样,你找15个人,然后来金门这边,还记得上次在酒吧我让你们跳的舞吗?过来就行了,见面说。”

    挂了电话后,林振东又仔细的想了一下,觉得基本上没有什么其它要做的了。

    临近光上的时候,紫裙女人带着人来了。

    她这一次依旧穿着紫裙,林振东不知道这位对于紫裙到底有多大的执念。

    “东哥,我把人都叫了过来。”

    紫裙女子来到林振东的面前说道:“你看可以吗?”

    “可以,我只是让她们跳个舞,不做别的,然后这是钱。”

    林振东说道:“你们明天都给我好好的跳,每个人50万,事后我再给你们每人10万。”

    没有什么比钱更能鼓舞人心了。

    林振东简单的让包括紫裙女子在内的16个人都走一下位,至于怎么配合林振东让她们回去练。

    “行了,你们回去练一下,明天早点来。”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

    “好的,那东哥我们走了。”

    紫裙女子忙说道。

    一行16人回去的路上有人觉得林振东人傻钱多,就这么就把钱给了她们,甚至有人觉得我们完全可以不搭理林振东啊。

    这让紫裙女子几个冷笑了起来。

    “你们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林振东,唐人街连毒蛇帮都不敢惹他。”

    “我们之前在酒吧见过他,他是一个疯子。”

    “知道人家为什么先给钱吗?那是根本不怕我们跑的,为什么?因为人家有这个底气啊。”

    ……

    在紫裙女子等人的科谱下,一个个的女子都是瑟瑟发抖。

    这个时候谁还敢说林振东人傻钱多,赶紧的回去把这首《江南style》给练好,免得明天林振东要是不满把她们给送到非洲。

    次日,金门集团今天要召开一次大会。

    “大哥啊,你能不能快一点啊。“

    李子成望着吊儿郎当的丁青有些无语的说道。

    “催,催,催什么催啊。”

    丁青穿着拖鞋浑不在意的说道:“老头子开会不就那么几点嘛,我这里一点问题都没有,倒是李仲久的问题大一些。”

    “喂,丁青,背后说人坏话好吗?”

    谁知道这个时候李仲久直接从后边走了过来:“我有什么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光我知道的你暴力收款就好几起了,而且有几个女艺人全被你逼了,虽然对外说的是抑郁症自杀,但怎么死的你心里没数吗?”

    丁青朝着李仲久神情不变的说道:“会长说了,我们目前正在转型呢,你就不要再惹事了。”

    “你竟然监视我??”

    李仲久的眼里杀过一道杀意:“阿西巴,你在找死。”

    “拜托,大哥,你觉得我需要监视你吗?你做的事谁不知道?你还是先别急着杀死我了,你想想一会儿怎么应对会长吧。”

    丁青有点没意思的说道:“我们是要做大做强,你总是用暴力手段,你觉得能不出事吗?”

    “呵呵,别把自己说的那么白莲花。”

    李仲久收起了杀意,他冷笑道:“你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说完,李仲久带着人直接离开了。

    “你说他这样是怎么回到现在的?阿西巴,想想和他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了,我真的太容易了。”

    丁青一边说一边望向了李子成:“哥们儿,你以后千万别惹他,他是一个疯子。”

    李子成摇头说道:“好了,大哥,赶紧走吧。”

    另一边,李仲久肺都快气炸了。

    “我的身边有丁青的卧底,给我查出来,看看到底是谁。”

    李仲久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三个女艺的事只有寥寥数人知道,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

    身边的小弟忙说道:“大哥,你放心,我现在就查。”

    “记住了,长一点心,别给我再惹什么乱子。”

    李仲久停了下来,用手拍着自己小弟的脸说道:“否则我就让你跟老李一起作伴。”

    小弟吓了一个激灵:“大哥,放心,绝对兴地出事的。”

    “那边在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李仲久听着炸裂的音乐声寻声望去,只看得远处16个妹纸正在跳着劲舞,同时还伴随着音乐。

    ……

    ?????-??/江南Style - Psy????????????/哥哥是江南style 江南style

    ?????????????/白天非常温暖充满人性的女人

    ????????????????/有着知道要有喝杯咖啡小憩的品格的女人

    ??????????????/一到了夜晚就会让人心似火烧的女人

    ????????/那种有反转的女人

    ……

    ?????/我是男子汉

    ???????????????/白天像你一样和气融融的那种男子汉

    ???????????????/连咖啡都会趁热一饮而尽的男子汉

    ???????????????/到了晚上就会心似爆炸的男子汉

    ?????/那种男子汉

    ……

    歌曲唱的还是相当大的,听着这些歌,看着这些舞,小弟低声说道:“应该是哪个服装店开业吧。”

    “哦?是吗??”

