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位乡亲父老,我再说一遍,我来鹅城还是为那三件事,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张麻子先没有搭理武举人,他朝着众多围观的人说道:“这一次的事情很清楚了,六子吃了一碗的粉,那么自然就给一碗的钱,可是孙守义竟然诬陷六子吃了两碗的粉,不仅仅如此,蒋飞、李海、邹平三人竟然做了伪证,那么现在本县长宣判如下。”

    说完这翻话,张麻子猛得一敲醒木开始宣判了起来。

    孙守义诬陷他人,念未造成重大影响,打30大板,关押七天。

    蒋飞、李海、邹平三人做伪证但念在悬崖勒马,知错就改,打10大板,关押三天。

    胡万念腿上已经中了三枪,所以罪罚相抵,只打50大板。

    六子伤害胡万与他人,本应该判刑一年的,可念在六子是受害者属于正当防卫,所以免于处罚。”

    宣判结束之后,张麻子朝着围观的百姓问道:“我这全部依据当下法律判的,大家认为公平不公平???”

    “公平,当然公平了,县老爷果然是青天大老爷。”

    “这哪里是县长公子以身试法?这是孙守义竟然不知好歹,真是关他三天都是轻的了。”

    “我认为判的轻了,青天大老爷果然爱民如子啊。”

    ……

    一时之间,外边在带动之下很多人都是噼里啪啦的鼓掌了起来。

    “县长大老爷,我知道错了,可是你不要关我啊,我还要挣钱养家呢,你关我七天我怎么挣钱啊??”

    孙守义听得自己判了之后就慌了,他要养一家老少呢,这如果被关七天,那么这七天收入可就没有了,甚至不提七天的收入,他的房租可要照交的。

    “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责任。”

    张麻子朝着孙守义和其它人说道:“你们记住了,从来没有什么青天大老爷,也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你们怎么选择,那么你们就注定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另一边,林振东却是暗暗点头。

    张麻子当初跟着松坡将军去过日本,而且在松坡将军身边读书识字,可以说张麻子的思想也罢,他的学识也罢,都远远吊打一些官员。

    他是真的有抱负的。

    但军阀混战下,他不得不落草为寇。

    可哪怕如此,他想的还是把六子送去留学,因为张麻子知道多读书才能改变见识,才能改变愚昧的观念。

    可惜的是电影里他终究晚一步。

    他还未送六子出国留学呢,六子就在讲茶大堂被胡万与武智冲联手逼着剖腹了。

    和其它兄弟不一样,其它兄弟觉得既然已经赚来了钱了,那么就回山里得了,可张麻子却要为六子报仇,他要把黄四郎连根拔起。

    可惜的是代价却依旧惨烈。

    呼天盖地的掌声打断了林振东的思考。

    对于鹅城的百姓来说,他们早就被黄四郎欺压的麻木了,甚至他们因为这么多年一来的被欺压,早忘记反抗了。

    不对。

    不能说忘记反抗了,因为所有勇于敢反抗的全部被剥皮抽筋了。

    只剩下这么一些逆来顺受的人。

    毕竟脊梁骨被打断了,再想立起来可就难了。

    “大家放心,我当县长,一不收大家的税,二不会巧立名目让大家再交钱,我知道你们的税已经被收到了2010年了,不过你们放心,等回头我会想办法给你们发银子的。”

    张麻子大声的说道:“我会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的,然后接下来我就要做另一件事了。”

    砰!

    话音一落,张麻子一拍醒木朝着武智冲说道:“武智冲,你可知罪???”

    “老子有什么罪???”

    武智冲朝着张麻子说道:“县长,这根本不管我的事,你凭什么不让我走???”

    “我记得你昨天说过你是举人是不是??”

    张麻子朝着武智冲说道。

    “没错,老子是光绪三十一年,皇上钦点的武举人,可是大清都亡了,所以这个官职就算了。”

    武智冲毫不犹豫的说道。

    “放屁,光绪二十七年,武举制度早就宣布废止了,你他妈的当什么武举人???”

    张麻子猛得一拍醒木说道:“你这个骗子。”

    “我……”

    听着张麻子的话武智冲的脸色一变。

    至于其它围观的百姓一个个的全都是呆住了。

    “什么??武举老爷是假的???”

    “我天,他是冒牌货???”

    “真的假的???他竟然是冒牌货???”

    ……

    其它人都是不可置信。

    至于张麻子却朝着武智冲说道:“怎么样???你现在认不认罪???”

    “我……”

    武智冲本来还要硬挺一下,可看得张麻子拿着枪的样子直接跪了下来:“我认罪,我是假的。”

    “把你怎么行骗的给我一五一十的全部招出来。”

    张麻子让师爷开始记录。

    于是武智冲开始说自己几年前就是在外边招摇撞骗,可是都是混的不怎么样,他空有一身武力,正好来到鹅城后听得黄四郎在招团练教头,于是借着武举人的名头去应聘。

    本来武智冲的身手就不错,于是黄四郎就相信了。

    大家根本没有想过这个武举人是个冒泡货。

    至于武智冲说的多了自己都相信了。

    整个鹅城的人看见他都要叫一声武举老爷。

    供词全部说完了,武举人自然是被收押了。

    “行了,其它人都散去吧。”

    大堂审完了,张麻子朝着围观百姓说道:“大家只需要记住一件事,以后有什么冤,想要告谁,都要来县衙大堂就行了。”

    ……

    黄四郎家里。

    “他把你放回来了???”

    黄四郎朝着胡万问道。

    “没错,老爷,我拿您的名头吓唬了他。”

    胡万说道。

    “那么他们被吓唬住了吗???”

    黄四郎朝着胡万语带寒意的问道。

    “我……”

    “你个废物,废物,废物,他们要是被吓到了,那个六子还会打你三枪?那马邦德还会打你50大板???”

    黄四郎一脚把胡万踹翻在地怒气冲冲的说道。

    “那老爷,我们怎么办??”

    一旁的胡千小心翼翼的问道。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