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对了啊,我就是在玩你啊。”

    林振东望着黄书郎说道:“你不是一个讲理的人嘛,我也讲理啊,咱们就事论事,大家各凭手段,你觉得我做的对不对?”

    “对你麻痹,卑鄙无耻之徒。”

    黄书郎被捆绑着整个人显得相当的愤怒:“你竟然用这种手段,你太不是东西了。”

    啪!

    林振东猛得给黄书郎一巴掌淡淡的说道:“你说谁卑鄙无耻的?你把自己的发小送进了监狱你不无耻?你为了挣律师费让人家拆迁妻离子散你不卑鄙无耻?你自己睡了同学的妻子你不卑鄙无耻?……”

    这一件件一桩桩的林振东大致说了几年。

    怎么说呢?

    忘记是哪部电视剧里说的话了,说找一个好人不难,找一个好律师不难,但是想要一个好律师又是一个好人,那么就很难了。

    黄书郎是一个好律师,这货打的官司基本上没有输过,同时每一起官司都能够让别人家破人亡。

    这样的律师律师费自然是不低的,但是因为他的名气还未起来,所以黄书郎还是处于蛰伏期,但是如果给他一个机会,他说不定真的能蹿上天去。

    不过黄书郎却并不算好人,准确的说是一个人渣。

    他最开始是跟自己的发小想要合伙开公司,可因为金钱原因再加上他需要资金周转,他直接用了别的手段让发小担当了巨额债务给送进了监狱里。

    不仅仅如此,黄书郎还做了其它一些事情,总之是天怒人怨。

    按照他同学和身边的人话来说:“这黄书郎不亏是叫这个名字,简直就是一个畜牲王八蛋。”

    所以,就事论事,你说大家各凭手段罢了。

    你竟然敢说我卑鄙无耻?

    你说你该不该打?

    林振东又给黄书郎一个大嘴巴子:“能不能好好聊天??”

    黄书郎望着林振东脸上露出阴冷的神色:“当然可以好好聊天,你说吧,这事怎么算??”

    啪!

    林振东又给黄书郎一个大嘴巴子:“既然好好聊天,你说你不能露出一点笑容?你露出这阴冷的神色干什么?你难道在心里骂我?”

    这一句话让黄书郎心中想要骂娘,不过他的脸上不得不露出笑容:“这样可以吗?”

    啪!

    林振东又给了黄书郎一个大嘴巴子:“你这笑的比骂还难看?你在这敷衍谁呢?你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黄书郎这个时候被林振东给抽的彻底崩溃了:“你他妈的有本事弄死我?我告诉你,不要欺人太甚,大不了老子和你拼了。”

    几乎黄书郎的话音一落,一名小弟拿起小刀直接把黄书郎的一根手指头给切掉了。

    “你说的啊。”

    林振东朝着黄书郎笑了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要求的人,既然你想死,那么我满足你,韩梁,我说像这样的怎么解决?”

    “东哥,好说,先把他的四肢给分解了,然后依次的扔到绞肉机里搅拌完,把骨头也全都搅碎,同时喂给狼狗就行。”

    说到这里韩梁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东哥,您上次赞助的一个动物园里边有不少的食肉动物,我们把他扔进去几乎不会有任何人发觉的,然后再伪装这黄书郎直接消失就行了,反正他仇家也多,不用担心的……。’

    韩梁毕竟手上是有人命的,尤其在香江的时候他曾经遭受过很多次的袭击,而且每一次的袭击都差一点要人命。

    所以韩梁身上是有杀气的,这个平常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当韩梁说这些的时候黄书郎是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

    对方是真的敢要人命啊。

    啪嗒。

    黄玉郎顾不得手指上的疼痛,他竟然直接吓尿了,没错,他被吓尿了。

    这一尿就控制不住了。

    “废物,这就不行了?还能不能好好的谈?我说你也是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废物??”

    林振东望着黄玉郎道:“你回头不是可以告我们吗?没事,你继续告一下试试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黄玉郎明白自己是错误的判断形势了,面前的家伙完完全全的就是亡命之徒,这样的人他惹不起。

    所以黄玉郎非常痛快的认怂了。

    有些无趣啊。

    林振东本来觉得黄玉郎会硬气一些的,结果他没有想到黄玉郎竟然是秒怂,而且怂的这么快。

    快到出乎林振东的预料。

    “自己哪错了??”