    李仲久正准备走上去,突然停下了脚步:“那个是胜利集团的崔泰勇不??”

    “是他。”

    小弟眯着眼看了一下然后确定道。

    “走,我们先过去,反正距离开会还有1个小时。”

    李仲久说着就朝着崔泰勇走了过去。

    “这个疯子是要干什么??”

    丁青望着李仲久竟然没有进大楼,相反望着大楼旁边走去微微皱眉。

    “哦,好像是那边在搞活动?”

    李子成装着不在意的说道。

    “咦?有热闹凑?我们也去看看。”

    丁青看得远处的情况同样是走了过去。

    “喂,大哥,你……”

    李子成有些头大,他觉得丁青的时候是非常正常的,可有的时候太玩世不恭了,没个正形,跟在丁青的身后,然后望着那搞活动的地方李子成突然有些错愕。

    这?

    这不是姜义告诉我的另一个卧底开的饭店吗?

    这还是饭店吗?

    这是要干什么?

    两边16个人分成两队跳着江南Style,还有就是舞狮玩,然后还有敲锣打鼓的。

    这是要开饭店呢???

    李子成整个人心里是懵逼的。

    可丁青已经过去了,他也只能跟着过来。

    “李社长。”

    崔泰勇看见李仲久同样有些客气。

    “崔会长,你这是来干什么?这跟你有关系??”

    李仲久朝着崔泰勇皱眉问道。

    “有一点关系。”

    崔泰勇轻轻咳嗽了一声:“这里边的人我认识,所以我来给他捧一下场。”

    “哦,这样啊,他这是开的饭店??”

    李仲久这才看清搞的这么热闹竟然只是开饭店。

    “是啊,开的饭店。”

    崔泰勇跟李仲久还算相识,他想了想低声说道:“仲久啊,我劝你一句,能不招惹里边的人就不要招惹他。”

    “哦?什么意思???”

    李仲久有些错愕:“莫非这饭店有什么后台吗?”

    “倒不是什么后台,是这个老板林振东是个神经病,武力值爆棚的神经病。”

    崔泰勇想起林振东做的事微微摇头说道:“反正你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如果招惹了千万不要和他硬,因为你硬不过他。”

    “呵呵,你这么说我倒……”

    李仲久正说话的时候看见远处走来的人脸色变得铁青了:“竟然是条子,难道这林振东是警察?”

    “不是。”

    崔泰勇想起来摇头说道:“他就是一个神经病,混社团不混,当条子不当,就是随性而为,关键还贼猛,一百多个人都不一定打得过他,警方同样不敢惹他。”

    “你说什么胡话呢?”

    李仲久听着崔泰勇的话笑骂道:“一百多个人都打不过他,他是拳王还是超人呢?”

    “仲久啊,我真的没有说胡话,我当时调查过他,这是真的。”

    崔泰勇摇头说道:“你要不信可以去监狱里边查一下,我……”

    说话间的时候,只看得姜义来了,他望着李仲久一愣:“你难道也认识林振东?”

    “我不认识,不过我倒没有想到姜科长这么吝啬的人竟然也会来贺别人店开业啊。”

    李仲久望着姜义脸色有些嘲讽的说道:“怎么?你卧底啊?是不是觉得派不来卧底来我身边了,所以专门在我们金门集团旁边开个饭店?”

    “对的,没错,你猜对了。”

    姜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所以你最好不要犯错,否则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呵呵。

    李仲久淡淡的看了一眼姜义直接离开了。

    另一边,丁青甚至都没有给姜义打招呼,他就直接招呼李子成说道:“行了,我们也走吧。”

    李子成轻轻点头,他同样没有看姜义。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徐道哲、宋有哲、宋有建、卞宰旭、马锡道等人都到了,每一个人来的时候都是带着礼物来的。

    “今天吃饭的时候谁都不要走,我给你们做一桌子你们从来没有吃过的菜。”

    林振东望着众人说道:“你们就拼一个桌吧,大家如果不认识就互相介绍一下,对了,吴组长啊,你那个侄子不是要当明星吗?你就跟崔泰勇说说,他们旗下有一家娱乐公司。”

    “啊?好的。”

    吴组长连忙望向了崔泰勇:“崔社长,不知道……”

    “这个好说。”

    崔泰勇轻描淡写的说道。

    如今的崔泰勇可是胜利集团的会长,他休说答应吴组长让他侄子进娱乐圈了,就是捧他儿子当一线明星都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外边,韩池元正在准备着:“好,好,都跳起来,唱起来,大家这样跟我一起跳。”

    这个是韩池元的任务。

    让他来活跃气氛。

    “大家一起动起来。”

    韩池元穿着‘林氏’两个字的衣服跳着舞蹈,同时吸引了不少的人,但他心里则在暗暗的吐槽。

    真心神经病啊。

    一个小小的饭馆竟然弄这么大的声势。

    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啊?

