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愣着干什么?办他。”

    阿凯这个时候可以说相当的恼怒,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人给打了,这说出去自己的脸还要不要了???

    结果他话还没有说完呢林振东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拽住了他的头发拽到了桌子前,然后狠狠的朝着桌子上砸去。

    砰!

    砰!!

    狠狠撞了几下的阿凯已经头昏眼花了,其它几个小弟同样反应过来朝着林振东冲了过来。

    林振东一脚踹飞一个,然后一拳砸到了冲过来的黄毛男的鼻子上,这一拳让黄毛男子鼻梁都骨折了,血流不止,疼的嗷嗷大叫。

    三个小弟眨眼之间就全部丧失了战斗力了。

    这个时候林振东把那依旧头晕的阿凯给拽了过来,然后把一杯酒倒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清醒一下。

    “你说你年纪轻轻当什么不好?偏偏去当鸭子???”

    林振东这个时候拽着阿凯说道。

    阿凯还算硬气:“今天我认栽,可是大家都是当鸭子的,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啪!

    林振东又给阿凯了一巴掌:“谁他妈的告诉你我是鸭子了?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了,老子和你们不一样。“

    阿凯被抽的有点晕,他急忙说道:“我知道您和我们不一样,您是兼职,大哥,今天这几个姐姐全给你还不行吗??”

    啪!

    林振东又给了阿凯一巴掌。

    阿凯有些委屈:“为什么又打我??”

    “你自己看看这个是什么???

    林振东说着把传单直接让阿凯看一翻。

    这个时候,其它女人也都看了一翻传单。

    原来是公益活动性质的临终光环,可是那个红衣女子有些无语:“你说你做公益就做公益吧,你这写的是什么?每一个人都需要爱,你说这我们不把你当鸭子也不正常吗??”

    林振东转身说道:“你闭嘴,你再说鸭子信不信我直接给你老公打电话???”

    刚刚林振东已经查了一下这红衣女子叫张婷,是全职太太,她的老公是业内知名的一名编剧,但是因为一直忙着工作因此基本上没有时间陪张婷,所以张婷一般都和几个同样是家庭主妇的人一起玩。

    大家都知道的,张婷已经40岁了,而且张婷的老公也42岁了,尤其是张婷的老公做编剧基本上都是熬夜、抽烟、喝酒等各种的情况折腾下导致张婷的老公身体并不好。

    如此一来,张婷自从32岁以后就没有享受过做女人的乐趣了。

    当然了,以往张婷想的是虽然享受不到女人的乐趣也无妨,毕竟老公同样不容易,她只要照顾好家庭就行,可是五年前,也就是张婷35岁的时候她和闺蜜一起叫了一个鸭。

    然后张婷终于懂得了做女人的乐趣,她甚至是觉得以前自己都活到狗身上了,从那之后张婷就越来越放得开了,甚至她主动组团来和闺蜜一起叫鸭。

    可这些都是私下做的,张婷毕竟还是有老公的,她的几个姐妹也同样有老公的,她们当然害怕自己老公知道了。

    要知道,吃老公的,住老公的,花老公的钱来叫鸭,你说这让老公知道了还能有好???

    所以,林振东这翻话让张婷脸色一变,但紧接着她却是冷冷的说道:“你要讲规矩,况且我们都是单身,你告诉谁去?”

    “哦,要不要我给汪林打一个电话???”

    林振东这话一说完,张婷彻底吓尿了,她失声说道:“你怎么知道???”

    “你现在给我闭嘴吧。”

    林振东没好气的朝着张婷说道:“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话音一落,张婷急忙快速的离开了,不止张婷,她的几个姐妹同样有些担心。

    她们出来叫鸭是为了放松的,可是她们从来没有想过离婚啊。

    这个时候,林振东望着阿凯几个人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谈了。”

    “谈什么???”

    阿凯这个时候知道自己误会了,所以他朝着林振东说道:“我承认误会你了,你和我们不一样,但是这也不怪我们啊,你这穿的打扮和我们一样的,我们还以为是挑事的。”

    “这个我不怪你们,可是你们怎么能够上来就动手呢?这可是法治社会,你们知道不知道动手是不对的???”

    林振东微微摇头:“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哦,那您是不是能松开我的头发???”

