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确实不相信。

    其实何止玫瑰不相信,整个香江恐怕相信的人都不会有几个。

    毕竟对于大家来说,这个情况就是有那么一丝丝不真实的。

    现在的香江,整个警队基本上都是贪污受贿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听从雷洛的话。

    那么如此一来,你说雷洛不在了。

    这怎么可能啊??

    所以玫瑰不相信是真的并不意外的。

    望着玫瑰的样子林振东笑了起来:“我倒是并不奢望你多么相信,我只是告诉你,以后的日子并不会太好,而且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玫瑰似懂懂,但是她心中却是并不相信林振东所说的。

    香江就以目上前的状态来看是变不了天的。

    那么,雷洛又怎么可能不在呢??

    望着玫瑰,林振东呵呵笑了起来:“行了,和你说再多,你恐怕也理解不了,而且你也不一定信,现在反正也不差多久了,咱们先看看再说。”

    玫瑰道:“那,九哥,我走了。”

    “恩。”

    林振东并不有挽留。

    这玫瑰和其它女人并不一样,林振东对于她始终并不敢放全部的信任。

    毕竟这个玫瑰是有前科的。

    对。

    就是前科。

    当初陈细九对玫瑰这么好,结果当廉政公署成立之后,这玫瑰说跑就跑,那么现在他林振东对玫瑰好其实也差多。

    女人嘛。

    其实都是会演戏的。

    这方面来讲,林振东是并不敢信任玫瑰的,他不敢保证玫瑰会不会最后捅他一刀。

    “怎么样??”

    林振东待得玫瑰走了之后这才朝着靳轻说道:“你要误会,我并不会过多的去干扰你的事情,你如果想要离开香江,你如果想要去别处,都可以,我并不是那种真的想要困住你的人。”

    靳轻忙摇头说道:“不用,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行,你觉得挺好的就行。”

    林振东轻轻点头说道:“好了,吃饭吧。”

    靳轻这个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要不要帮一下忙?”

    “还是算了,你的手从来没有干过活,如果你真的去干一些活,那么我担心你的手会受伤。”

    林振东摇头说道:“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你应该做的。”

    “对啊,阿轻,你不用管,这些让我来就行。”

    老四在一旁说道:“我干这些都习惯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林振东早早的起来做饭。

    这一段,都是老四在做饭,每一次林振东想要做饭都没有机会,所以昨天晚上他算是用了一些力气,使劲的用了一些力气,然后让老四今天没有下来床。

    于是,林振东就开始做起了饭。

    “早,没有睡好吗??”

    林振东望着靳轻这熊猫眼有些错愕的说道:“怎么回事??”

    “你还问我怎么回事??”

    靳轻有些无语的想道。

    昨天晚上,她本来都准备睡了,结果倒好,林振东和老四开始了,而且因为声音太大,这靳轻听的简直就是完全睡不着了。

    好不容易觉得那边声音停了,靳轻刚想睡呢,结果林振东又开始了。

    一次比一次猛烈。

    这简直就是仿佛是狂风骤雨一般。

    靳轻都快要听不下去了。

    她都想要过去问一下林振东。

    你特么真不累吗??

    所以,现在林振东一副无辜的问她怎么了,靳轻是真的很想好好的抽林振东几把掌。

    怎么了你没有逼数吗?

    但是她不敢啊。

    她现在一切都还需要林振东。

    “行了,吃饭吧。”

    林振东望着靳轻的样子笑了起来:“过几天给你安排到别处去,你一直在家里住着也不方便。”

    靳轻脸色一变:“你这是准备赶我吗??”

    “当然不是,但你不是要去玫瑰的公司上班了嘛,那么你自然要有自己住的地方啊。”

    林振东笑呵呵的说道:‘你不会一直准备住这里吗??’

    “九哥,我想跟你。”

    靳轻突然说道:“我想住这里。”

    “也行。”

    林振东道:“本来就打算睡了你的。”

    话很直白。

    林振东既然准备在香江当推土机,那么就自然要使劲的推了。

    不过白天就算了。

    一会儿林振东还有事情要做。

    他望着有些脸红的靳轻说道:“好了,赶紧吃饭吧。”

    把饭都做好了,然后林振东去喊老四起来。

    吃饭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

    结果门却敲响了。

    “恩??”