    但问题没办法啊。

    谁让韩池元现在要抱林振东的大腿。

    所以林振东让他做什么他就只能做什么。

    舞起来。

    向左。

    向右。

    向前。

    向后。

    就这样,大家一起来。

    韩池元舞动着双手让越来越多的围观着加入进来。

    你别说,宣传还是很见效的。

    毕竟不管是哪一国人都是喜欢热闹,尤其林振东还弄的如此的花里胡哨的。

    差不多足足热闹了一个小时,然后这才算是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一些围观的人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一家华夏菜馆,然后位置不大,基本上就是放着十来张桌子的样子,就一层,结果搞这么大的宣传。

    这是家里有矿吗?

    路人有些不解。

    最让大家不解的有人说要来吃饭,结果倒好,林振东竟然表示今天开业,下午才做饭,中午要招待朋友一起吃。

    MMP。

    这是什么任性的店啊??

    可是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破规矩多,有可能大家越愿意来。

    没办法,有时候有些人就容易这么犯贱。

    还有一点就是猎奇心理。

    你一家小饭店竟然搞这么大的声势,然后开业后竟然下午才开始营业。

    这是为毛?

    难道饭菜好吃?

    什么神仙饭菜不吃?

    越讨论大家越期待。

    还有一些人发到社交网站上边说遇到一家古怪的饭店。

    而到中午的店,李仲久带着人竟然来到了饭店里。

    “对不起,我们下午才营业。”

    宇坤朝着众人说道。

    啪。

    结果话音一落,李仲久旁边的小弟突然给了宇坤一巴掌:“知道我大哥是谁吗?来你这里吃饭是给你面子。”

    宇坤脸色有些铁青,不过他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大哥是谁,你应该庆幸我现在是服务员,否则你早死了。”

    “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小弟被宇坤威胁的炸毛了。

    MMP。

    这个世界怎么了??

    一个小饭店的服务员竟然都这么嚣张了??

    “仲久……”

    崔泰勇在里边害怕起了冲突然,急忙走了过来说道:“这是我朋友,让他进来吧。”

    “不行,老板说了,下午才营业。”

    宇坤淡淡的说道:“要守规矩。”

    “我说你,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行,我给你老板说去。”

    崔泰勇有些无奈的说道:“仲久,你先别急,而且千万别动手,我去找林振东问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行,你去吧。”

    李仲久压着怒火说道,然后他朝着宇坤说道:“你同样应该感到庆幸,如果不是崔泰勇,你同样死了。”

    宇坤脸色如常,不为所动。

    不到两分钟,林振东穿着厨师服出来了:“行了,进来吧,既然是崔泰勇的朋友,那么就破例一下,不过,你这个小弟不能进。”

    林振东说着来到了李仲久小弟的面前一巴掌把他给抽飞了:“我的人都打,我看你活腻歪了。”

    “你……”

    李仲久就要发飙,可是却被崔泰勇给拦了下来:“走,我们先进去,别动怒,别动怒,听我的,别动怒。”

    林振东微微摇头,然后朝着宇坤说道:“我们是服务行业,对于客人一定要忍让,可是不是客人还挑事的不用怕,直接打回去就行。”

    刚把李仲久给安抚下去,正准备向林振东解释一下这李仲久的多么厉害的崔泰勇听得这话内心MMP了。

    你他妈的是真的想好好干饭店吗?

    “那个,振东啊,你可能不了解李仲久是谁,他是……”

    崔泰勇还没有说完呢就被林振东打断了:“我不管他是谁,我只是一个厨子,我不关心你们财阀的事情,而且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我不会主动惹事的,我今天看你的面子没把他扔出去只是抽他小弟一巴掌,真的是给足你面子了,行了,我去做菜了。”

    崔泰勇:“???”

    他现在心中真的是搞不明白林振东到底是怎么一个神经病了。

    武力值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崔泰勇不知道。

    他回到了饭桌上,然后朝着李仲久说道:“仲久,你是什么身份?千万不要自降身份,林振东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就别惹他了。”

    “当着我的面打我小弟,还让我忍,你觉得我??”

    李仲久是内心愤怒无比,他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反击回去,他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丁青竟然来了。

    “怎么?不让进??”

