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

    唐韵望着林振东微微皱眉:“你不是想要尽快的拿到那13万块吗???”

    “呵呵,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而且老吕已经答应我了,他这两天就会把钱给我,我今天就是顺路过来看看罢了。”

    林振东呵呵一笑,然后解释道:“况且老吕本来就对我有意见,你如果和他打电话他会觉得我找的你,如此一来他更厌恶我倒无所谓,可是如果让你们的关系产生误会就不好了。”

    唐韵却摇头说道:“真的没事的,吕夫蒙不是这样的人,他……”

    “唐韵,我们兄弟之间的事你就让我们兄弟之间来解决吧。”

    林振东语气认真的说道:“正如你所说的,老吕不是这样的人,那么我相信他会痛痛快快的把钱还给我的,先这样,有什么事我们回头再聊。”

    唐韵望着林振东叹息了一声:“成,那你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坑声。”

    “不用,不用,我和老吕从大学的时候就是同学,我们关系相当好,他当初借我钱是应急用,现在我让他还钱是为了给大壮,他不可能不给我的。”

    林振东说到这里开了句玩笑:“你不知道吧,老吕当初在大学时为了追求一音乐系的学妹,天天的拉着我去音乐系上课,这家伙最懂得投女孩所好了,我大学一个对象都没有谈,他啊谈的可不少。”

    “恩??是吗???”

    如果刚刚一上来林振东就这么说的话那么唐韵恐怕根本不会听的,因为她觉得这林振东是恶意中伤,可是现在林振东说这个唐韵突然有了那么一丢丢相信了。

    恋爱中的女孩子们总是对于自己的男朋友看的比较严,同时在意的也比较狠一些。

    “你别误会,老吕虽然恋爱经验丰富,但是他是一个好男人的,而且老吕对你也是真心喜欢的,他那天和我说起你,说起你的画,眼里都是冒着金星的。”

    林振东急忙摆手说道。

    适可而止的道理林振东还是懂得的,简单的上一丢丢眼药就可以了,如果眼药上的多了的话,那么唐韵肯定就会觉得林振东是别有所图了。

    恩。

    看着面前唐韵皱眉沉思的样子,林振东觉得自己的效果差不多达到了。

    “那唐韵,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林振东说完就准备离开。

    “哎等等,你微信是多少?我们加一个微信吧。”

    唐韵今天对于林振东的感观还是不错的,这得多亏了吕夫蒙,要知道吕夫蒙对于余欢水是极尽贬低,就差把余欢水说成是不学无术的骗子了。

    可是今天和林振东一聊呢??

    唐韵发现林振东并不是那个满嘴谎话的骗子,相反唐韵觉得林振东相当的真实。

    最重要的是唐韵本身是一个简单的人,她只是想要画好自己的画,平常唐韵的朋友并不多,闺蜜就那么几个,一个编剧,一个律师,还有一个做美容的,除了这三个闺蜜之外唐韵并没有其它朋友。

    对了,唐韵的异性朋友并没有几个,她倒是接受过父母安排的相亲,可是那些男人唐韵都并不怎么喜欢,或者说没有什么共同的话题,这样自然而然的就造成了唐韵其实并不擅长交际,也不擅长与男性朋友聊天。

    她跟吕夫蒙是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后来意外的发现吕夫蒙竟然对于画画了解很多,而且吕夫蒙又八面玲珑,接下来吕夫蒙对唐韵展开了追求不说,他还愿意当唐韵的经纪人,因为吕夫蒙说自己认识很多画家。

    本来就是对于人际交往不太擅长的唐韵自然对吕夫蒙稍稍有了一些好感,然后两人就谈起了恋爱。

    平常唐韵基本上不过问画廊的,也不过问其它东西,她只在乎画画,她也只想画画,至于吕夫蒙则帮唐韵来进行应酬,同时还带着唐韵见一些泰斗,这方面让唐韵对于吕夫蒙是更加的信任了。

    可是今天和面前的林振东闲聊却另一种感觉,因为和吕夫蒙对于画画的夸夸其谈并不同,林振东基本上对于画画有更深层次的理解。

    这是其一,唐韵只有在聊画画的时候才有兴致的,其它时候就跟一个冰山一般,所以唐韵觉得林振东相当不错,她这才想添加林振东的微信号。

    不过让唐韵没有料到的是林振东竟然拒绝了。

    “这个还是算了吧,老吕那个人比较的小心眼,他要是知道我添加了你的微信不一定会怎么恼我呢。”

    林振东哈哈一笑:“再见。”

    说完,林振东转身就离开了。。

    欲擒故纵这把戏你吕夫蒙会玩,我也会玩。

    半个小时后,吕夫蒙回来了。

    “唐韵,明天我基本上把人全部邀请的差不多,而且除了马老之外,还有徐老也邀请到了,呵呵有他们两个人坐阵明天你的画廊肯定会开的相当成功的。”

    吕夫蒙望着唐韵脸上露出痴迷的笑容说道:“届时候,你的这些画价值将会翻数倍,我就说吧,你的画肯定能够成功的。”

    “谢谢你。”

    唐韵兴致不高的说道。

    “恩???”

    吕夫蒙望着唐韵的样子一愣:“亲爱的,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你为什么要骗我??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说谎的人了。”

    唐韵微微摇头,然后脸色略带冷意的望向了吕夫蒙。

    “啊??骗你???”

    吕夫蒙心中一慌,他第一反应是莫非唐韵知道了??

    不过想想觉得不可能,他于是装着委屈的说道:“唐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我骗谁也不会骗你。”

    “是吗???那怎么明明是你借余欢水了13万块,结果你告诉我是余欢水借了你钱??”

    唐韵皱眉说道。

    “你说这个啊。”

    吕夫蒙这个时候心中一松,然后有些冷笑,这余欢水还真的够无耻的,他竟然去找唐韵了。

    不过越这样,吕夫蒙就越不想还他钱。

    所以吕夫蒙深吸一口气说道:“唐韵,你不知道,其实我之所以不还给他钱是因为……”

    “是因为大壮???”

    可是吕夫蒙还没有表演呢,唐韵已经率先打断了吕夫蒙问道。

    吕夫蒙:“???”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