    林振东朝着黄玉郎说道:“你可要想清楚啊,我这里是在录音呢,你如果说不对的话,那可能就会有误会产生了。”

    “那个张亮根本没有多少伤势,他就想要从阿正的身上挣钱,您放心,回头我就让张亮闭嘴,这件事直接和解了……”

    黄玉郎急忙说道。

    林振东说道:“仅仅这样我觉得不够,毕竟张亮说要赔偿呢。”

    黄玉郎忙说道:“您放心,我给张亮三万块钱,这件事不需要您出一分钱。”

    “那不行。”

    林振东朝着黄玉郎道:“我觉得男人就应该一口吐沫一口钉,既然你说赔偿100万,那么就必须100万,少一毛钱都不行,我看这样吧,你直接拿出来100万,然后3万赔给张亮,同时剩下的97万就当作我的精神赔偿了,毕竟我这一次被你吓的够呛……”

    听着林振东的话黄玉郎这个时候彻底崩溃了。

    100万啊。

    他并不是没有这个钱,可是那已经不是割肉了,他辛苦了多少年才弄出来的钱,为了这钱他还和发小翻脸不说,还亲自把发小送进了监狱。

    “我求求你们了,我真的没有这个钱啊,你们饶了我好不好?大哥,大哥,我真的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

    黄书郎这个时候被捆绑着要磕头呢,结果他又被剁掉了一根手指。

    “啊,啊,我赔,我赔。”

    黄书郎本来就不是一个多硬气的人,此时他想的是自己先签了,回头再想想办法。

    “恩,张律师,交给你了。”

    林振东朝着一旁的男子说道。

    在林振东看来,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同行是冤家,但盼你死的同样是同行。

    对于林振东来说,林振东相信张律师会把这事办的妥妥当当。

    于是,一个小时后,断了两根手指的黄书郎感觉到心在滴血,他拦下一辆出租车拿着断指前往就近的医院,他想要看一下这两根手指能不能够再接上。

    同时黄书郎是一分钟都不想和这帮人呆着了。

    简直就是疯子。

    黄书郎不是没有想过报警,可他不是一个傻子,他觉得对方敢那么做,那么肯定不担心自己报警。

    而且看着林振东的那翻淡定的样子,黄书郎更是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报警。

    破财消灾吧。

    不过黄书郎想的是这他妈的是100万,他就想要哭,这简直就让他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此时的黄书郎的心情恐怕只有一个人懂。

    那就是夏洛。

    毕竟当初夏洛就是这么被林振东给在身上刷经验的。

    次日,阿正从拘留所里出来了。

    望着前来接自己的林振东,阿正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告诉你林振东,别以为你把我接出来久会感激你,我告诉你,这是你欠我的。”

    啪!

    林振东直接给了阿正一巴掌:“正哥,你再说一遍,我欠你什么了?你是巨婴吗?”

    “你他妈又抽我??”

    阿正朝着林振东怒气冲冲的吼了起来:‘我弄死你。’

    砰!

    林振东一脚把阿正给踢飞了。

    一旁的六一焦急的说道:“正哥,不要打了,不要打了,要不是东哥,你恐怕……”

    “闭嘴,我就是坐牢,我都不需要林振东帮我。”

    阿正现在只剩下自尊了。

    “哦,我知道了。”

    林振东轻轻点头,然后他望着一旁的张素贞道:“你和他说吧。”

    六一这个时候急忙的也离开了。

    眨眼之间只剩下了张素贞和阿正了。

    “阿正,你……”

    张素贞望着面前的阿正不知道怎么开口。

    “打住,我不需要你说什么可怜我的话,我自己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无非就是失败了而已,况且谁说我一定会失败的??”

    阿正望着张素贞淡淡的说道:“我相信十年后我一定可以成为华夏的首富,我一定可以成功,我失败了十年了,我不相信我还能失败十年。”

    “阿正,要不我……”

    “不用了,我说了我不需要你可怜,你好好的跟林振东过吧,这王八蛋虽然我很狠他,可有一点,他确实比我强,也聪明。”

    阿正朝着张素贞道:“看你这么幸福,我也放心了,再见。”

    说完,阿正来到了林振东的面前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咱们走着瞧。”

    阿正丢下这么一句话潇洒的离开了。

    林振东一时有些晕,他听得阿正的话还真担心阿正说一句:“莫欺少年穷呢。”

    “好了,走吧。”

    林振东望着张素贞笑了起来:“正哥说不定十年后真的起来呢。”

    当然,林振东在心底加了一句:“除非阿正和王多鱼一样有个二大爷。”

    可是想想阿正的设定,林振东觉得很难。

    不过再细一下,这也说不定。

    毕竟咋说呢?

    连《蜗居》都能乱入,这万一阿正真的咸鱼翻身呢?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