    林振东有些皱眉:“这个时候有谁来啊??”

    他一开门有些错愕:“王霞,你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九哥,有急事。”

    王霞道:“是王海的事,他现在想要见面,你给的那瓶药他用了觉得相当管用。”

    那当然管用。

    印度神油怎么可能不管用呢??

    那可是宝物。

    在那场慈善晚宴上,林振东要认识的就这王海,这是他最大的收获。

    现在看来既然这个王海迫切的想要见他,那么就证明鱼已经上钩了。

    “没吃饭呢吧。”

    林振东朝着王霞问道。

    王霞道:“来的急,确实没有吃饭。”

    “那行,就别楞着了,直接来这里一块吃吧,做的还是挺多的。”

    林振东呵呵一笑说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

    王霞道:“九哥,我……”

    “没事,又不是外人。”

    林振东微微摆手:“老四你是认识的,这个是靳轻,她接下来跟着玫瑰一起混。”

    “哦。”

    王霞轻轻点头。

    “对了,正好你来了,一会儿呢,你去选一间房,回头就住在这里吧。”

    林振东朝着王霞说道:“虽然现在不能够给你一个名份,但是外边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那么你住我这里也算合适。”

    “可是我女儿……

    ”

    王霞有些放不下的说道。

    按照原来的剧情,这个女儿一直是王霞的一个软肋,现在已经长大的她的女儿可以说相当的叛逆,各种跟小混混在一起,完全不听王霞的话。

    胸大无脑。

    如果说王霞是胸大无脑的话,那么她的女儿同样是如此。

    “九哥,其实我来和你说也是有一部分因为不悔,她最近和另外一些小混混天天在一起,我是真的担心……”

    王霞说起这个女儿就有些头大。

    “无妨,我怎么也算不悔的干爷,你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做。”

    林振东微微摆手说道:“在我的地盘,没有人敢伤害不悔的,而且你就是保护你这个女儿保护的太好了,让你的女儿不知道这个社会是黑暗的,是人吃人的。”

    王霞就这么一个女儿,当初她是因为怀孕了想要和An仔结婚的,结果An仔仅仅只是想要把她当做挣钱的工具罢了,他怎么可能和An仔结婚呢??

    恰恰如此,王霞后来就搭上了阿光,然后嫁给了阿光之后就有了不悔,可是阿光知道这个不悔根本不是他的女儿,因此他对不悔根本不怎么关心,他只想要睡王霞,然后勾搭王霞手下的妹子罢了。

    在原剧情之中,王霞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舞女宝珊结果被阿光给勾搭上了,于是王霞前来捉奸,再然后呢就有了这个阿光把不悔给踢飞,然后王霞气的不轻,直接把阿光给阉割了。

    可是现在这个剧情已经变了。

    林振东直接出现了,然后把王霞的老公阿光给收拾了一翻,现在的情况就是宝珊呢和王海在一起了。

    恩。

    一切仿佛没有什么变化。

    只不过多了个林振东这么一个意外而已。

    “我知道,但是不悔从小跟着我吃了很多的苦,所以我一直以来都想要保护她,但是妈妈桑又怎么可能受人待见呢?不悔觉得有我这个妈妈丢人,所以……”

    王霞是一个女强人,但是她在不悔这里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母亲,柔弱的母亲。

    她并不懂得怎么教育女儿,只知道一味的对女儿好,毕竟因为她是一路吃苦来的,所以她就想要女儿可以生活的好一些。

    结果却是养成了一个叛逆又不听等方面的。

    “好了,这件事你别管了,我来管。”

    林振东想了想说道:“但是有一点,可能会让你女儿吃点亏,受点罪。”

    “无妨,九哥,只要能够让不悔不再这么叛逆,吃点亏,受点罪,也总好过将来吃苦强,就像我,当初就是因为遇到了那个王八蛋,结果”

    王霞有些骂骂骂咧咧的说道。

    “好了,吃饭吧。”

    林振东一摆手说道。

    稍后,林振东来到了茶楼。

    王海和宝珊都在这里,两个人在一起吃茶听小曲。

    “陈探长,来,坐。”

    王海朝着林振东摆手说道:‘好了,好了,别唱了,下去吧。’

    此时的王海望着林振东就仿佛是望着救命稻草一般。

    多久了?