    饭店门口,丁青笑呵呵的说道:“哥们,你们今天才开业,我来给你们捧场,你竟然不让进?有这么做生意的吗?”

    宇坤神情平淡的说道:“对不起,我们下午才开始营业的,你们等晚上再来吧。”

    “喂,哥们,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你看我们也就五个人,这样吧,一会吃饭我们给双倍的价钱。”

    丁青说着突然望向了里边的李仲久:“里边这不是有客人吗?”

    “他们都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宇坤摇头说道:“所以,对不起。”

    “我擦,你个**崽子是不是找死……”

    丁青旁边的一个小弟刚想朝着宇坤动手却被宇坤给推翻了。

    “可以啊,这身手。”

    丁青眼睛一亮,然后朝着自己的小弟道:“我让你动手了吗?我让你动手了吗?笨蛋,一边去。”

    说着丁青踹了自己小弟一脚,然后丁青望着宇坤道:“哥们儿,你身手不错啊,跟我混吧,怎么比你服务员工资高。”

    宇坤淡淡的望了一眼丁青,没有搭理他。

    “哟?脾气还挺大?”

    丁青呵呵笑道:“阿成,你觉得怎么样?我突然觉得这个饭馆很有意思啊。”

    李子成摇头道:“大哥,走吧,既然不营业,我们直接走吧。”

    “慢,为什么要走??”

    丁青却摇头道:“李仲久在这里能吃上饭,我要走了不显得太丢脸了嘛,真的不想用武力啊……”

    几乎丁青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动了。

    至于李子成已经有些头大了,他就知道丁青会动手。

    砰!砰!

    两拳下来,宇坤被轰飞了,丁青呵呵笑道:“哥们儿,现在我可以吃饭了吗?”

    韩池元看到这一幕急忙去叫林振东了,他的身手可是不行的。

    “我看到了,来,你来炒菜。”

    林振东神情不变的出来了。

    今天有意思啊。

    李仲久、丁青、李子成竟然全来自己的饭馆吃饭了。

    你们就这么喜欢吃华夏菜吗?

    “怎么?”

    林振东出来后望着丁青笑道:“我是这里的老板,不知道几位有事吗?”

    “哥们儿,你们饭店难道不做生意的吗?”

    丁青脸上挂着笑容:“我们是金门集团的人,如果你饭菜做的好,我以后可以直接包下来。”

    “哦,不需要,我不喜欢被人包养。”

    林振东微微摇头:“我中午要招待朋友,所以下午正式营业。”

    “这样啊,能不能通融一下?”

    丁青装着恍然的样子:“我们可以付双倍的钱。”

    “可以。”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丁青这时同样笑了起来,可是紧接着他脸上的笑意凝固了。

    砰!

    林振东措手不及的一拳把他给打倒了:“行了,来吃饭吧。”

    “大哥,你找死。”

    小弟们看着丁青这样都怒了,就连李子成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不按套路出牌,他搀扶起了丁青。

    “住手。”

    丁青捂着腹部缓缓的站了起来:“好,可以,非常可以,小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我。”

    “我今天才知道丁会长竟然是个嘴炮啊。”

    李仲久走了过来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说道。

    这个时候李仲久已经不恨林振东了。

    因为他相信崔泰勇说的,这货真的是一个神经病。

    “喂,我说你们在这里打架是真的不怕我放在眼里吗?”

    姜义看不下去了,他站了起来说道:“这位是马队长,这位是徐队长,这位是宋队长,这位是宋记者,哦,这位是卞检查,你们确定在我们面前打架?”

    “呵呵,当然不会打架。”

    丁青脸上重新恢复了笑容:“吃饭,我倒要看一下这饭馆的菜有多么好吃?”

    说完,丁青不客气的找了一张桌子让人都做了起来。

    目前饭店是三拔人。

    姜义等人坐一桌。

    李仲久等人做一桌。

    丁青等人坐一桌。

    15分钟后,饭菜全部做齐了,这个时候信愿来了,她本来能够早到的,可是出了一点事,所以她晚到了会儿,一进饭店,看着三拔人,信愿的脸色变了变。

    因为三拔人中她都认识啊。

    她有些想不明白这三拔人怎么坐在一起呢?

    而且还没有打架?

    李仲久、丁青两人可是冲突不断,这两桌坐在一起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更没有想到的是林振东是怎么把这两拔人请到的?

    这个时候林振东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信愿的面前,一脸埋怨的说道:“亲爱的,你怎么才来呢?”

    说话间,林振东拉住已经快石化的信愿来到了姜义等人的面前:“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信愿。”

    噗!

    李子成突然一口水喷了出来,刚好喷丁青一脸。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