    阿凯心中依旧骂了林振东N遍,他有些无语的说道。

    “那不行,我刚刚不是说了嘛,你们怎么能够上来就动手呢?你们接一单多少钱???”

    林振东微微摇头然后问了另一个问题。

    “这个价格是不等的,一般是5000起步……”

    那阿凯说道:“而且我们和这酒吧等有合作,很多时候喝醉我们也会有抽成,一单下来差不多能落一万块钱,再加上如果我们伺候好姐姐的话那么说不定还能奖一些。”

    “不错啊。”

    林振东朝着阿凯说道:“看起来靠做鸭完全可以实现小康生活啊。”

    “哪有那么容易啊。”

    阿凯苦笑说道:“这一行竞争挺强的,刚刚我们为什么误会你?就是因为经常有捞过界的来我们这几个场子来竞争,所以我们必须要时刻的专注业务能力,还有就是如果遇到变.态的客人我们经常会受伤的,你别看我们一单差不多能挣一万块,但这可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

    “恩,我理解,没有一行可以轻轻松松成功。”

    林振东认真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少要一点,这样吧,你们赔偿我三万块精神损失费就可以了。”

    “什么???3万???”

    阿凯一愣:“为什么???”

    啪!

    林振东又给了阿凯一巴掌:“现在6万了。”

    “我……”

    阿凯刚想拒绝可最终还是咬牙切齿的说道:“行,微信给我,我给你转帐。”

    “先等一下。”

    这个时候林振东看了一眼时间说道:“来,咱们先喝一会儿。”

    不大一会儿,何赛到了。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有空?”

    何赛并不知道林振东发生什么事了,他还以为林振东打自己喝酒呢,所以他坐了下来看着林振东的造型和其它人几个人的造型有些错愕:“这是搞什么???”

    “没有什么,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凯哥,是这条街有名的鸭子,凯哥,这位是我的律师,何赛……”

    林振东这个时候把何赛介绍给了阿凯。

    何赛整个人都是有些懵逼。

    鸭子??

    这是什么情况???

    何赛低声朝着林振东说道:“欢水,你搞什么鬼呢???我告诉你啊,我虽然暂时没有女朋友,但是我性取向还是正常的,你可不要给我瞎弄啊,而且一叫还叫四个鸭子???”

    “你想哪里去了???是这样的,我和这几位有点误会,他们想要赔偿我6万的精神损失费,当然了,我是一个懂法的人,这个我可不想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敲诈勒索了那就不好了。”

    林振东笑着解释道。

    其实不止何赛懵,阿凯同样晕,对于他来说如果他真的懂敲诈勒索来搞林振东的话他也不会当鸭子了。

    所以他有些无语的说道:“这都要叫律师???”

    显然,阿凯的想法是我给你6万块,然后大家以后就不要认识了。

    可万万没有想到林振东竟然弄的这么正式。

    “恩,差不多就是了。”

    林振东认真的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好了,既然何赛认为没事了,那么他当一个见证人,你们可以给我转钱了。”

    阿凯一边心中骂娘,一边给林振东转了5万块,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行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何赛有些无语的说道:“你说你怎么又跟鸭子扯上边了???”

    “其实是这个。”

    林振东说着把一张传单递给了何赛:“你看看这个有问题没???”

    “临终关怀组织???”

    何赛看见这个一愣,然后皱眉说道:“这个组织我听说过,而且基本上就是公益组织性质的,怎么了???”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有点不正常。”

    林振东想了想朝着何赛说了自己的担心:“你说这么一个临终关怀组织他们如何盈利呢???”

    “既然是公益组织又怎么可能盈利呢?而且前一段他们几个投资人举办活动的时候我去过,都是慈善大拿,我倒是认为他们应该就是单纯的做慈善……”

    何赛想了想说道:“其中一个投资人还是我的客户,我觉得这个公益活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哦。”

    林振东轻轻点头:“来,喝酒。”

    其实林振东并没有想着在何赛那边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他只是随口问问,毕竟这栾冰然的情况林振东觉得还是自己调查比较好。

    和何赛分别之后,林振东回到家里就找到了栾冰然所说的临终关怀的官网,林振东顺手黑了进去,但并没有发现什么。

    他直接报了名,然后选择了栾冰然。

    他相信等明天自己成为名人了,那么这栾冰然肯定会找上门来的。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