    王海都已经忘记了。

    他有多久都没有体验过做男人的感觉是什么了。

    当初因为他自己的挥霍无度,现在的他基本上就是不行了。

    但是他又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在一堆玩的富二代里,大家输什么不能输面子,所以王海换女人如换衣服。

    他甚至还对外吹什么自己能够一夜七次不倒。

    但是真的在扯淡而已。

    本来呢,王海是想要和宝珊稍稍的参加完慈善晚宴就再换下一个的,结果没有想到啊,宝珊拿出来了神药。

    这神药简直就是救了王海一命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吃到有用的药。

    要知道在不行的这一段时间,王海是真没有闲着。

    他是东边西边一直找药,还出来找过药。

    可是真没用。

    他倒是听说过黑米有用,但王海不敢吸的,如果他真的敢吸黑米,那么他就会被剥夺掉自己的继承权了。

    所以王海只能顶着废物的名头了。

    嗨。

    有时候王海也觉得老天是公平的,既然老天让自己这么有钱了,那么肯定要拿掉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但是说是这么说,可这都是他妈的自我安慰啊。

    王海怎么可能愿意一直这样下去。

    不仅仅他在找,他的母亲也在找。

    毕竟王海的母亲是小妾,如果王海真的不行了,那么到时候他母亲想要母凭子贵都做不到。

    前一段,王海的父亲都准备要只给王海一间商铺了事的。

    毕竟王海丢了王家的人了。

    有时候,所谓的富人家里也相当残酷的,大家争家产那争的可以说是六亲不认。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王海只能疯狂的和母亲一起找药,有几次还喝中药喝的吐血了。

    但依旧没有任何卵用。

    结果万万没有想到啊。

    在王海都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之间,机会就来了。

    真的是。

    “九哥,坐,坐。”

    王海现在感觉林振东就是自己的亲爹。

    他是真的要全靠林振东了。

    “海哥,客气了。”

    林振东微微摆手说道:“不知道这么急把我叫来是什么事呢??”

    “九哥,就是,就是……”

    王海一时有些张不开嘴。

    让他说自己不行,那他真的是有些说不出来。

    毕竟好面子呢。

    宝珊则道:‘九哥,是这样的,上次慈善晚宴您给我的药还有吗??’

    “啊,这个…”

    林振东拉了一个长音,这长音拉的王海自己都快要抽过去了:‘有是有的,不过这瓶药你给别人他怎么也能用一个月,怎么了??’

    “是这样的。”

    王海这个时候笑道:“九哥,我有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我的发小,他呢,那里不行,看了很多名医大夫了,可是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的用处,可是你给的药有用,他呢就想要再买几瓶。”

    “海哥,我也不瞒你说,我其实只有几瓶,当时给宝珊是看在王霞的面子,而且如果是海哥你自己用,那么我无论如何也会给你的,可是你的朋友用,这就。”

    林振东朝着王海摇头说道:“我觉得不行。”

    “别啊,行,他不差钱,九哥,你说吧,多少钱,多少钱可以买一瓶”

    王海这个时候有些着急了:‘多少钱都行。’

    “海哥,你看我像差钱的人吗?

    ”

    林振东微微摇头说道:“这个真不是钱的事,主要这个药可是相当珍贵的,我是真不是故意不想给你朋友,但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做戏要做全套。

    林振东这个时候就真的准备要离开了。

    王海一时有些傻眼了。

    我操。

    你不能走啊。

    你要是走了。

    我的后半生幸福可怎么办?

    不对。

    不是后半生。

    是下半生。

    ……

    ……
    书屋小说(shu05.com)强推荐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