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多鱼在林振东这里并没有得到什么建议,最主要的原因他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透露出来真实想法.

    不过想想倒也没有别的办法.

    能咋地呢??

    对于王多鱼来讲,他只能靠自己了.

    再加上林振东劝他的最近躲上一躲,所以王多鱼想的是先老老实实把这个月的任务完成再说吧.

    “那东子,我先不和你说了,等我忙完这一段,我再来找你.“

    王多鱼朝着林振东说完就离开了.

    至于马冬梅则跟着王多鱼一起离开了,离开前她跟林振东说袁华的父亲什么时候葬礼记得告诉她一声.

    车上,马冬梅朝着王多鱼认真的说道:“王先生,王老板,王多鱼,你能不能稍稍正常一点?我可以理解你这种报复性消费的心理,但是我无法理解的是你这种神经病似的花钱不说,还跑去找袁华父亲聊天,直接把他聊的自杀了。”

    “喂,注意一下,我是你老板,你……”

    “砰!

    马冬梅直接给了王多鱼一拳:“正因为你是我老板我才要和你说的,做人不能像你这个样子,还有,你老板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好嘛。

    王多鱼被马冬梅的这种霸气给吓倒了:“我错了,我错了成不成??”

    “你一点认错的样子都没有,你这算是认错??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这么疯狂的花钱,疯狂的作的话,那么我会选择辞职。”

    马冬梅朝着王多鱼说道:“因为我不希望自己的专业知识服务的是一个混蛋。”

    “过分了啊,什么叫服务的是一个混蛋,我都说了袁华的父亲我真的不知道他竟然跳楼,况且他做贼心虚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知道因为我一翻话他就跳楼了。”

    王多鱼觉得自己同样有些委屈:“再说了,你以为出了人命我心情能好吗?我只不过就是想要知道怎么花钱罢了,谁能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当然,王多鱼最没有想到的是马冬梅竟然敢打自己:“你竟然敢打我?你太过分了吧。”

    “你下次要是再敢胡弄,我照样打你。”

    马冬梅朝着王多鱼握了一下拳头说道。

    得,王多鱼虽然被马冬梅给打了一下,但是他觉得马冬梅和一些妖艳贱货不一样,这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即不拜金,也没有看不起普通人,不知为何,王多鱼的心情稍稍有那么一丝丝跳跃。

    接下来,王多鱼的花钱还需要继续。

    他开始改造了球场,然后和恒太队那边打一场友谊赛。

    “多鱼,我已经跟恒太队那边商量好了,他们看在我们给钱多的份上愿意给我们打上一场友谊赛,高然会出赛的。”

    马大翔看见王多鱼说道:“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打败高然的。”

    “我相信你。”

    王多鱼拍着马大翔的肩膀说道:“我等了29年了,我需要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扬眉吐气的机会,我这个人并不在乎钱,我觉得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数字,我……”

    “多鱼,你再这么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揍你的。”

    马大翔打断了王多鱼认真的说道。

    “教练一点都不幽默。”

    王多鱼哈哈一笑:“好了,准备吧。”

    ……

    另一边,袁华的父亲在三天后下葬,葬礼依旧比较的低调,袁华父亲生前的人袁华都没有通知,也没有告诉他们,葬礼上只有林振东、张扬几个袁华高中同学帮忙。

    “谢谢你们。”

    葬礼结束之后,袁华朝着林振东感谢道。

    “说什么谢啊,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劝你看开也没有用,但是你想一下你的父亲,他肯定不希望你这么颓废下去。”

    林振东朝着袁华说道:“实在不行就换个城市生活。”

    “我已经把公司卖了,家里的房子也都卖了,接下来我准备去世界看一下,父亲常说想要出去走走,我准备带着父亲的骨灰去看一看这个世界。”

    袁华朝着林振东说道:“以后我就不在西虹市了。”

    “袁华,有时间还是回来看看吧,想聚的时候就和我们一起聚一下,到了我们这个岁数了,有几个可以聊的来的人?回头想想,还是只有我们这些同学了,孟特娇刚离开我们,你的父亲去世我们也很伤心。”

    张扬叹息一声说道。

    “我知道。”

    袁华轻轻点头:“以后我会回来看看你们的。”

    就这样,袁华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西虹市,甚至他退了高中群。

    孟特娇跳楼自杀。

    夏洛和秋雅两个人现在艾滋病依旧生死不知。

    现在袁华也离开了西虹市。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三年二班的高中同学会变成这个样子。

    或许这就是生活吧。

    就是林振东同样都是有些措手不及。

    有的时候,拯救是一方面,但有的时候有些人却总是脱离掌控的。

    孟特娇的事情脱离了林振东的掌控。

    这袁华父亲跳楼的事情依旧脱离了他的掌控。

    本来是夏竹应该是当王多鱼的会计的,结果倒好,竟然是马冬梅当王多鱼的会计,这算是同样脱离了林振东的掌控。

    接下来更脱离林振东掌控的则是王多鱼找他来喝酒说的事。

    “东子,我发现我喜欢上马冬梅了。”

    王多鱼朝着林振东说道:“我已经29岁了,我谈过恋爱,可是和她们谈恋爱的时候感觉就是为了打发时间,当然,她们同样不是喜欢我,她们恐怕也是为了打发时间,我突然有钱了,以前看不起我的女人来找我了,以前看不起我的朋友来找我了,总之这些人真正看重的不是我,是我身后的钱,但是马冬梅不一样,她是真的不一样,她就仿佛是一道光一样,她即没有因为我穷看不起我,同样没有因为我有钱而对我高看一眼。”

    “等等,我记得你和马冬梅不是刚认识吗?她当你会计,你现在怎么会穷?她怎么会看不起你??”

    林振东打断了王多鱼说道:“你是不是对自己现在有什么误解??”

    “东子,不是这样的,我其实和马冬梅早就认识了,只是她忘记我了,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王多鱼忙摆手朝着林振东介绍了一段感情故事。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